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你替殘貨找出路,誰替農民找出路?

站在農產公司經營者的角度來看,首要任務是照顧農民以及吸引承銷人進場買菜,讓蔬菜能有好的價錢賣出,讓農民能賺錢維生,這才是照顧農民的方式。身為經營者,用公款以賤價購買殘貨,滿足了自己所認知的節儉不浪費行為,那麼,做為一位「專業」經理人,你用甚麼專業來照顧農民?

Lin bay 好油

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在5/18的記者會中說:她不捨這些蔬菜報廢掉,最後決定以業務推廣費一萬九千元買下這些蔬菜,並強調此舉合情、合理、合法,未來也將建立殘貨制度化的標準。

殘貨是甚麼?為什麼會有殘貨?

北農每天都會有報廢的殘貨,例如蔬果抽檢後發現農藥超標,這些蔬菜就會當殘貨報廢;例如品質不佳、腐爛、或有異味等狀況也會被當成殘貨處理。

而這次被買來分送彰化「社福團體」的殘貨來源是供應量過多拍賣不完的農產品,這些商品即將成為殘貨,所以北農進行報廢程序,但就在這些商品打成殘貨前,就由北農公司以吳總經理的業務費購買下來,因此,平心而論,這也不算購買殘貨,使用業務費購買農產品在北農有前例,只不過過去都是直接進場購買,而不是等到商品快要變成殘貨時才購買。

至於殘貨的處理,台北農產公司本來就有制度化的規範,台北農產公司內部有個辦法叫《台北農產運銷股份有限公司批發市場蔬果拍賣殘貨報廢處理原則》,這不就是制度化的處理?還是說,只要不符合目前經營者想把殘貨捐出去而不是報廢的理念,就是非制度化?

不談北農,就以國內最大的產地批發市場西螺果菜市場為例,對於殘貨的處理在公司網頁上也講得很清楚:交易停止後剩餘之殘貨一部份由業者運回自行處理,一部份留置市場,由本公司清潔隊員予以清理運送至垃圾場掩埋。

那麼,殘貨為什麼要報廢呢?送給需要的弱勢團體不是很好嗎?為什麼果菜批發市場會有這種浪費的反常識行為?

北農每天都會有報廢的殘貨,例如蔬果抽檢後發現農藥超標,這些蔬菜就會當殘貨報廢;例如品質不佳、腐爛、或有異味等狀況也會被當成殘貨處理。(本報資料照)

窮時代的節儉是富裕時代的反智

每個人在求學或家庭教育中,一定會被教導不要浪費,能用則用、減少浪費,這是大多數人認同的常識,若有某個人覺得浪費才是好事,大概也會被認為是離經叛道,如果有上過〈鄭板橋的寄弟默書〉,更會對這段文字耳熟能詳:

我想天地間第一等人,只有農夫,而士為四民之末。農夫上者種地百畝,其次七八十畝,其次五六十畝,皆苦其身,勤其力,耕種收穫,以養天下之人。使天下無農夫,舉世皆餓死矣。

再加上媒體甚至是部分農民自己,都汲汲於塑造出各種弱勢小農形象,更讓多數人認為農民生產農產品非常辛苦,不能讓農民的努力白費。身為農家子弟,也同時種植過幾年蔬菜,我比一般人更體會農業生活,農業的生產並不是種子撒下去,肥料灑一灑,農藥噴一噴就會有好的收成,這當中還有大量的勞務的付出及精密的田間管理,才能生產出符合消費者標準的農產品。

農民比任何人更在意能不能生產出好的農產品,畢竟我們要靠這些收入來支付田租、種子錢、肥料錢、農藥錢及生活開銷,農民押下去的是身家,每一次把種植的蔬菜耕鋤掉時,都是非常痛苦的選擇。當農民將蔬菜耕鋤掉時,以上述一般人的觀點來看也是種浪費的行為,為什麼農民不把這些菜送給弱勢,送給更需要的人,而是把這些菜浪費掉?為什麼農民要用這種反常識的行為傷害自己心血及收入?因為對於農民而言,這才是常識性行為,那些菜根本沒有價值,耕鋤只是為了讓損失降到最低。

你替這些殘貨找出路,那誰替農民找生路?

