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尋找台灣外交圈的梅健華

如果台灣欲強化在全球推動有效的「公眾外交」,第一步是要打破傳統外交制式思維,放下外交官過度的身段,懂得如何「用說故事來搏感情」,而且要說出能夠讓人感動的故事,獲得駐在國社群媒體的關注。

托克維爾

「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處長梅健華(Kin Moy)卸任在即,最近卻成了台灣政治界和外交圈的當紅炸子雞。他先是在6月12日主持了AIT內湖新建大樓的落成儀式,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以及川普總統派來的特使、主管教育與文化的助卿羅伊斯(Marie Royce)共同出席。這場象徵台美關係更上層樓的活動,在現階段美中關係陰晴不定的時刻,格外意義非凡,也讓台灣民眾有機會了解台美關係的歷史演進。

接著在AIT新聞組安排下,梅健華打破前任處長離職前的慣例,密集接受台灣電台與平面媒體深度專訪,暢談他來台工作三年的成果與內心感受。梅健華不免俗地得用外交辭令來強調他完成三大使命,包括確保兩年多前台灣第三度政權輪替順利、台美關係提升至前所未有的境界,以及AIT內湖新大樓的落成。但在這些媒體專訪內容裡,梅健華透露更多他在外交專業訓練之外,自行發展出的「公眾外交」(Public diplomacy)手腕。套句時髦的用語,也可以稱作「接地氣外交」(Down-to-earth diplomacy)。

華裔美籍的梅健華不是第一位對台灣表達深層認同與感動的AIT處長,他的前前任司徒文(Bill Stanton)卸下公職後,更是留在台灣,先後在清華與台灣大學任教迄今,也經常為台灣仗義執言。但梅健華的特殊,在於他引進不同於過往AIT在台灣的「公眾外交」操作策略,搭配他看似外表不拘小節、幽默風趣,內心卻篤定務實、使命必達的獨特性格,才能留下讓台灣人懷念的印象。

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處長梅健華卸任在即,最近卻成了台灣政治界和外交圈的當紅炸子雞。(本報資料照)

傳統外交官講究身段位階與論資排輩,在外交圈年齡不算大的梅健華,卻經常打破如此高高在上的印象,透過社群媒體的創意運用,建立戲而不謔、觸動人心的效果。這比起官腔官調的外交辭令與華而不實的外交姿態,反而更能與台灣社會銜接。

因此,梅健華可以跟蔡英文競賽廚藝、和賴清德較量棒球,同時能夠與台灣市井小民一起品嚐街頭美食小吃,深度體驗台灣草根在地文化。兩年前他在臉書徵求各界建議,做為全家在台灣歡渡聖誕假期的地點。此舉立即引發各縣市首長的爭相邀約,結果政治敏感度超強的台南市長賴清德搶得頭香,也成為催化兩人情誼的起點。

梅健華在最近的專訪中,看似四兩撥千金的幾段描述,輕鬆展現他與台灣政治領袖建立的好交情,這才是外交藝術的最高境界。例如他開玩笑說新任AIT副處長谷立言(Ray Greene)的姓氏太「綠」,建議新任處長酈英傑(Brent Christensen)的名子要帶點「藍」(blue)。他更搭上時事,幽默地說他即將失業,或許蔡英文可以協助他接任台大校長。梅健華與他的夫人陳舲舲都曾從事媒體工作,嫻熟媒體的習性和脾胃,知道說什麼話可以成為媒體標題,因此將「公眾外交」發揮得淋漓盡致。而「公眾外交」正是美國國務院要求全球外館身體力行的重要外交議程之一。

印度駐台代表史達仁跟著媽祖遶境整整九天八夜,拒絕警政單位保護,低調完成四百公里長征,晚上睡廟堂,跟著吃信徒準備的大鍋飯,雙腳起泡都甘之若飴。(取自 Sridharan Madhusudhanan 臉書)

例如,梅健華經常在臉書曬他在台灣各地旅行的私房照片,影像裡很少是正襟危坐、西裝畢挺的官式照,更多是穿著T恤、短褲,帶著家人四處走透透的平民照。幾年前他們收養一隻體型龐大、但內心脆弱的大丹犬Hope(希望)。Hope被梅家視為親密家人,也跟著主人的外交足跡走遍天下。Hope不久前遭逢意外車禍去世,成為梅家永生難忘的遺憾。

在梅健華的帶動下,其他國家駐台使節也跟著採行這種「接地氣外交」模式。例如印度駐台代表史達仁(Sridharan Madhusudhanan)跟著媽祖遶境整整九天八夜,拒絕警政單位保護,低調完成四百公里長征,晚上睡廟堂,跟著吃信徒準備的大鍋飯,雙腳起泡都甘之若飴。

梅健華與他的夫人陳舲舲都曾從事媒體工作,嫻熟媒體的習性和脾胃,知道說什麼話可以成為媒體標題,因此將「公眾外交」發揮得淋漓盡致。(圖擷自AIT臉書)

如果就連美國、印度如此國際強權都積極實踐「接地氣的公眾外交」,而且派駐當地的代表或大使都以身作則,那台灣在全球一百多個駐外館處的外交人員,面對更艱難的外交處境,能否真正放下身段、展現創意、全面有效地推動台灣的「公眾外交」呢?

就以一個最實際的指標來看,就能客觀檢視台灣外館人員推動「公眾外交」的成果與策略是否有改善空間。例如,主要外館的臉書頁上,多數呈現的照片是館長出席活動、官式採綵、拉布幔、舉「讚」手式的正式照片,描述的文字更不具「社群媒體友善性」(Social-media friendly),粉絲頁與按讚數更是慘不忍睹。少數外館如德國、泰國代表處的臉書頁較有新意,駐德代表謝志偉和駐泰代表童振源的多元創意思維較能夠獲得貫徹。過去也曾有台灣駐法國代表在演講時,秀出台灣布袋戲布偶的唱作俱佳宣傳方式,都讓法國人感到驚喜。

簡言之,如果台灣欲強化在全球推動有效的「公眾外交」,第一步是要打破傳統外交制式思維,放下外交官過度的身段,懂得如何「用說故事來搏感情」,而且要說出能夠讓人感動的故事,獲得駐在國社群媒體的關注。每位駐外館長都是經驗豐富的外交人才,擅長外交交涉與談判,但面對社群傳媒的新生態,以及台灣在尋求正式外交管道互動上的挑戰日甚,的確有必要將「公眾外交」的內涵與戰略,透過制度性的訓練,傳授給所有駐外人員。

如此一來,台灣駐外人員才可以人人都可以扮演台灣的宣傳大使,與駐在國社會「接地氣」,進一步形塑台灣的新品牌。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