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電影慢慢聊》《妖貓傳》:陳凱歌寫給楊貴妃的情書

如果說《無極》是寫給絕世美女傾城一封寫壞了的情書,那麼《妖貓傳》想必是心有不甘的陳凱歌多年後的雪恥與自我修正,同樣是透過多位男子的目光角度來接力歌詠讚頌絕代佳人之美。事實上,極樂之宴宛如一場「寫情書給楊玉環」的作文比賽,參賽者包括遣唐使阿部仲麻呂、唐玄宗、李白、以及安祿山,這些男人無不使勁全力為楊玉環寫詩獻詞,未料日後馬嵬驛兵變證明他們何等自私自利,種種示愛楊玉環的舉動,最終目的只是為了完成虛幻的榮耀追求,偏偏這樣的追求卻是與楊玉環念茲在茲的愛情毫無干係的。

鄭秉泓

打從2005年的《無極》開始,陳凱歌就成為我對於快速發展的中國電影最大的問號。我可以理解張藝謀何以從拍《紅高粱》的導演一路進化為拍《活著》的導演,然後經由中國電影的世紀浪潮成為《英雄》的導演,再一路墮落成為《三槍之拍案驚奇》、《長城》的幕後推手的三十年起落緣由,但我實在無法理解那個曾經執導《黃土地》、《邊走邊唱》、《霸王別姬》的才子,怎麼會拍出像《無極》或《搜索》這般差勁的東西。不過今年元月去北京,進戲院看了《妖貓傳》,我對陳凱歌的想法有些改觀,比較能夠理解《無極》存在的理由。

曾經被《無極》荼毒過眼睛的觀眾,想必此生都會牢牢記得一臉妖異妝容的傾城(張柏芝飾)站在金碧輝煌的宮殿屋頂,俯瞰地面士兵,輕輕說出:「有誰想看看我斗篷下穿什麼?那就放下兵器。」然後漆黑的斗篷從天上飄落,上面綉著的紫色蝴蝶彷彿騰空飛舞,士兵全部看傻了眼,北公爵無歡(謝霆鋒飾)緩緩舉起手上的金色權杖,權杖頂端是個手握拳頭大拇指翹起的「比讚」手勢的經典橋段吧!當年《無極》那場戲成了一則笑話,除了荒唐還是荒唐,直到《妖貓傳》開場半小時之後,張雨綺飾演的春琴被妖貓附身,在屋脊上一邊行走一邊吟誦著李白的詩「雲想衣裳花想容」,我忽然有點懂了陳凱歌這個人,他對於詩對於美對於永恆與愛,想法其實頗為特別,與一般華語片的導演截然不同。奇幻架空《無極》當年因為荒腔走板而淪為一場笑話,或許是為了成全今日《妖貓傳》的華美感傷吧。

《無極》中,一臉妖異妝容的傾城站在金碧輝煌的宮殿屋頂,俯瞰地面士兵,輕輕說出:「有誰想看看我斗篷下穿什麼?那就放下兵器。」(圖:網路)

當《妖貓傳》故事進行到中段,整部電影迎來非常關鍵的一刻。聯手調查妖貓殺人事件的日本僧侶空海(染谷將太飾)和雖然寫完《長恨歌》卻不太滿意的白居易(黃軒飾)從遣唐使阿部仲麻呂(阿部寬飾)的遺孀手中接過日記,翻開之後,劈頭第一句卻是「我是一個無情的人,但我卻瘋狂地愛上了皇帝的女人。」這句耐人尋味的自我剖白,帶領他們神遊三十年前盛唐風華—當天是楊玉環(張榕容飾)的生日,沒想到她竟在長安城上空盪著鞦韆,這是出自唐玄宗(張魯一飾)的主意,因他要讓四方八野全都知道,他的貴妃是整個大唐最驕傲的象徵。銀幕上,但見兩條紅緞由空而降,緊緊繫著金色鳳凰雕飾的華麗底座,身著飄逸的楊玉環輕站其上,白衫紅緞隨風飄逸,地面上男男女女仰望著她,如癡如醉。身在人群之中的遣唐使阿部仲麻呂,下定決心要在當晚的極樂之宴向她表白。