農業的生產,從採收後就是額外的成本支出,採收需要人工操作所以有人力成本,蔬菜要裝箱需要包裝成本,農從產品運輸到批發市場需要運輸成本,貨品到了集貨場及批發市場也有管理成本。就以菜王高麗菜為例,從產地開始收成到運輸至台北農產公司,一簍30公斤的採收成本大約是125元左右,也就是說,如果送到台北農產公司,一公斤拍賣不到4.2元的話,就連運銷的成本都拿不回來。

農業的生產,從採收後就是額外的成本支出,採收需要人工操作所以有人力成本,蔬菜要裝箱需要包裝成本,農從產品運輸到批發市場需要運輸成本,貨品到了集貨場及批發市場也有管理成本。(記者廖淑玲攝)

當農產品價格極低時,賣完一整箱蔬菜的錢可能都還無法補貼採收之後產生的成本,這時候虧損就比不採收還高,果菜市場站在幫助農民的角度上,為了不讓農民血本無歸,就必須要阻止賣不掉的狀況發生,避免農產品到貨量大,拍賣不出去而成為殘貨,就必須進行限制性調控減少農民供應到批發市場的數量,來降低農民損失。批發市場的優先任務是照顧農民,不是做慈善事業,不是要幫賣不出去的殘貨找出路,而是阻止因為供給量過高產生的殘貨發生。如果把供給量過高產生的殘貨狀況當做是日常處理的常態,將替這些殘貨找出路當成北農的業務,請問,誰來替農民找生路?

豐收是農民的惡夢,產地廢棄是不得不為之惡

如果以消費者的觀點來看,豐收是好事,因為過去幾千年來,農業一直面臨著供應不足的問題,需要把大量的人力投入農業以供應一般人需要的糧食,戰後台灣民眾也面臨米不夠吃必須吃番薯籤的情況,所以豐收是好事、是那個貧窮年代的經濟觀。但是現在的台灣身處富裕年代,問題不是沒錢而是財富分配不均,農業也已經沒有豐收是好事的觀念,台灣農業只有生產過剩的問題,例如稻米生產過剩,政府每年還必須拿200億出來補貼公糧收購。

市場供給大於需求是農業生產者的噩夢,供給過剩造成農產品價格下降,利潤也隨之下降,甚至投入的成本還無法回收。以目前農產運銷的角度來思考,根本沒有該如何減少浪費這個議題,而是該如何調節蔬果供需。一般沒有契約供應的農家在種植農作物時,並不會就未來一兩個月收成時的蔬菜需求情況來調整種植數量,也沒有人能精確預估未來市場的需求,當然是有多少地種多少東西。非設施的露天種植更受到氣候影響,這是因為調整農作物生長狀態並不容易,農家只能控制在一定的程度,而能生產多少農產品,要採收多少到行口、批發市場、代買等不同通路,則看採收時的價錢,價錢差的話,農民也只能棄收,耕掉重來。因此,當供給過剩的狀況產生時,批發市場會要求農會不要送菜來,農會就會通知農民不要送菜的連鎖狀況,限制出貨量才是對生產者的保障,因為農產品在產地廢棄,絕對比送到批發市場廢棄對農民造成的損失更少。

限制出貨量才是對生產者的保障,因為農產品在產地廢棄,絕對比送到批發市場廢棄對農民造成的損失更少。(本報資料照)

在目前這種過剩的農業生產體系之下,農家必須要用這種方式來求生存,每一個農民都會經歷過耕鋤、產生農產品的廢棄,如果不願意這樣,只能走不一樣的通路來突破,但這些迥異於傳統的通路在台灣大部分的農家都難以做到。產地廢棄的問題,也曾經在日本引起討論,日本農林水產省也曾經招募蔬果產地廢棄更好的解決方式,但最後也沒有任何更好的解決辦法。

農產品廢棄是每一個富裕國家都會面臨的問題,以常識來說,民眾當然會覺得不能浪費,但以農產運銷的角度來看,當供給過剩時,進行農產品產地廢棄、殘貨報廢,這些調控行為才是對農業生產者最有經濟效應的做法,沒有產量調控,一直維持供過於求的低價,對農民是最大的損傷。站在農產公司經營者的角度來看,首要任務是照顧農民以及吸引承銷人進場買菜,讓蔬菜能有好的價錢賣出,讓農民能賺錢維生,這才是照顧農民的方式。身為經營者,用公款以賤價購買殘貨,滿足了自己所認知的節儉不浪費行為,那麼,做為一位「專業」經理人,你用甚麼專業來照顧農民?

當經營者缺乏業內經營常識,反而用業外人的常識來經營時,這才真的反智的行為。

是說,大家也不要太苛求,畢竟人家都說了是來實習的,自己也很認真學習,應該多給她一點機會。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