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由毒物科醫師示範如何玩殘農業和專業

提供新的無抗藥性的農藥給農民使用,反而能有效減少用藥,有多種不同作用機制的農藥輪替使用,更是減少用藥的最好方法。農業主管機關基於自己的職責與專業判斷來建議農藥殘留標準,食藥署依照飲食資料及科學證據來訂立農藥殘留標準並公佈,這些都來就是他們的職責。但某些媒體卻選擇使用惡意操作的角度,刻意選擇訪問和農業還有食品安全沾不上關係的毒物科專家,講一些沒有任何證據支持的論點。

Lin bay 好油

前幾天媒體做了個新聞,斗大標題寫著:「茶樹農藥鬆綁 第一泡別喝了」。既然農藥延伸允許使用,為什麼新聞會用這樣的標題?

報導中提到:林口長庚臨床毒物中心主任顏宗海表示,致腫瘤等級C級,是指對部分動物有風險,但對人體還沒有相關致癌的證據。而賽派芬因為只有日本使用,毒理學的相關資訊很少,對人體有何影響了解有限。因此建議民眾泡茶時,為避免農藥殘留,第一泡建議還是不要喝。

第一泡茶真的不適合喝嗎?(本報資料照)

看起來是顏宗海的建議,但毒物中心主任具備食安專業嗎?在毒物科醫師眼中,看到什麼都是毒,就算食品安全明明不是他的專業,只要記者詢問,都能侃侃而談,醫師應該要講求科學證據,但講出這種話很令人懷疑他們的專業,是說,反正講話也不用負責,講得越扯,就越能建立自己的公信力,而長庚的人也不是這樣第一次這樣搞,之前長庚臨床毒物科實驗室的林中英博士還說,因為竹筍殼會裂,蟲會跑進去,所以農民會用農藥,因為有草,農民會用除草劑。事實上竹筍的用藥非常少,藥殘過量的比例也非常的低,竹筍園因為竹林遮蔭以及地面乾枯的竹葉覆蓋,沒什麼農民在用除草劑,明明不了解農業的生產狀況也可以在鏡頭前臉不紅氣不喘地鬼扯,這就是毒物科醫師訓練的專業嗎?

第一泡茶真的不適合喝?

大多數的農藥屬於脂溶性的農藥,對於水的溶解度非常低,農民施用農藥時多數都需要配合乳化劑來讓農藥在水中能均勻散佈,而這次在茶葉允許使用的兩支新藥-賽安勃(Cyantraniliprole) 、賽派芬(Cyenopyrafen),稍微有點正常化學知識的醫師一看化學式就知道這兩隻藥屬於脂溶性,如果連化學式都沒看過就可以說出第一泡不適合喝的話,這種專業更令人搖頭。

賽安勃與賽派芬化學式。

賽安勃的殘留的茶葉,到底會泡出多毒的茶?

這次法規的殘留允許值是1.5ppm,姑且假設某品項茶葉的賽安勃殘留量是1.5ppm,賽安勃20度C溶於每公升水的數量是14.2毫克,也就是一般500毫升的水用10公克茶的沖泡方式,在這杯500毫升的茶中,賽安勃如果全部都溶到茶湯中,大約會有0.000015公克的量,而這樣茶湯有多毒?

首先,賽安勃在老鼠口服的半數致死量是2000mg/kg(Page 92 of The Toxicology and Biochemistry of Insecticides, Second Edition, By Simon J. Yu)。所以我們整理一下:

賽安勃 Oral LD50 in rat (半數致死量) 是 2000mg/kg,1杯500毫升的第一泡茶,茶葉中有賽安勃總量0.000015公克,在最惡劣的情況下,一個60公斤的成人大約要喝80萬杯500毫升的第一泡茶湯,才會產生50%的機率中毒死亡,要喝到中毒還真的很難。

不講急毒性,目前賽安勃是致腫瘤等級C級,聽起來很可怕吧!問題是,茶本身就是致腫瘤等級C級的東西,而咖啡致腫瘤等級還是B級呢,比含賽安勃的茶更容易致癌?你還要喝咖啡嗎?至於要喝多少茶才會致癌?並沒有學理證據支持,也沒有相關實驗結果,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得出第一泡不適合喝的結論?劑量的支撐證據何在?照這個邏輯,每年台灣男性犯下性侵害案件的比例約佔男性人口數的0.1%左右,顏醫師也是男性,難道可以推論顏醫師是性侵犯嗎?

一場沒有贏家的鬧劇

從過去的氟派瑞事件到現在,只要有農產品農藥殘留問題,媒體淨是訪問些奇妙的「專家」,每一次都講得天花亂墜,引起消費者恐慌。但講到影響當然要以攝取的劑量來看,不然水如果一次喝上五公升左右也會水中毒,但這些「專家」很知道如何譁眾取寵,完全不提劑量問題,讓部分媒體斷章取義,來增加自己的曝光度,根本不考慮他們一點都不專業的說話,會引起民眾恐慌。事實上,農業一直都在持續改變和進步,施用農藥的目的雖然是病蟲害防治,但也要考慮對人體的影響,在台灣多數劇毒、致癌、致畸胎的農藥幾乎都已經禁用了。

農業用藥的趨勢一直是往低毒性、低殘留、低施用者傷害的方向走,開放新藥,並不會造成農藥過度使用的問題,因為噴農藥要工錢也要農藥錢,如果植物沒有病蟲害,農民為什麼要濫用藥物造成自己的損失呢?

提供新的無抗藥性的農藥給農民使用,反而能有效減少用藥,有多種不同作用機制的農藥輪替使用,更是減少用藥的最好方法。如果沒有新藥,毒性與爭議較高的既有農藥要怎麼退場?農業主管機關基於自己的職責與專業判斷來建議農藥殘留標準,食藥署依照飲食資料及科學證據來訂立農藥殘留標準並公佈,這些都來就是他們的職責。但某些媒體卻選擇使用惡意操作的角度,捨棄藥毒所、防檢局、植物病理專家、食品安全管理從業人員等相關的專家角度,刻意選擇訪問和農業還有食品安全沾不上關係的毒物科專家,講一些沒有任何證據支持的論點。

如果不能真正尊重專業,那麼以後每三個月只要食藥署公佈新的殘留標準時,這類的報導又要再來一次,這些毒物科專家又要用他們的不專業製造民眾的恐慌,引發網民批判,大家一起罵罵政府無能,但在這樣的鬧劇背後,可憐的是無藥可用的農民,農民生產出高成本低品質的農產品,倒楣的還是消費者,沒有任何贏家的遊戲,只會玩殘專業和整個產業。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