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多明尼加斷交省思:從新加坡外長是眼科醫生談起

台灣不缺外交專才,第一線外交人員多數兢兢業業,歷任外交部長為了鞏固邦交也費盡精力,這篇文章也不是要否定過去與現任外交部長的能力。但如果鞏固十幾、二十個邦交國始終是台灣外交戰略的重中之重,占據多數的資源與人力,當然會讓外交體系疲於奔命,卻又得不到民眾的支持。而且永遠陷入「兩岸與外交孰輕孰重」的挫折循環。但如果找得到一位不同背景、有能力的外交部長,會否對既有文官體系的制式思考帶來不同的衝擊,進而找出一條能夠獲得民意支持的外交新出路?

托克維爾

多明尼加「終究」選擇擁抱中國,77年歷史的台多邦交就此告終。這不是一場太令人意外的結局,早有跡象可尋,民進黨政府的國安外交單位窮盡洪荒之力也難以挽回,前線駐館大使用「暴瘦」和半夜致電台北高層哭訴聊表盡忠職守之情;外交部長只能將矛頭指向北京,說「都是阿共仔的陽謀」;國民黨政府執政時期的外交官落井下石,批判多國早就貪婪無恥、食髓知味;在野黨立委見機不可失,再次無限上綱「九二共識」、「兩岸政策高於外交政策」那套讓國民黨失去執政權的陳腔濫調;而包括藝人吳鳳在內的廣大的台灣民眾,依然不清楚這齣外交鬧劇的內幕,只能說些「邦交國都在等台灣發高薪」、「怎不將十億美金悍馬車的錢省下來給孩童營養午餐」等偏狹謬論。

其實這也不能怪台灣民眾對「維繫邦交有多重要」這項命題充滿無力感與無知感,邦交國在多數台灣民眾與網民心中的印象究竟如何,大概也不需要民意調查數字來佐證。關鍵在於,從過去到現在,台灣政府與領導人是否有系統地、清楚地、持續地向人民說明台灣的外交戰略為何?以致於多數民眾關心自己荷包大於理解台灣對國際社會應該扮演的建設性角色為何。

民進黨重新執政兩年,接連斷了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和多明尼加,剩下的19個邦交國裡,勢必有幾國也蠢蠢欲動,或想要藉機獅子大開口。可以確認的是,這會是尾大不掉的問題,對蔡政府拼外交絕對是負面衝擊。如果民心已是如此,蔡政府又不能不盡力鞏固剩餘邦交,那究竟該怎麼做?

多明尼加「終究」選擇擁抱中國,77年歷史的台多邦交就此告終。(本報資料照)

筆者認為,現在是民進黨政府嚴肅進行台灣外交戰略「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時刻,它涉及對民眾理解外交戰略的再強化、對外交團隊的再教育、對台灣國際品牌的再重塑、對如何將外交戰略與台灣整體發展銜接,以及最重要的是,國家領導人必須提出新的願景。而新加坡的經驗,或許可以作為蔡政府參考。

2015年10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任命原「環境暨水資源部」部長維文博士(Dr Vivian Balakrishnan)接任外交部長一職。新加坡是內閣制體制,維文自2001年擔任國會議員,也數度在內閣職位歷練,如此政治任命並不足為奇,外交文官體系也習以為常。但特別的是,維文的背景是眼科醫生,父親是印度裔,母親是華裔,他接任外長後同時又兼任新加坡「智慧國家專案」(Smart Nation Project)主席,長期投注在環保、能源、氣候變遷與科技轉型領域。由這樣一位具備多元化領域專業的人才接掌新加坡的外交工作,傳達著重要的符號。

「智慧國家專案」是李顯龍於2014年揭櫫的重大國家政策,主要是希望藉此新加坡在國際經貿與外資重鎮的優勢,引領國家朝向人工智慧(AI)、機器人(Robot)、自動駕駛(Auto-drive)、物聯網(IOT)、大數據(Big data)、金融科技(FinTech)、虛擬(VR)和擴增(AR)實境等先進科技產業發展。維文接任外長這兩年半來,經常在國際場合用流利和淺顯易懂的英文,說明新加坡雖然是彈丸之地,卻如何在求生存、求發展的動能驅動下,積極與全世界接軌,同時優化國內創業與投資環境。