倘若陳凱歌早十年拍《妖貓傳》,上述那場戲可能會被拍成另版《無極》。可喜的是這回他沒有搞砸,我甚至覺得他把那個意境完全拍出來了。楊玉環在長安城高空上盪著鞦韆盡顯盛唐風華,這是一種跟華語電影中詮釋誌怪、武俠、民俗截然不同的華美視野,反倒比較接近寶萊塢電影的表現形式,陳凱歌不再讓角色說話,而是用旁白來取代,編劇王蕙玲(《飲食男女》、《臥虎藏龍》、《色戒》編劇)透過旁觀的遣唐使第一人稱口吻講述自己的愛慕之意與所下決心,順道為稍後的極樂之宴感性揭開序幕,實為一記高招。

銀幕上,但見兩條紅緞由空而降,緊緊繫著金色鳳凰雕飾的華麗底座,身著飄逸的楊玉環輕站其上,白衫紅緞隨風飄逸。(《妖貓傳》劇照)

如果說《無極》是寫給絕世美女傾城一封寫壞了的情書,那麼《妖貓傳》想必是心有不甘的陳凱歌多年後的雪恥與自我修正,同樣是透過多位男子的目光角度來接力歌詠讚頌絕代佳人之美。事實上,極樂之宴宛如一場「寫情書給楊玉環」的作文比賽,參賽者包括遣唐使阿部仲麻呂、唐玄宗、李白、以及安祿山,這些男人無不使勁全力為楊玉環寫詩獻詞,未料日後馬嵬驛兵變證明他們何等自私自利,種種示愛楊玉環的舉動,最終目的只是為了完成虛幻的榮耀追求,偏偏這樣的追求卻是與楊玉環念茲在茲的愛情毫無干係的。

這場「作文比賽」沒有最後贏家,因為參賽者的愛太卑微太孱弱,而楊玉環的愛太強烈太豐沛,光芒太閃耀太巨大。

《妖貓傳》最後半小時,是對於愛情層層辯證的總和,王蕙玲的劇本轉了個彎,把故事重新帶回攪亂一池血水的黑色妖貓身上。妖貓的真實身份是幻術大師黃鶴的弟子白龍(劉昊然飾),白龍和師兄丹龍(歐豪飾)在極樂之宴初見楊玉環,兩人為她的美貌與善良所傾倒,後來白龍由丹龍口中知悉楊玉環真正死因,氣惱師兄身為共犯而與之決裂,再化作黑貓守護伊人,開始為非作亂進行復仇……。

《妖貓傳》透過多位男子的目光角度來接力歌詠讚頌絕代佳人之美。(《妖貓傳》劇照)

《妖貓傳》的最後十分鐘,是丹龍以幻術重現極樂之宴,白龍與丹龍這對師兄弟關係居然像極《霸王別姬》的段小樓與程蝶衣,一個有情一個有義,昔日意氣風發的白鶴少年一去不復返,如今白龍成了妖貓,丹龍則是遊走市井展現幻術的流浪藝人,然而楊玉環仍是所有死去的活著的男人腦海中的楊玉環,儘管她早已離開這個世界。

當你以為自己用愛去成全別人,或許別人也正以另種方式來成全你。原來陳凱歌真正要講的,是虛幻的愛,是失落的愛,而這似乎又與《霸王別姬》片尾,小樓與蝶衣多年之後的那場重逢互通聲氣—每個人之於每段愛情,都有必須結束的時候,也只能以如此方式了結。

《妖貓傳》中,丹龍以幻術重現極樂之宴。(《妖貓傳》劇照)

陳凱歌在《妖貓傳》的尾聲,假白居易之口,決定自己那首「偏離事實」的《長恨歌》一字不改。即便唐玄宗的愛情是虛假的,但至少楊玉環對唐玄宗的愛,白龍對楊玉環的愛,丹龍對白龍的愛,都是真的。 陳凱歌終究浪漫到無以復加,《妖貓傳》最後一封情書,由陳凱歌本人親自寫就。

《妖貓傳》是一部必須在戲院裡看,才能體會其詩意浪漫的奇作,目前並無上映計畫,僅在本週日登場的「第10屆兩岸電影展」中放映。

詳細影展資訊與場次表

《妖貓傳》預告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