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無政府的關東大震災:第二次山本權兵衛內閣始末

關東大地震的緊要關頭,人民不可能容忍無政府,因此山本權兵衛只好趕鴨子上架,匆匆在九月二日組成內閣。原來條件一大堆,要求要入閣才願意支持山本的「政友會」因為地震的關係,不敢再開出條件,決定無條件支持山本。第二大黨的「憲政會」也表示自己願意維持「好意的中立」,來支持第二次山本內閣。可是事實上,兩大政黨的支持度早就因為各謀私利而跌到谷底,民眾早就對這樣的政黨政治不抱期望了。

李拓梓

一九二三年九月一日,近午十一點五十八分,發生了「關東大震災」,震央所在的小田原一帶房屋八、九成全毀,橫濱市關內一帶的紅磚煉瓦建築幾乎全毀。伊豆大島、房總半島、鎌倉發生海嘯,無數房屋遭到沖毀。

在東京市內,遇到的最大問題不是房屋震毀或海嘯,而是火災。由於地震當時,正是午餐時間,火勢遂一發三天,造成重大傷亡。累計全國有十萬四千六百餘人死亡或失蹤、房屋全毀、半毀十七萬五千戶,燒毀者三十八萬一千戶,受災者一共達到三百四十萬人。這可以說是史上未見的巨大災難。

因為重大災害的關係,整個關東地區的通訊幾乎癱瘓,電話不通,新聞媒體也無法出版,全國廣播還要等兩年才會出現。著名地標像是上野公園的西鄉隆盛像、鎌倉大佛,身上都貼滿了尋人啟事。受災者無不希望能以重大地標上的告示與家人再相見。在沒有正確訊息的狀況下,全國到處流傳著可怕的訊息。像是「政友會總裁高橋是清被壓死了」、「授命組閣的山本權兵衛被暗殺了」之類假消息,到處肆虐,弄的人心惶惶。

關東大地震是當時史上未見的巨大災難。(圖:網路)

另外,一向緊張的日本人和朝鮮人衝突,在這種災難時刻顯得特別尖銳。「火是朝鮮人放的」、「不逞朝鮮人趁火打劫」這樣的假訊息到處傳遞,為了維持地區治安,許多日本人組成社區保安隊,看到朝鮮人就加以毆打施暴。甚且,應該要在此時負責治安維持的軍隊和警察,反而是這些謠言的傳遞者。他們不僅以戒嚴為由,趁機監控本來就被政府討厭的朝鮮意見領袖,把他們抓起來伺機迫害;還趁機用意圖不軌的理由,追捕一向被政府視為眼中釘的「無政府主義」者、社會主義者。

「龜戶事件」就是最血淋淋的案例,警察追殺社會主義者,說他們煽動朝鮮人作亂,接著就在未經法庭處置的程序下把嫌疑犯交給軍方處決。此外,頗有名氣的無政府主義者大杉榮、伊藤野枝夫婦與六歲的外甥被捕後,居然遭到憲兵大尉甘粕正彥虐殺致死。雖然事後甘粕遭到判刑十年,但政府顯然不覺得甘粕做了不應該的事。甘粕特赦出獄後在軍隊的安排下,先到法國留學,後來又前往滿洲國發展,據說滿洲國皇帝溥儀能夠逃到長春新京,就是甘粕一手安排。甘粕後來不僅出任過滿洲國民政部警務司長,還當過滿洲映畫協會理事長,李香蘭就是甘粕一手培養的明星。

總之,「關東大震災」的慘況和後續發展,讓人覺得當時的日本根本無政府。事實上,地震當天的日本真的是無政府。

「關東大震災」的慘況和後續發展,讓人覺得當時的日本根本無政府。事實上,地震當天的日本真的是無政府。(圖:網路)

頗能幹的首相加藤友三郎在任內的一九二三年八月二十四日病死後,首相一職雖然暫時由外相內田康哉代理,但是到底誰來繼任首相,政府高層並沒有共識。多數黨「政友會」說多數黨組閣是「憲政常道」,在野黨「憲政會」則說政黨輪替是「憲政常道」,因此出現了完全矛盾的兩種「憲政常道」主張。

擁有組閣建議權的元老西園寺公望因此非常不高興,乾脆把兩個主要政黨都排除在組閣建議之外,推薦了曾經短暫組閣,但因為「西門子事件」下台的海軍大老山本權兵衛第二次組閣。

甘粕特赦出獄後在軍隊的安排下,先到法國留學,後來又前往滿洲國發展,據說滿洲國皇帝溥儀能夠逃到長春新京,就是甘粕一手安排。(維基共享)

