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恐懼鳥》約炮約出禍系列:同志殺手 Grindr Killer

對於警方面對政治運動的表現可以很具爭議,但如果連最基本的殺人查案都不辦,你那個象徵權威的徽章便除了金屬原子外便什麼也沒有剩。這不只是同志的問題,即使發生在其他少數群體,例如有色人種和性工作者,也是絕不容許。

恐懼鳥

如果要列舉現今網絡帶給人類三大好處,一定離不開「線上購物」、「線上影片」和最重要的「線上約炮」。隨著手機應用程式開發一日千里,各式各樣的約炮APP(藝名:交友APP)像雨後春筍般冒出,有直的、有甲甲的、有拉拉的。

但其實無論是那一種性傾向平台,對話模式都大同小異(有拉拉熟友看完文章後,表示想更正她們熱衷於交友多於約炮)︰"Hello/Hi"、"Face Pic/More Pic?"、"Look For?/Fun Now?"、"Have Place/No Place"、"How Old/How Big?"以上連篇累冊的問題講到底為了保障雙方性福,避免貨不對板或含淚入閘的情況出現,但你曾否察覺到自己忘記問一條很重要的問題,一條關乎整晚會否嗨到上天堂的問題

"R u serial killer? (你是否連環殺手?)"

令人震怒的警方調查

想像一下,如果同一地點在短時間內發現多具屍體,而這些屍體無論外貌、高度、生活背景都非常近似,而警方都已經掌握這些資訊。試問為何當地整個警察局沒有任何一人猜想一名連環殺人犯正在他們的地頭肆虐?

但這正是發生在倫敦巴金的情況。

在2014至2015年,巴金聖瑪格麗特教堂的墳場先後發現三具年輕男子屍體,當中兩具更是由同一名帶狗散步的太太發現(可憐的婦人)。以下是警方初時已經象握到的資訊︰

(1)Gabriel Kovari ︰來自斯洛伐克的22歲男子,移民到倫敦希望展開新生活。被發現時,屍體戴著太陽眼鏡,所有行李背包也完整無缺地放在旁邊

(2)Daniel Whitworth︰21歲的熱血廚師,同事男友都稱讚他陽光積極。屍體旁邊有封自殺遺書條寫著第一名死者(Kovari)是他誤殺,並特別註明"不要怪責前一晚和我約會的男人"

(3)Jack Taylor︰25歲的唧車司機,死者姐姐Donna稱讚他為人活潑、關愛和受朋友歡迎

三名死者由家人和朋友證實男同志的身份,而且均死於藥物過量,一種名為GBH(中文叫G水)的迷姦水,部份同志卻常用作催情水。然而三名死者的朋友,那種最污穢的性事也會告知的朋友,都異口同聲說死者沒有濫用藥物的習慣,甚至連酒也不喝,Taylor更是反毒堅持者。他們完全不能接受警方聲稱自殺或濫藥這說法。

(好吧,接下來你們將會見識到警方惰性的可怕。)

那些不接受警方說法的家屬朋友可不是說說就算,他們真的親自去查找案件可疑的地方,而且找出來的疑點可是說服力十足。

首先是Kovari的前男友John Pape,John翻查Kovari的Facebook,發現他死前和一名叫Jon Luck的男網友在線上有很多親密互動。於是乎John私訊Jon Luck詢問,Jon承認他曾經和Kovari上床,而Kovari死前一晚和一名叫Dan的男孩參加同志群交派對,但明瞭Kovari為人的John拒絕相信,甚至覺得這名男子很可疑。

再者John找到在案發前兩個月,在相同墳場也有一名叫Anthony Walgate的23歲男妓被一名男子發現濫藥昏迷,送往醫院後證實死亡。John認為兩宗案件有關聯,希望警方調查Jon Luck和那名發現Anthony的男子。然而警方卻一下把John拒之門外,堅稱案件已經完結。即使John找來媒體施壓,警方連在網上查找一下Jon Luck是誰也沒有。

否則他們會立即拘捕到兇手,之後兩人也不用枉死。

接著是死者Whitworth的繼母。Whitworth被發現當日,警方便找上Whitworth的繼母,告知他兒子濫藥死了,並遞上紙條要她確定字跡。繼母當時說不確定,警方卻在文件填上"確定",把案件強行結束。

