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切洋蔥會流淚,但賣洋蔥不用賣眼淚

這樣看來,販賣悲情還真是一門好生意!

Lin bay 好油

因為洋蔥崩盤,這幾天有許多中部盤商倒洋蔥任民眾拿取,有些人覺得很可惜,也有人問,既然沒有價值,為什麼不在田裡面耕掉,還要多花一筆採收費呢?這是因為中部產地和屏東產地不同,中部的農民是採水稻與轉作輪作的方式,如果今天洋蔥沒有收掉,就沒辦法直接轉種水稻,而洋蔥在田裡面腐爛會影響水稻生長,所以至少要先收掉才能種,契作的盤商就一樣要花這筆錢,不然農民沒辦法種水稻。

農業不是只有一般人刻板印象中盤商欺負農民的狀況,農民與盤商之間是一種合作共生的關係,有壞的盤商,當然也會有好的盤商,一如有善待員工的好公司,也有一堆把員工當奴才的公司。

盤商講信用,就算現在農產品價格不好,與農民約定契收就是要收,收了賣不掉,冰庫也冰不下,就拿來分享給民眾,做生意有賺有賠,價格好就是有菜蟲、價格差就是盤商不收,真的只有這麼簡單的二分法嗎?農業生產、產運銷之間的關係從來就不是那麼簡單,但執政者和媒體都喜歡用標籤化來腦補。

這些人看不到運銷端協助銷售農產品的努力,也看不到農產品採收後的預冷、冰庫、倉儲、包裝等設備和管理技術的投資,遇到價格好的時候還要把人家打成菜蟲,例如,前年以10萬元交保,被打成菜蟲的紅蘿蔔盤商最後雖然不起訴,但人家只是一個穩定洗紅蘿蔔的小盤商,卻成為文青執政者拿來向社會交代的祭品。而那些做出這種事的官員還穩坐高位,這也難怪農業如此苦情跟悲哀。既然農業在一般民眾的印象中是悲情,利用悲情炒作從中獲利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數。

盤商講信用,就算現在農產品價格不好,與農民約定契收就是要收,收了賣不掉,冰庫也冰不下,就拿來分享給民眾。(記者劉曉欣攝)

不符合事實的媒體宣傳

這幾天有個「有機蔥農洋蔥」賣不出去」的新聞宣傳,希望各界能響應跟農民買洋蔥,好幾個媒體跟著轉載,呼籲大家幫幫悲情的農友,看到這些新聞我就覺得很好笑,難道媒體真的都沒有分辨事實的能力嗎?連內容的真實性都無法判斷就要上版面,還是只要是盤商剝削就是點閱保證呢?就連一些知名的網紅都在分享,或許看風向在哪,就跟著跑是最萬無一失的,也或許當個慈悲的施捨者有助於增加自己的道德光環。

那麼,這個宣傳有那些問題呢?讓我們來看看報導裡頭的內容:

4000公斤的有機墾丁洋蔥,租不到冷藏設備,沒有你的幫忙,4月底雨季到,即將發芽作廢... 陳清圳說,洪輝祥本來在高中教書,後來感嘆環境議題太多,毅然辭掉教職,全力投入環境保護,後來更籌設「綠農的家」,協助當地農友友善土地,推動無毒耕作。現在農友近5000袋洋蔥推放著,洪老師努力幫忙銷售,只賣了1000袋,還有4000袋急如燃眉,眼看梅雨季節即將到來,小農又不願意賤價賣給盤商,一年的心血總不能白白的糟蹋。

到底是4000公斤還是4000袋?內容牛頭不對馬嘴,記者聽完不會覺得很混淆嗎?至於所謂的有機洋蔥更是有趣,有機必須要經過驗證才能掛上有機標章,不是自己嘴巴嚷嚷就算。會走向認證有機,就是因為太多根本不是有機的阿貓阿狗都宣稱自己的產品是有機,只有用認證的方式才能保護真正從事有機耕作的農民。

有人會說有機認證很貴,小農做不起,但現在有機驗證申請政府都有補助,拿到有機認證之後也同樣有生產補助,做有機補的更多,哪來花不起的問題,只有不願意和取巧的問題。

那報導裡頭的洋蔥到底是不是有機?根據它們自己提供的資料就講得很清楚:是友善土地,無毒耕作。而且洪輝祥根本不是小農,這些洋蔥是農民蔡さん所有,洪先生只是幫忙賣,這個蔡さん是不是和洪先生一起開公司的蔡さん?要追下去也不是甚麼難事,整個看起來倒是很像用幫助小農的名義在賣自己公司的貨。至於事實是甚麼?我想洪輝祥先生會比較清楚。

