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不是生產什麼會賺錢,而是怎麼生產會賺錢:從農產運銷到農業供應鏈整合

農業要發展,不是靠著整天訴說悲情的老窮苦,而是要面對競爭。有些文青整天嚷嚷大農欺負小農,這一套一講幾十年,除了製造對立之外,什麼都沒改變。

Lin bay 好油

今年在日本食品展的韓國區看到這張海報,覺得很棒,就順手把這張海報拍下來。這張照片的特別之處為何?屬於食品跟水產品的領域就不贅述了,這張海報上,人氣蔬菜排行前三名分別是彩椒、番茄、奇異果。

這張海報上,人氣蔬菜排行前三名分別是彩椒、番茄、奇異果。(圖:作者提供)

韓國出口奇異果到日本?這點對很多人來講就很稀奇了,但既然日本市場有奇異果的需求,而韓國氣候本來就適合種植奇異果,再加上與日本距離的優勢,韓國輸出到日本的奇異果,不到三年的時間就從0變成一千多噸。

從事農業就和經營企業一樣,目標很簡單,不是現在要賺錢就是以後能賺錢,種植賣不出去的東西然後靠政府補貼或收購,算得上正常的產業嗎?好的農產業不只能賺錢,還能提供工作機會,所以農村發展需要的是農業相關的工作機會,而不是靠觀光、說故事、擺攤位就能維持。

找到市場才生產

過去筆者多次強調,農業的發展應該要先有針對的目標,要先想到賣給誰,再來生產,而不是生產之後煩惱該怎麼賣。沒有明確的商業目標,只會空泛地提到以提升競爭力為核心,創新經營模式促進產業轉型升級云云,這都只是拿計畫時寫的幹話,對於產業一點幫助都沒有,可笑的是,這些幹話最後都成為政治人物常拿來畫大餅的內容。

要有目標,就應該先有產業情報的蒐集,並評估可能產生的困難與需要解決的問題。韓國輸出到日本的彩椒就是一個漂亮的農業需求發展案例。日本也生產彩椒,但國內市場對彩椒的需求遠大於生產,韓國利用情報蒐集,詳細分析輸出彩椒到日本的優勢與弱勢(Merit and Demerit),經過評估後,產業認為有機會,便開始投入資源,整合產地生產,最後日本的國產青椒、彩椒產業就被同緯度的韓國吃掉大部分的市場。

這種模式台灣過去也曾有過。台灣輸日的美生菜也是以日本的需求為目標,因為日本冬季無法生產美生菜,但台灣生產的規格又不符合日本小顆的鮮食需求,因此將目標放在日本加工截切生菜的需求,當初也面對不少困難,包括生產技術、設備、標準化、穩定化等,甚至還遇到日本人不願意賣預冷設備給台灣的問題,但在農業試驗改良機關的協助下,一一克服困難,也發展出現在麥寮地區冬季美生菜輸日的產業,也因此,麥寮地區種植美生菜就是穩定的收入模式,而沒有菜土菜金的情況。相較於國內現在的補貼作為,過去的農業主管更有宏觀思維及細部執行的配合來提升產業,而不是整天搞一些很奇怪的曝光。

農業供應鏈的整合

韓國不只是針對目標生產,更有價值鏈的整合,來看看農產供應鏈:

農產供應鏈。(圖:作者提供)

台灣並沒有農產供應鏈的概念,還停留在農產運銷的領域,但以現在的發展來看,農產運銷是不夠的,因為銷售及生產方式的多元化,已不單是農產運銷的領域,就像現在講的農業冷鏈物流,在台灣就屬於農不管、經濟部也不管的無主管地帶。

韓國很清楚供應鏈的重要,所以將重點放在供應鏈的整合,生產和採後部分結合形成一個集團,由一家貿易公司Nong San來做控管,整合南韓中部各地區19個彩椒產銷班及上百位合作合作農民,種植品種由總公司掌控,農民隨時回報目前生產狀況及預估供應量等,物流端由公司派出冷藏車到各農戶收集彩椒,再運到地區集貨場進行分級、包裝,出貨。所謂的分級不是單純大小分級這麼簡單,還包含了光波跟影像選別,將果實依照果型、色澤、Brix進行分級,確保產品的品質。最後的產品,特級的彩椒出口日本,優級品則銷售國內超市通路,良級品則送批發市場販售。

在Nong San 公司的領導之下,韓國的彩椒不只攻下日本這個市場,更直接改善了韓國國內彩椒的供應,這種「先國外再國內」的模式,才能改善本來難以改變的國內市場,正如台灣的美生菜一樣,生產的合作社為了符合國外的嚴格要求,取得Global. G.A.P與麥當勞內部的MGAP,供穩外國市場,當本土品牌餐廳也開始對於農產品的規格跟安全有要求時,價格就不再是唯一考量,便能供應國內廠商,許多的農產業都是透過外銷來提升。

韓國的彩椒不只攻下日本這個市場,更直接改善了韓國國內彩椒的供應。(http://kfoodinus.com)

Nong San公司外銷日本的產值不斷成長到2017年的8,900萬美金,加上國內大約有1.8億美金的產值,這些都是旗下19個產銷班、上百位農民合作的成績。

如果沒有Nong San公司的整合,這上百位農民可能也在韓國傳統結構產銷結構下過著菜土菜金的生活,但透過農企業的合作方式,不只提高農民的收入,更創造出一個新的市場,連帶整體產業都跟著提升。

農業要發展,不是靠著整天訴說悲情的老窮苦,而是要面對競爭。有些文青整天嚷嚷大農欺負小農,這一套一講幾十年,除了製造對立之外,什麼都沒改變。再者,什麼叫小?什麼叫大?種兩分地溫室番茄的農民,收入比種一公頃稻米的農民還高,請問誰是小農?誰是大農?

中部某個合作社,在三十年前也只是個體農民,但三十年後卻是僱工70多人的產運銷合作社,能在農村雇用70多人,提供這麼多工作機會,這才是對農村真正最大的幫助。就像上述美生菜外銷的例子,也是從一個小的產銷班不斷的努力,變成現在擁有先進設備的合作社,能生產符合外銷規格的產品。

許多小型的生產者面對最大問題不是土地的面積,因為相較於外來客,原鄉人要租到土地不是太困難的事,最困難的是農產品銷售及生產人力短缺的問題,只懂前端生產是沒辦法有競爭力的,要生存進而茁壯需要的是整合。由農民負責前端生產再與後端的運銷端合作,才有競爭力。但在這些文青眼裡,根本沒有整合的概念,只會不斷說大農欺負小農、農企業壓迫農民,其實也不意外,畢竟這些人從來沒開過公司,也沒聘過幾個人,當不用負擔員工生計時,講起鬼話來都特別流利。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