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冷戰的伊朗與土耳其 vs 21世紀初期的伊朗與土耳其

冷戰結束之前,伊土與美國的關係已經與冷戰初期有了很大的差異。到了21世紀,俄羅斯的勢力又逐漸在西亞地區擴大,卻不像冷戰時期成為土伊兩國的威脅。冷戰雖走入歷史,但美國與俄羅斯的勢力競爭卻還續存。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譴責美國的,除了伊朗之外,土耳其也是要角之一。今日的情勢,不免令人聯想到半個世紀之前的冷戰,兩相對照,就會發現角色相同,但局勢演變完全相反。二戰結束後,美蘇冷戰接力登場,當時美國在西亞協助的對象,正是土耳其與伊朗,美伊土三方的對手都是蘇聯。不過,今日土伊兩國與美國對峙,盟友卻是俄羅斯了。

冷戰時期,與蘇聯站在同一邊的國家,大概說什麼話也不會有人在意。畢竟西方世界早已掌握話語權。在二戰結束之後,蘇聯很明顯地與美國意見相左,立即成為將危害世界和平的罪魁禍首。戰爭後期的雅爾達會議(Yalta Conference),讓蘇聯勢力大幅提高,許多史家批判這是造成世界局勢混亂的起點。有些學者認為,二戰結束之後,伊朗的亞塞拜然(Azerbaijan)問題是冷戰的起源。主因在於1941年蘇聯與英國為了防範伊朗與德國靠攏,無視伊朗的中立政策,出兵佔領伊朗。但在當時,英蘇決議在戰爭結束後6個月就要從伊朗撤軍。1945年5月對德戰爭結束,該年年底蘇聯卻無意撤軍,亞塞拜然還出現社會主義共和國。

戰爭後期的雅爾達會議,讓蘇聯勢力大幅提高,許多史家批判這是造成世界局勢混亂的起點。(維基共享)

蘇聯的行徑固然違反戰時的決定,但這不見得值得用放大鏡來特別看待,英美等西方國家違反約定的作為也所在多有,只是局勢在西方掌握之下,鮮少被批判,多數輿論指責一切問題來自於蘇聯。然而,戰爭時期的情況與戰後的氣氛有所不同,蘇聯決策考量在於自身實力既然壯大,又何必撤軍,一旦撤離,英美很有可能就此完全佔領伊朗。最後,伊朗政府不滿蘇聯的態度,1946年1月底一狀告上聯合國,成為聯合國成立以來處理的第一起國際事件。英美法等戰勝國在聯合國中的立場大體一致、或說在人多勢眾的情況下,不管如何討論,結論都有利於西方國家,這也使得後來蘇聯缺席亞塞拜然問題的討論。

土耳其在二次大戰時期也保持中立。1921年,列寧(Vladimir Lenin)政府與凱末爾(Mustafa Kemal)政府簽署友好條約,對於二戰時期的蘇聯而言,土耳其應在蘇聯受德國侵犯之際給予協助。土耳其在二戰時的中立,成為蘇聯在二戰結束後秋後算帳的藉口。蘇聯向土耳其要求黑海海峽(博斯普魯斯海峽與達達尼爾海峽)的主控權,而這是過去沙皇時期的俄國都在做的事情,目的是為了通往地中海,以取得溫暖的海域。只是1917年年底列寧政府成立之後,宣示和平、退出戰場,放棄對黑海的控制權,對當時的鄂圖曼及後來的土耳其來說,壓力算是減輕不少。但二戰結束後,史達林(Joseph Stalin)的蘇聯有了不同的看法。

1921年,列寧政府與凱末爾政府簽署友好條約,對於二戰時期的蘇聯而言,土耳其應在蘇聯受德國侵犯之際給予協助,但土耳其在二戰時的中立,這成為蘇聯在二戰結束後秋後算帳的藉口。(http://wa.nt.am/)

時任美國總統的杜魯門(Harry Truman),在1947年提出「杜魯門主義」(Truman Doctrine),目的是為了協助土耳其還有希臘。到了50年代,當伊朗與土耳其站在西方陣營一同圍堵北方蘇聯的共產勢力,就是局勢使然了,伊土兩國在經歷早先的問題後,不可能選擇與蘇聯靠攏。土耳其有美軍的基地,與黑海北岸的蘇聯對峙。只是沒多久,情勢轉變。1962年的古巴危機(Cuban Crisis)中,蘇聯在古巴部署導彈,受到國際譴責。隨後蘇聯同意撤除在古巴的導彈,但條件是美國也必須撤離在土耳其的軍事部署。土耳其來說,美國並非可靠的夥伴,當牽涉其國家利益時,土耳其不過就是兩強對峙之下可有可無的小棋子。1979年之後的伊朗,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政府的反美立場,也讓美國在西亞的版圖缺了一角。儘管這背後不代表伊朗有就此向蘇聯靠攏的意涵,但畢竟蘇聯同時發動對阿富汗的戰爭,對伊朗也產生莫大壓力。

冷戰結束之前,伊土與美國的關係已經與冷戰初期有了很大的差異。到了21世紀,俄羅斯的勢力又逐漸在西亞地區擴大,卻不像冷戰時期成為土伊兩國的威脅。冷戰雖走入歷史,但美國與俄羅斯的勢力競爭卻還續存。普丁(Vladimir Putin)的俄羅斯與伊朗的關係逐漸拉近,基本的構成條件就是兩國對於美國的態度。伊朗與美國的關係不會友好,土耳其與美國的也不盡契合。2011年敘利亞內戰後,美國對當地庫德族提供不少協助以對抗敘利亞政府。土耳其向來與其境內的庫德族關係不睦,美國對庫德族議題的態度,讓土耳其政府也難以認同。土耳其雖與俄羅斯有些摩擦,例如2015年俄羅斯戰機在土耳其遭擊落一事、2016年俄羅斯大使在土耳其遭到槍殺。但同時期土耳其因軍事政變未竟,使得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更加提高對付反對勢力的力道,此舉受到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譴責。俄土關係在這一層面看來,小摩擦似乎不是太大的問題,共同防範美國才是主要目的。就在前些時候,大家也已看到,土耳其、伊朗、俄羅斯已經有密切接觸,成為西亞區域重要的聯盟。

土耳其、伊朗、俄羅斯已經有密切接觸,成為西亞區域重要的聯盟。(Al-Monitor)

今日川普撤出伊朗核協議,若是失信於國際社會,其實與二戰結束後的蘇聯並無二致。只可惜現在的主流輿論還是對伊朗與土耳其採批判的態度,儘管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公開對川普表達不滿,但大概不會出現「馬克宏主義」(Macron Doctrine)全力支持伊朗或者土耳其,也不會有任何國家往華盛頓轟炸一下表達聲援。但是無論如何,現階段的西亞局勢已經出現很大的轉變,土耳其、伊朗、俄羅斯不僅只是為了抵抗美國,下一步還可能還會試圖扶正自己的國際形象。

局勢正在轉變中,但輿論風向似乎卻還停留在半世紀之前。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