而「政府補助的冷凍櫃全部被盤商控制,小農根本無法冷藏」這段也大有問題。

政府為什麼會補助冷凍櫃?這幾年農糧署補助的對象一定要有法人實體,符合法人實體又是農業領域的就是合作社,所以政府補貼的是運產銷合作社,那些冷凍庫雖然領有補助,但就是這些合作社的財產,當然要先提供給合作社社員使用,沒有義務給其他不是社員的人使用,冷藏庫明明是自己的,又怎麼有控制的問題?還是合作社要被非社員的農民剝奪冰庫,自己的冰庫不能冰自己的洋蔥,才是公平正義?

冷凍庫雖然領有補助,但這是合作社財產,當然要先提供給合作社社員使用,沒有義務給其他不是社員的人使用。(作者提供)

此外,5000多袋號稱「有機」的洋蔥,一袋以500元的價格販售,運費還要外加,如果這5000多袋全賣光,就大概有250萬元左右的收入,生產五千袋的洋蔥,以今年的產量,1.2公頃一定產得出來,既然號稱「有機」,那產量抓七成好了,大概1.7公頃就能產出。一分地成本約3萬,付50萬最後可以賣到250萬,這比當北農的總經理還好賺。大部分的民眾支持環境永續的農業,但支持環境永續不代表要被當成盤子敲吧?

我見識過很多厲害的有機農戶,他們讓我敬佩之處在於他們在專業上的付出與努力,有機耕作的確比慣行更辛苦,但它們的專業也得到消費者的支持跟認同。只是,常常看到販賣悲情,號稱「有機」的農戶,永遠都需要社會的幫助與支持,情況真有那麼慘嗎?

販賣悲情,專業在哪?

「一天1ppm,一年365ppm!」如果大家google「南部開講 洪輝祥」,就可以看到一堆洪先生的影片。洪先生是《南部開講》的常客,與其說是小農,倒更像是名嘴。在104年6月12日當天,在討論益收生長素的節目中,更講出了「每天1ppm,累積一年有365ppm」這句名言,洪先生可能不知道生物體有代謝功能吧?

友善環境的農產品是個人的選擇,不代表消費者一定要買單,國際間一般消費者對於該類產品願意付出的價格大約是一般農產品的1.3-1.5倍,當洪先生想要賣一般價格三倍以上的價錢,但消費者不買單時,就說政府的農業政策腦性麻痺,把產銷失衡的問題推給政府,我倒覺得這是洪先生的悲情行銷導致的自我腦性麻痺,既然知道冷藏庫重要有可能租不到,那為什麼不準備?還是所有人都必須配合你,不配合你就是壟斷、就是壓榨?當人家努力在經營通路,面對通路的刁難時,你又做了什麼?

以全聯為例,這家通路非常開放,因為市場需求也喜歡和小農合作,沒有壟斷的問題,但試問洪先生有能力配合全聯的供應嗎?是說,有這種毛利十幾倍的賺法,當然不需要常規經營來賺取那麼低的利潤。而既然要提碳排放,屏東沒有聽聞有倒洋蔥的新聞,中部卻有一大堆,若真要減碳,當然更要買中部的洋蔥,碳排放量一定比買屏東貨還低。

不只有洪先生這樣,許多販賣悲情的電商也是一樣的模式,提供的從來就不是讓消費者滿意的產品或服務,而是不斷地投放廣告訴說悲情,再從中獲利,有個臉書常常跳出廣告的生鮮電商,不就是如此嗎?許多從事有機生產的農民一旦東西賣不出去,就開始怪政府不支持、或是詆毀一般農產品很毒、通路不友善等各種理由,但從來不去思考自己的產品到底具不具商業價值,為什麼平平是有機,人家卻能獲利,而你只能哭天喊地。

社會上各行各業在經營上都必須要自負盈虧、對自己負責,這是做生意的人應該要有的自覺,我近期農產品外銷也出現不少的虧損,但這是自己專業判斷不足的問題,難道我也要出來罵政府,說都是政府害我虧損嗎?還是要怪外國,都是越南競爭力太強的原因嗎?

這幾十年來農業不斷在進步,設備、技術、通路等各因素的累積讓農業門檻越來越高,不思考如何經營的人當然難以競爭,要幫助小型個別農民,就是要組織它們,提供後勤形成一個專業的供應鏈,還是說,在面對別人越來越強大的競爭力的同時,只要每年上演販賣同情的戲碼,幫一兩個農民賺取暴利就好?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