2015年10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任命原「環境暨水資源部」部長維文博士接任外交部長一職。(www.todayonline.com/)

在三月份新加坡舉行的「亞洲物聯網大會」(IOT Asia)時,維文再次宣示星國政府要成為「最聰明的買家」。他強調星國政府不該僅僅設置五花八門的補助款或資金方案,更聰明的作法是將直接開出需求清單,如果任何人有讓民眾生活更美好的想法、產品、服務,政府都敞開大門歡迎優秀的國際創業家來新加坡落地,到此驗證、測試、展示他們的解決方案。這個機會更可為創業家們帶來「我的產品已獲新加坡政府採用」的品質背書,接而進軍更廣大的國際市場。維文舉例,星國政府會與產業對話,徵求各界對水資源、綠色能源和網路安全的新解決方案?星國政府除了採購,還會提供各位機會和資源,讓國內外新創團隊來新加坡研發新技術的概念驗證和原型,一旦證實奏效,星國政府或是創投就下單。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幾年前就為金融科技企業開闢「監管沙盒」(regulatory sandbox),為創業家提供友善便利的環境,不必申請執照或許可證就能測試新想法,到新加坡自由創業,各展實力攻佔市場。維文為新加坡勾勒數位革命下政府角色的聚焦藍圖,包括:建立基礎建設、增強能力、專注研發、政策創新,以及建構有利的環境,鼓勵新創企業或有瘋狂想法的人實現其夢想。

此外,新加坡「國家研究基金會」(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NRF)也啟動新方案,帶動大型本地企業審視其產業專業領域,積極搜尋所在產業相關來自小型新創公司的新技術。NRF提供基金激勵大型企業與新創公司之間互動銜接建立合作關係,帶動既存的熟齡產業與年輕新創公司成為合作夥伴。

在「智慧國家」的施政主軸帶動下,新加坡近年來新創產業蓬勃發展,創投天使基金也投資具潛力的「新獨角獸」,造就星國在亞洲新創版圖中的領先地位。

三月份新加坡舉行的「亞洲物聯網大會」時,維文再次宣示星國政府要成為「最聰明的買家」。(OpenGovAsia)

如果將上述的國家對外發展戰略放在台灣,大概是國發會主委或是經濟部長的業務,絕對輪不到外交部長來詮釋,但新加坡卻可以。原因很簡單,就是星國將經貿與外交合而為一,因此李顯龍大膽找來一位非典型的人才擔任外長一職。

台灣不缺外交專才,第一線外交人員多數兢兢業業,歷任外交部長為了鞏固邦交也費盡精力,這篇文章也不是要否定過去與現任外交部長的能力。但如果鞏固十幾、二十個邦交國始終是台灣外交戰略的重中之重,占據多數的資源與人力,當然會讓外交體系疲於奔命,卻又得不到民眾的支持。而且永遠陷入「兩岸與外交孰輕孰重」的挫折循環。但如果找得到一位不同背景、有能力的外交部長,會否對既有文官體系的制式思考帶來不同的衝擊,進而找出一條能夠獲得民意支持的外交新出路?這或許是蔡政府未來可以思考的方向。

如果新加坡將打造一個「智慧國家」當作外交戰略的首要目標,而且任命一位具備此一願景的外長來向國際行銷,台灣為何不能也嚐試採取此一模式?蔡英文總統提出的「五加二」產業施政願景也具有前瞻性,但外交部門是否清楚這是首要國家戰略,進而全力形塑台灣國際新品牌?當韓國、澳洲等許多國家都將外交與經貿部門合而為一,台灣的外交何以仍多流於對抗中國「金錢外交」的單打獨鬥?

台灣具有民主、科技、經貿、創意與人才等「軟實力」優勢,面對維持邦交與拓展非邦交關係之間的拉鋸,蔡政府需要的是觀念、用人與戰略的大轉變。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