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水果崩盤迴旋記(二)不看市場需求的盲目生產

總生產量減少,照理說水果價格應該更好,但實際上卻不是如此。因為台灣水果生產總量雖然減少,但種類卻越來越集中,市場上需要的是品項與價格多樣化不同的選擇,而不是單一種類的水果。

Lin bay 好油

國內各類水果相繼崩盤,其中天天上新聞的是香蕉和鳳梨兩樣熱帶水果。

受全球氣候變遷影響,台灣的氣候越來越接近熱帶,過去台灣中部以北雖然以種植溫帶果樹為主,但近年來熱帶果樹不斷增加卻是趨勢。以農糧署的〈糧食供需年報〉提供的資料來看,台灣本土生產的水果總量是下降的,而從趨勢看來也是減少的。

(作者製圖)

總生產量減少,照理說水果不是應該價格更好嗎?但實際上卻不是如此。因為台灣水果生產總量雖然減少,但種類卻越來越集中,市場上需要的是品項與價格多樣化不同的選擇,而不是單一種類的水果。以鳳梨為例,農糧署106年2月的南部收穫面積,預估是較常年增加26%,預估南部4 縣市全年產量為38萬2,771公噸,較常年30萬2,771公噸,增產26%。而最新107年3月的生產預測則是:鳳梨面積10,719公頃,預估產量578,604公噸。

這個數量是什麼概念?

換句話說,台灣大概每生產五公斤的水果,就有一公斤是鳳梨,如果不算外銷和進口,等於一個人一年要吃25公斤的鳳梨,台灣人真的對鳳梨有這麼狂愛嗎?成長如此膨脹,光靠外銷也賣不完,而過量的供應反而會造成外銷崩盤,例如今年外銷中國的鳳梨市場的尾盤就是一場慘烈的廝殺。

今年夏季水果的崩盤,也使得中央不斷進行各種促銷活動,甚至透過總統府直播來賣水果,上一次在總統和陳菊秘書長促銷下,玉荷包大約賣了4000多盒,高雄首選玉荷包一盒重量是5斤,4000多盒換算下來大約是2萬多斤。當然,高雄農業局能積極舉辦這些活動來幫助農民值得肯定,但以數量來說,整個銷售掉不到3公頃的玉荷包,杯水車薪,無法解決供應量過高的問題。

玉荷包在總統直播促銷下大約賣了4000多盒,換算下來大約是2萬多斤。以數量來說,整個銷售掉不到3公頃的玉荷包,杯水車薪,無法解決供應量過高的問題。(本報資料照)

全球化效應-連中國都吃不下的智利櫻桃對台灣的影響

今年水果價格不好的問題,除了本土水果種類少且供過於求之外,其實還有一個很少人知道的原因,就是智利櫻桃的影響。

櫻桃不管是在台灣或是中國都是一般消費者眼中的「高級水果」,台灣櫻桃全部仰賴進口,而民眾對於櫻桃的消費能力也在逐年攀升,這三年來進口櫻桃的均價雖然沒有什麼變動,但在數量上卻有大幅成長,從104年的9,252公噸到106年的13,414公噸,進口產值也從23.8億來到33.7億。

過去櫻桃是北半球種植的水果,供應的時間主要在夏季,但隨著南半球的智利、紐西蘭也開始種植櫻桃,冬季就由南半球國家進行反季節供應,因此,每年約只有兩個月的空檔,剩下的十個月民眾都可以吃到進口櫻桃。

台灣位於北半球,而櫻桃是適合冷藏的水果,因此在夏季需求量較高,到了冬季,由於民眾喜好消費不需冷藏的水果,反季節作物雖然可以達到全年供應,但需求量卻比適合的季節低,所以國內73%的櫻桃消費量還是來自加拿大跟美國。

而智利櫻桃的崛起就是為了滿足中國人的過年檔期,中國水果市場在新年前商機非常龐大,價位適宜的水果禮盒是送禮首選,所以在中國市場上,智利櫻桃的包裝都是2.5公斤或5公斤一盒(5市斤或10市斤,1市斤500公克)。不到四年的時間就從3萬噸的供應量提升到10萬噸。中國市場的需求的確不斷的成長,但智利櫻桃的供給量卻在今年開始大於中國的需求量,當中國人吃不下那麼多智利櫻桃時,部分的智利櫻桃便轉手來到台灣。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去年智利櫻桃的進口量是2,001公噸,今年進口量是2,887公噸,這數字是什麼概念呢?也就是去年每個月平均進口500公噸的智利櫻桃到台灣市場,今年平均一個月進口700公噸的智利櫻桃,和往年相比,一個月多了40萬盒一盒5公斤裝的智利櫻桃在台灣各通路販售。

因此,今年初的智利櫻桃價格下殺非常慘烈,一公斤不到300元的價格比比皆是,消費者可以用不到200元的價格買到一盒500公克的櫻桃,這些額外多出來的櫻桃消費,自然排擠到台灣冬季上市的水果,例如今年點燈的火龍果,價格只有慘字可言。這種價格低迷的情況一直延續到整個四月的櫻桃季結束,就算再反彈,也早已經把本土水果的價格打趴了。

(作者製圖)

種市場需要的,而不是挑好種的

前幾天國內最大的截切蔬果廠-福和生鮮農產公司邱進福董事長公開呼籲「農民的心態一定要改變」,提醒農民不要搶種,也建議改種每公斤可賣100多元的酪梨。

福和生鮮是台灣目前最大的生鮮蔬果截切場,一般消費者在超商通路看到的包裝水果或是分切過的盒裝水果幾乎都是福和生鮮的產品。身為業者,邱董很清楚什麼東西賣得好,什麼東西賣不好,還有現在的消費者需要的是什麼?因此他提出了改種酪梨的建議。

酪梨和香蕉的種植差距非常大,香蕉是粗放型的管理,一年的時間就能回收,而酪梨在田間管理上則較精細,果實需要套袋以避免果實蠅。尤其是現在主流的品種Hass酪梨,目前市場上雖然已有人種出來並開始供應,但農民如果買三年幼苗再加上種植時間,大約還需要3-4年才能成園,而且目前Hass酪梨苗木炙手可熱,前陣子一株3年苗開出900元的天價,估計未來約再3-4年時間,本土的Hass酪梨就可能大量供應。只不過,說服蕉農轉作酪梨是一項困難的任務,因為香蕉與鳳梨相對於其他果樹而言在管理上較粗放,種植門檻低,要農民轉作技術門檻高的作物,大概是「由奢入儉難」。此外,香蕉和鳳梨的種植面積越來越大,其實某種程度上也是產業弱化缺工下的結果。

Hass酪梨。(作者提供)

的確,有些果樹的種植,無法靠大規模機械化來進行管理,例如種植在淺坡的荔枝果樹或是酪梨果樹。機械化最有效益的運用反而在採後處理。快速自動化的處理可有效降低水果的耗損。農業因缺工及勞動力老化導致生產種類單一化,進而使單一種類農產品產生供過於求的現象,這是每一個國家都會面臨的問題,但其他國家不斷透過外銷來解決生產過剩的問題,而我們除了鳳梨和鳳梨釋迦外,其他的水果外銷都在下降。

既然外銷不出去,就必須依賴本土市場,以本土消費導向來生產,同時由消費地的承銷商及零售商依照供需及銷售狀況來決定價格,生產者只有價格的建議權沒有決定權。根本不看市場需求就盲目生產,等到產銷失衡時又要透過民代要求政府低價收購來解決,台灣這種奇怪的產銷結構,到底還要繼續維持多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