後來生父找來第三方人士為Whitworth驗屍,發現手臂有瘀傷,並且追問警方遺書上"不要怪責前一晚和我約會的男人" 那男人究竟是誰?警方也沒有任何回應,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嘗試找過。

否則他們又會迅速找到兇手。

同樣情況也發生在Taylor的姐姐Donna身上。警方一開始便威逼利誘說服她弟弟死於濫藥,即使Donna把先前三宗兇案的資料放在他們面前,那些警察仍然睜大眼睛說這沒有連環殺人犯這回烏事。後來一名警察終於稍微屈服,讓Donna看發現屍體位置的閉路電視拍下的影像,清楚看到Taylor死前一刻並不是獨自走入墳地,而是有一名陌生男人陪伴他。

火大的Donna立即破口大罵警方為何不找那個男人出來,或者把影像公布,還敢再說我弟弟死於自殺?在場的警方沒法正面回應,卻堅持不公開影像。最後Donna找來一名高級警官向他們施壓,幾經爭吵後地方警察才同意把影像在各大新聞公布。
不足兩天,兇手便被緝拿歸案。

冷笑哈。

Stephen Port(圖:網路)

兇手的名稱叫Stephen Port,41歲的男同志。他亦是叫救護車送走Anthony的男人、Kovari的線上好友Jon Luck、捏造Whitworth遺書的人,當然也是殺死四名男孩的兇手。

表面上,Stephen Port是一名廚師,平日喜歡收集模型和到學障中心做義工,但暗地裡Port卻有不為人知的癖好。Port偏好的類型是Twink(20多歲的瘦削男子),喜歡Twink不是問題,甚至喜歡昏迷沈睡的Twink也不是問題,但喜歡把非自願的Twink強行灌藥再強姦至死就是問題。

Stephen Port常常使用男同志APP結識受害男孩。由於他主要使用男同志交友APP Grindr結識受害人,所以又被媒體稱為「Grindr Killer」。他首先用各種方法誘騙男孩上家,例如男妓Anthony便是給錢,流浪異鄉的Kovari便提供宿舍。Port之後再用各種途徑讓對方吞下G水,例如加入酒精飲料裡,又或混入肛交用的潤滑劑裡。最後棄屍在家旁的墳場,換句話說,兇手其實一直離警方只有寸步之遙。

犯罪手法那部份可不是警方和傳媒的片面之言。雖然Stephen至今未完全承認,但原來除了那四名男孩外,Port還迷姦過不少男孩。那些男孩起初不敢走出來,又或投訴被警方忽視,現在他們終於站出來,印證Port的犯罪手法,受害人都是非自願吸毒的。警方也從Port的電腦找到大量迷姦男孩的影片(有自製也有片子),凸顯出他的性癖好。最後那17名一直怠慢案件的警察也面臨紀律處分,總算還四名受害男孩一個清白。

但由第二個角度看,其實所有懲罰都頗於事無補

花盆裡的同志

不要以為倫敦的個案只屬特例,大海另一端也有一名近似的連環殺手在今年被捕。

2018年2月8日,大批多倫多警察來到一棟綠草如茵、鮮花處處的花庫幫十名同志 “Come Out”。較露骨的說法是,把他們肢離破碎的屍體從一盆盆花卉中掘起來。

兇手的名稱叫Bruce McArthur,一名67歲的園藝師。在80年代和一名女子結婚,生了一兒一女,後來更成為公公爺爺。但在90年代因為財政問題和妻子疏遠,繼而分居,Bruce亦自那時開始活躍於多倫多同志社區。街坊朋友一向以友善形容Bruce(呃這幾乎是殺人犯的特徵),因為除了園藝工作外,他近年每逢聖誕也會到商場扮演聖誕老人。

Bruce McArthur(圖:網路)

即使你在同志交友軟件/網站,尋找Bruce的個人檔案時,也不會看出端倪︰「純粹在這裡逛逛,有緣便結識新朋友。 我自己經營一間園林綠化公司,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很忙碌。 初次見面時我可能有點害羞,但我的心可是最熱情最浪漫。 我喜歡烹飪和吃東西。 外面很多樣子可口的男人但可惜都離我很遙遠。 如果有興趣的朋友就寄電郵到我的hotmail silverfoxx51。另外如果你沒有有個人照片我可能不會感興趣,no pic no chat。」

天曉得我們如何能猜到這就是連環殺手的交友簡介?

