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鐵道:經濟.政治.文學(下)

安地斯山風光明媚,然而,在鐵道開通之前,旅人只能依賴母騾穿梭山脈,崇山峻嶺,險象環生,加上日夜溫差大,難免有人不敵長途跋涉的勞累而橫屍荒野。鐵路是礦區最佳的運輸工具,也是偏鄉重要的客運工具,那諸多與經濟、政治、夢想、文學有關的記憶,也串聯在鐵道歷史扉頁中。

陳小雀 

安地斯山脈從北至南綿延而下,氣勢非凡,並蘊藏豐富礦產。自十九世紀末葉起,鐵路是礦區最佳的運輸工具,也是偏鄉重要的客運工具。不論是南北縱貫、抑或東西橫貫,一列列火車馳騁在海拔兩、三千多公尺高的高原上,儼然時光飛梭,將那諸多與經濟、政治、夢想、文學有關的記憶,串聯在鐵道歷史扉頁中。

從庫斯科(Cusco)發車,途經普諾(Puno),最後抵達阿雷基帕(Arequipa)的觀光火車,車箱內配有豪華餐廳、酒吧、交誼廳、臥鋪,堪稱祕魯境內最迷人的漫漫旅程,火車沿著安地斯山脈奔馳,窗外一幕幕美景飛逝而過,眺望無垠的天空與山巔白雪皚皚,偶遇駱馬、綿羊成群,乍見禿鷹盤旋,車窗外的壯闊宏偉地景,彷彿反映出旅人多愁善感的孤寂情緒,令人不由回味《老鷹之歌》的創作靈感。

從庫斯科發車,途經普諾,最後抵達阿雷基帕的觀光火車,堪稱祕魯境內最迷人的漫漫旅程。(anywhere.com)

安地斯山風光明媚,然而,在鐵道開通之前,旅人只能依賴母騾穿梭山脈,崇山峻嶺,險象環生,加上日夜溫差大,難免有人不敵長途跋涉的勞累而橫屍荒野。鐵道興建有其正面貢獻,尤其對旅客而言是既快速且安全的交通工具。在拉美眾多的鐵道中,以「橫貫安地斯山脈鐵道」(Ferrocarril Trasandino Los Andes-Mendoza)最為傳奇,那是一條往返於智利洛斯安地斯(Los Andes)與阿根廷緬多沙(Mendoza)之間的鐵道,總長248公里,於1910年正式營運,到了1984年吹起熄燈號。

「橫貫安地斯山脈鐵道」是一條往返於智利洛斯安地斯與阿根廷緬多沙之間的鐵道,總長248公里,於1910年正式營運,到了1984年吹起熄燈號。(http://culturademontania.org.ar/)

這條鐵道由胡安・克拉克(Juan Clark,1840-1907)與馬迪歐・克拉克(Mateo Clark,1843-1929)兩兄弟所計畫興建。兩兄弟的父親詹姆士・克拉克(James Clark,1802-1852)是蘇格蘭人,於1827年移居智利瓦爾帕萊索(Valparaíso),任職於斯威爾與派翠森(Swell & Patrickson)企業,後來被公司派到瓦斯科(Huasco)礦區工作,負責礦區軌道車興建計畫。詹姆士娶了一名阿根廷籍的寡婦,兩人共生了五個兒子。這一家人的際遇相當戲劇性,在詹姆士過世後,生活曾一度相當拮据,而五個兒子中有三個相繼英年早逝,後來,排行老二、老四的胡安與馬迪歐在1860年代合開公司而致富。

胡安・克拉克(左)與馬迪歐・克拉克(右)。(圖:網路)

在事業有成之後,克拉克兄弟投入音樂、電報、海運與鐵道等行業,並於1870年提出橫貫安地斯山脈的鐵道興建計畫。這項計畫在彼時相當大膽,克拉克兄弟除了必須遊說兩國政府及國會的支持之外,還得找大企業共同投資。起初,計畫進行不順利,工程艱巨,資金匱乏,兩國邊界畫分不清,以及兩國彼時紛擾的政治氛圍,諸多問題均不利工程進行。在克拉克兄弟的努力之下,阿根廷那端於1887年開始興建,智利則延至1889年才開始。胡安・克拉克於1907年過世,來不及看到鐵道開通,這項計畫更導致克拉克兄弟破產。1910年四月,「橫貫安地斯山脈鐵道」終於完工,並以紀念兩國獨立百年的名義,盛大舉行通車儀式,而克拉克兄弟贏得火車之友的美稱。

「橫貫安地斯山脈鐵道」依智利、阿根廷路段,分屬兩家私人企業經營。自營運以來,最初的二十年間獲利頗高,平均每年客運量逾十萬人、貨運量則有兩萬五千噸之多,而鐵道帶動沿線地區的經濟發展,同時促進人口成長。然而,好景不長,1930年代的經濟大恐慌重創營運;此外,1934年一場大雨沖毀阿根廷境內的路段,卻因缺乏資金修復而使整條鐵道中斷長達十年之久。兩國政府於1944年接管鐵道,並進行現代化工程,讓這條鐵道重新開通。不過,終究不敵經濟蕭條,客運部於1979年結束服務,貨運方面則勉強支撐,直到1984年正式劃下句點。

橫貫安地斯山脈鐵道工程艱巨,資金匱乏,兩國邊界畫分不清,以及兩國彼時紛擾的政治氛圍,諸多問題均不利工程進行。在克拉克兄弟的努力之下,阿根廷那端於1887年開始興建,智利則延至1889年才開始。(http://culturademontania.org.ar/)

如史詩般的建設工程,又戲劇化的結束營運,「橫貫安地斯山脈鐵道」對智利、阿根廷兩國的文學家而言,不僅是旅行記憶,尤其火車沿途經過變化多端的地景,藍天、白雪、峭壁、激流…… 啟發文人的開闊胸襟與敘事筆觸,其中包括1945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智利女詩人佳布蕾拉.密斯特拉(Gabriela Mistral,1889-1959)。

佳布蕾拉鍾愛搭乘「橫貫安地斯山脈鐵道」,而她也曾深愛一名鐵道雇員,她觀賞安地斯山脈的獨特方式,以及與鐵道的浪漫情懷,日後一一化為不朽詩作。正如她藉《死亡的十四行詩》(Los sonetos de la muerte)所抒發的情境:

人們將你置於冰寒的壁龕

而我卻有意將你引至謙卑且陽光普照的大地。

人們並不知我在大地沉睡

而我們就在同一個枕頭上入夢。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