西園寺的理由有三。

第一,既然主要政黨都只想執政,想必在選舉前讓任何一黨執政,都不能讓選舉公平舉辦。

第二,他討厭第二次大隈重信政權時的「二十一條」外相加藤高明過度威逼中國的外交政策。這個理由在當初推舉加藤友三郎時就存在了,現在依然不變。

第三,由政治人物和官僚共同組成的政友會內部,在原敬被刺殺之後就一團混亂,被認為是「政治組」的「黨人派」總裁高橋是清,就是因為壓不住「官僚組」的床次竹二郎才辭去首相職務,但嚷嚷要退黨的床次沒有真的退黨,卻也無法打倒高橋,因此政友會內部根本鬥得一塌糊塗,讓高橋組閣,只會重演上一次高橋內閣的悲劇。

不過,山本權兵衛並沒有變成真正的公約數,八月二十八日,接受推薦的山本權兵衛召集了三大主要政黨的領袖「政友會」的高橋是清、「憲政會」的加藤高明和「國民黨」的犬養毅,結果並沒有談出什麼所以然來。山本自己根本覺得這次不可能組成內閣了。而推薦他的西園寺公望,也在八月三十一日失望的告訴友人,自己推薦山本權兵衛沒有錯,有錯的是沒有能力組閣的多數黨「政友會」;他還說如果推薦山本有錯,他願意切腹自殺。

眼見著組閣不會成功,九月一日卻發生了「關東大戰災」。這種緊要關頭,人民不可能容忍無政府,因此山本權兵衛只好趕鴨子上架,匆匆在九月二日組成內閣。原來條件一大堆,要求要入閣才願意支持山本的「政友會」因為地震的關係,不敢再開出條件,決定無條件支持山本。第二大黨的「憲政會」也表示自己願意維持「好意的中立」,來支持第二次山本內閣。可是事實上,兩大政黨的支持度早就因為各謀私利而跌到谷底,民眾早就對這樣的政黨政治不抱期望了。

在關東大地震的緊要關頭,人民不可能容忍無政府,因此山本權兵衛只好趕鴨子上架,匆匆在九月二日組成內閣。(維基共享)

本來根本組不了閣的山本權兵衛,因為震災的關係,一舉跳脫黨派的壓力,組成了「舉國一致內閣」。除了他原先的薩摩人士之外,內閣也邀請了革新派政治家「國民黨」的犬養毅,還有在政治圈頗孚人望的後藤新平加入,擔任內相的後藤新平還出任「復興院總裁」,負責重建業務。輿論一時給山本權兵衛相當高的評價,認為蟄伏十年的山本,必定能為災難中的日本帶來革新的魄力。不過主要政黨的墮落,海軍出身的山本能夠打破「憲政常道」再次出馬,事實上也為後來日本軍部力量抬頭種下了禍因。

在震災當中,認為地震是因為日本太自由、太重視享樂主義的「天譴論」也開始流行,讓倡議重新提振國民精神的山本權兵衛有了天時、地利和人和。照理來說,第二次山本內閣的政務應該會推動順利。不過,山本並沒有把首相的工作做好。

在他的內閣中相當活躍的後藤新平和犬養毅,試圖要在既有政黨結構中做出突破,組織新政黨的任務幾經波折,終告失敗。兩人在內閣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而在議會審查的過程當中,因為組黨事件得罪許多人的後藤新平主持的「復興院」計畫,遭到嚴重的挑戰,不僅被批評疊床架屋,還被認為組織複雜、責任不明。已經忘記地震痛楚的兩大政黨磨刀霍霍。

議會開始之後,「政友會」首先統整腳步,以田中義一組閣為目標,對山本內閣開出的第一槍。他們以不理會帝國議會對復興院的修正意見為理由,對內相後藤新平提出彈劾。最後雖然沒有成功,但是議會狠狠的把復興院預算大幅削減百分之八十八,山本權兵衛內閣因此元氣大傷,山本也萌生辭意。

過了沒幾天,十二月二十七日,攝政裕仁在「虎之門」一帶遭到無政府主義者難波大助襲擊。雖然攝政本身沒有受傷,但這個史上第一次皇室遭到襲擊的事件,變成壓垮山本內閣的最後一根稻草。脆弱的山本內閣因為「虎之門事件」下台一鞠躬,本來想要用軍人的魄力和「舉國一致內閣」重建信任的日本政府,雖然短暫的試圖從震災中找到振作機會,卻再一次被政黨惡鬥所擊垮。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