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一場美式足球賽掀起學生運動

美式足球應該是另一項最受墨西哥人喜愛的球類,在墨西哥各大學中十分流行。1968年,兩所大學高中部學生在私下賽球時起了紛爭,卻因青少年血氣方剛,而掀起墨西哥史上最大規模的學生運動,反映出人民對墨西哥政府的不滿。

陳小雀 

美式足球應該是另一項最受墨西哥人喜愛的球類,在墨西哥各大學中十分流行。尤其,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Universidad Nacional Autónoma de México)的「美洲獅隊(los pumas)與國立多元科技大學(Instituto Politécnico Nacional)的「白驢隊」(los burros blancos)皆為優秀球隊,兩校之間的美式足球賽,堪稱墨西哥城內最重要的體育賽事之一,其盛大景況不亞於世界盃足球賽的外圍賽。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學生主要來自上流社會與中產階級,國立多元科技大學的學生大都來自勞工階級,兩校在學術、文化、體育等項目交流頻仍,而學生之間則藉各項競賽相互較勁。美式足球展現傳、擋、跑、達陣的勇猛精神,同時又充滿算計、窺伺、勾心鬥角等心理戰,是一場結合體力與智慧的球賽。兩校自1936年起,每年均進行校際盃美式足球賽。這項傳統已逾八十年,至今仍是墨西哥城內的大事,不過其中有幾次因故停賽,尤其以1968年那一次的停賽最驚天動地。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美洲獅隊」與國立多元科技大學的「白驢隊」皆為優秀球隊,兩校之間的美式足球賽,堪稱墨西哥城內最重要的體育賽事之一。(http://indicepolitico.com/)

兩校高中部學生均為各自球隊的球迷,未來亦以加入球隊為目標,經常聚集在市中心的西屋達德拉廣場(Plaza de la Ciudadelaciudadela)的球場打球。1968年七月二十二日,這群年紀介於十六至十八歲的青少年,一如往常來到廣場比賽。比賽正在進行中,國立多元科技大學高中部男學生卻騷擾在旁觀賽的國立自治大學高中部女學生,而因引起國立自治大學高中部男學生的不滿,雙方爆發肢體衝突,不過衝突過後,即各自返校上課。

翌日,在好事者的慫恿下,兩校高中生又起了爭執,並演變成大規模的械鬥事件。對此,墨西哥政府竟然出動鎮暴警察,殘暴地毆打滋事以及圍觀的學生,更以顛覆罪名逮捕學生。警察的暴行激起學生的憤怒。七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期間,兩校學生同仇敵愾,以罷課方式抗議政府,其他學校學生也紛紛聲援,加入罷課行動。藉日期巧合,共產黨青年軍及其他左派學生聯盟則仿古巴的「七二六運動」,一同向政府示威。

學生運動越演越烈,不少人陸續在抗議中受傷、被捕、甚至犧牲。七月三十日,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降下半旗哀悼,校長巴羅斯.希耶拉(Javier Barros Sierra,1915-1971)重申大學自治精神,要求政府釋放被捕的學生,並率領師生進行一場和平遊行,以行動向社會各界表示學生並非暴徒。遊行時,師生的以「人民團結吧!」(¡Únete Pueblo!)為口號,而這個口號也成為學生運動的箴言。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校長巴羅斯.希耶拉重申大學自治精神,要求政府釋放被捕的學生,並率領師生進行一場和平遊行,以行動向社會各界表示學生並非暴徒。(圖:網路)

此時正是美式足球賽的賽季,由於學生運動沒有落幕的跡象,國家美式足球聯盟於是宣布停賽,接著,國立自治大學與國立多元科技大學的校際盃美式足球賽也取消。到了八月二十六日,大批抗議學生聚集在老城區的憲法廣場(Plaza de la Constitución),個個情緒激動,甚至出現公然辱罵總統迪亞斯.歐達茲(Gustavo Díaz Ordaz,1911-1979)的言詞。群眾決定持續占據憲法廣場,直到政府回應為止。孰料,墨西哥政府於八月二十八日清晨派出裝甲部隊驅散抗議群眾。

九月十三日,抗議學生以手帕封口,改以「沉默的遊行」(La marcha del silencio),控訴政府的暴行。為了壓抑學生運動,政府於九月十八日派兵入侵國立自治大學校園;九月二十四日,入侵國立多元科技大學校園。肅殺之氣籠罩墨西哥,軍隊於十月一日撤出兩校校園,然而,那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十月二日午後,數千名抗議學生聚集於三文化廣場(Plaza de las Tres Culturas)。政府一如往昔派出軍警監視抗議學生,嚴防抗議學生衝入位於附近的墨西哥外交部;另外,「奧林匹亞特殊部隊」(Batallón Olimpia)則穿著便衣混入人群搜證。

下午六點,就在抗議活動進入尾聲之際,一架直昇機在天空盤旋,並投下信號彈,埋伏於齊華華大樓(Edificio de Chihuachua)的「奧林匹亞特殊部隊」看到信號後,立即朝群眾開槍,軍警趁機大喊學生動武,意圖製造學生才是暴徒的假象。那一夜,墨西哥城被青年學子的鮮血染成腥紅。

抗議活動進入尾聲之際,埋伏於齊華華大樓的「奧林匹亞特殊部隊」看到信號後,立即朝群眾開槍。(caracteres.mx/)

學生運動終於落幕了。官方表示,有二十名學生及一名士兵死亡;事實上,死亡人數遠遠超過許多,但正確數字至今仍是一個謎,有說六十八人,也有說約兩百人。

十月十二日,墨西哥總統迪亞斯.歐達茲在第十九屆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典禮上致詞,將該次的體育盛會定位為「平和的奧林匹克運動會」(Olimpiada de la Paz)。總統所在的看台上方,一面宛如鴿子圖像的黑色風箏很諷刺地隨風飄揚;當然,那是抗議學生的傑作。 原本只是兩校學生之間的嫌隙,不帶任何政治色彩的紛爭,卻因青少年血氣方剛,而掀起墨西哥史上最大規模的學生運動,反映出人民對墨西哥政府的不滿。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