與Stephen Port相似,Bruce McArthur利用社會大眾心理的缺陷,專門狩獵一些死了也沒有什麼人留意的同志族群︰深櫃、不活躍分子、男妓、難民。以其中一個手下亡魂為例,Abdulbasir Faizi是一名來自阿富汗的已婚深櫃同志。起初失蹤時,他的穆斯林妻子和家人都擔心不已。

但當他們打開Faizi的電腦,發現裡頭不單止一堆同志澡堂優惠劵,還是白髮同志交友網「SliverDaddies」和「Bear411」的活躍會員時,眾人便有默契地關上電腦。「噢,他可能拋下他兩個女兒,開展他的第二人生。」然後無論是他的妻子、家人抑或警察,再沒有怎樣積極尋找Faizi的下落。他的妻子甚至乾淨俐落地簽下離婚書走人。

另一名40歲的受害人Dean Lisowick,也因為不信任人,長期過著形單影隻的同志生活,直到他的屍體被警方從花卉挖起時,都沒有人匯報過他的失蹤。

警方起初搜查Bruce的花庫時,手頭上清單只有五名懷疑受害人,然而他們從花卉出來時,手裡卻至少有十具屍體,甚至還未知那些已賣出花卉的情況(這在社區爆發起一陣小恐慌)。另一方面,犯罪心理學家也認為Bruce這類型「心理變態+虐待狂」殺手甚少等到白髮銀絲才殺人,有理由相信他多年來利用這"社會間隙"殺害了不少男同志。

諷刺的是,Bruce被捕的原因是他違反了自己的殺手模式。

他殺了一名同志紅人。

Andrew Kinsman算得上人們口中的"成功同志"。49歲仍然有一副健碩的身材。他不單止活躍於多倫多同志村,也是同志運動的積極搞手,再加上酒保這一份職業讓他四海之內皆兄弟。所以你想像到當他失蹤時,在同志社區引起何等大的迴響,幾乎警察和親朋好友們馬上連群結隊四出搜索他的蹤影。

Andrew Kinsman(圖:網路)

「他永遠不會離開他的貓。他永遠不會推卸自己的職責。他是一名主管。所以當他週三沒有把垃圾拿出來,我便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其中一個親友說。

於是不夠一年,警方便迅速從朋友口中得知近來和他發生過性關係的男人,然而順藤摸瓜抓到一直逍遙法外的連環殺手Bruce McArthur。

可能不是太多人接受到,但有時候你的屍首有多快被警方找到,都頗取決於你的生活模式

我約了一個朋友看Netflix,你明白嗎?

我寫這篇Grindr Killer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我當初看到Stephen Port一案,實在感到怒火中燒。如果有留意開我文章的朋友,應該察覺到我很憎恨"褻職"的行為(或者再退一步,我很看重一個人是否自愛/自我尊重)。

你說警隊面對政治運動的表現可以很具爭議,但如果最基本的殺人查案都不做,你那個象徵權威的徽章便除了金屬原子外便什麼也沒有剩。這不只是同志的問題,即使發生在其他少數群體,例如有色人種和性工作者,也是絕不容許。

至於另一個原因就比較和大家有關係,就是約炮的危險性。不論直或彎,其實網上約炮都不免涉及「跟一個陌生人去一個陌生地方,然後脫光光毫無防備」(我知還有很多玩法,但先不要執著)。這中間可以發生很多很危險的事,我今次例舉了最極端的殺人犯做例子,但其實迷姦、搶劫等犯罪也很常見。

所以發生過數宗與約炮有關的兇案後,各大交友軟件都曾經發出通告,鼓勵各位讓家人朋友知道你的行蹤。我明白要開口和家人說「喂!我今晚約了個17cm的小鮮肉打炮。放心啦,他會帶套的。」的確很困難,但你可以用較婉轉的方式表達,例如「我今晚約了一個朋友去他黃大仙的家看Netflix,我會11點前回家。」另外你也能與好兄弟/好姐妹事前分享約炮對象的相片,讓他們大約知道你和什麼人混在一起。畢竟這不單止保障自己的安全

都方便了死後忙著找你屍體的警察和朋友。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恐懼鳥 約炮約出禍系列:同志殺手 Grindr Killer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