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紐約地途》紐約客的第五個季節

紐約這個大城市的環境綠化做得太好,到處綠樹成蔭。要長年體驗這個城市的四季之美,代價就是許你一個第五季:過敏季節!

NYDECO

喜歡紐約一個非常大的因素就這個城市四季分明,春暖,夏艷,秋爽,冬寒,讓即使是每天走過的同一條街道,一年之中也會有四種不同景緻。這個冬天紐約沒有出現超低溫的日子,但卻冷得很久。四月初還下了一場少見的雪,中旬時溫度還有接近攝氏零度的低溫,因此四月底紐約市幾個櫻花季活動舉行時,其實離櫻花完全爆炸盛開的時間還差一個星期。終於五月初時櫻花都開了,進行了每年這時候的例行公事,選了一個星期天的大清早來羅斯福島賞櫻拍照,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就「熱淚盈眶」,心裡暗罵著「唉,該來的還是躲不掉!」我的過敏季節終於來了!

今年春天紐約回暖得晚,羅斯福島上的櫻花到五月初才完全盛開,同時也揭開過敏季節。(圖:作者提供)

其實季節變換的時間都有可能引發過敏,但對於許多居住在美國東北幾個州的民眾來說,每年四月到六月之間的花粉過敏是一年當中最惱人的季節。雖然說是「花粉熱」,真正造成過敏的原因不是春天盛開花朵的花粉,因為他們較少會隨風飄散,是依賴昆蟲來授粉的。會讓人過敏的花粉多半是來自樹木(櫸樹,橡樹,樺樹和楓樹等)、草和豚草類等植物,這些樹啊草啊在過了一個冬天之後,四月五月是「授粉季節」,一有風吹草動,無數的花粉便會四處飛揚飄散在空氣中。除非完全不出門,幾乎無法逃出各種花粉的侵襲。看看路邊停的車子,只要經過一個晚上就會有一層明顯黃綠的花粉,有些停了多天沒動的車子,累積的花粉甚至厚到可以用手指在上面寫字畫圖。想像這些花粉也同樣地被紐約客們吸進鼻腔,飄到眼睛內,過敏於是一發不可收拾。

每年四月到六月是紐約花粉最嚴重的期間。停靠路邊的車子都會蓋上一層厚厚的花粉。(圖:作者提供)

雖然一年四季都有不同花粉散佈在空氣中,但因為量沒有春天時候大,其他季節較少引發人體對花粉的免疫生理反應。一般這種對花粉過敏的徵狀是比較屬於上呼吸道的反應,也就是睡覺時會鼻塞導致輾轉難眠,醒來之後通常都是用連續打五六個噴嚏作為一天的開始。因為沒有睡好,眼神總會有幾許憔悴,一但走到戶外,跑進眼睛的花粉,讓人總覺得眼睛有異物感。眼淚流不停就算了,還會發癢到讓人想把雙手綁住才不會無法控制的去揉眼睛。這段時間地鐵上的紅眼族特別多。車廂上打噴嚏聲也此起彼落。

有數據指出,每年有差不多四五千萬美國人在這個時候飽受花粉過敏之苦。這對藥廠來說可是一個大好消息。要緩解這些過敏症狀,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到藥房買抗過敏藥。這些成藥的價格都比其他像是胃藥,感冒藥等貴得多。而且有趣的是,那些知名品牌的抗過敏藥比起相同成分沒有品牌(generic)的藥,有效的多,也因此定價更貴,平均一顆藥就要15-20台幣。這幾年過敏現象似乎越來越嚴重,大概是專門來順手牽羊偷知名抗過敏藥的事件越來越多,許多紐約市裡的開架式藥局特別在擺這些過敏藥的貨架裝上透明隔板並上鎖,如有需要必須請工作人員來為你開鎖取藥。

近年紐約客受花粉熱之苦越來越嚴重,知名品牌的抗過敏藥非常搶手。為了預防有有人偷竊,原本是開架式的藥房也都在抗過敏藥區裝上隔板並且上鎖。(圖:作者提供)

紐約的華人除了吃藥外,也相傳中醫的針灸對抗花粉過敏有不錯的效果。還聽說每年這個時候有做花粉過敏針灸的中醫診所都是幾個禮拜前就要預約。還有像是洗鼻器和一些號稱可以改善過敏症狀的健康食品也會在這個季節大做廣告。這些都算是過敏經濟吧。

在紐約也會常聽到一個說法,沒有對花粉過敏的人只是時間還沒到,在這裡待上四五年之後,過敏的徵狀便會逐漸浮現,就會被周遭已經痛苦很久的人展臂歡迎,終於加入過敏一族。所以這也是一種非正式的判定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成為紐約客的一個標準。但有醫師解釋,這種後來才慢慢有花粉熱的情況很多是因為環境的改變,讓體內原本在其他地方處於「休眠狀態」的免疫機制經過美東每年春天猛爆型植物授粉期的花粉攻擊之下所引發出來,只是每個人體質不停,引發的時間也會有所差別。

剛到紐約的人不一定會馬上感受到對花粉過敏之苦,通常要四五年後才會開始有反應。(圖:作者提供)

如果已經是對花粉過敏的人要預防發生可說是不可能,頂多只能減緩過敏引起的症狀如鼻塞,打噴嚏流鼻水,喉頭和眼睛癢。吃藥和針灸是最直接的辦法。台灣人早上出門上班要看空污指數會不會有紫爆的情況,紐約這裡的新聞氣象則是會告知當天各種花粉指數是否都是紅通通。雖然出外可以戴口罩,但在紐約多少還是會被其他人當成異類側目。能做的大概就是勤洗手還要避免去揉眼睛,回到家後最好能馬上梳洗換上居家服,因為一天在外後衣物頭髮皮膚等將會沾滿千千萬萬肉眼看不見的各種花粉(他們會黏在車上,當然更會附著在衣物上)。還有這也是家中冷氣換濾網的時候,避免已經飽和的濾網無法再擋住那些無所不在的花粉或其他懸浮粒子。

對花粉過敏的紐約客都要留意每天的花粉指數預報來決定出門前要不要吞一顆抗過敏藥。(圖:作者提供)

花粉熱不是什麼大疾病,一旦那些植物的授粉期結束,空氣中的花粉變少,過敏症狀也就會跟著消失。但這可能要花上一兩個月的時間。只能安慰自己,紐約這個大城市的環境綠化做得太好,到處綠樹成蔭。要長年體驗這個城市的四季之美,代價就是許你一個第五季:過敏季節!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