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走過歷史轉折的「桂園時代」:貴族出身的民主主義者西園寺公望 (上)

1906年,第一次西園寺內閣成立,各界對這位能夠拋棄元老恩怨包袱,又傾心自由民主,主張政黨政治的首相抱以高度期待。不過為了跟桂太郎政府無縫接軌,西園寺的內閣是一個「混合內閣」,融合了桂太郎時代的官僚,以及西園寺自己政友會的夥伴。這樣的內閣組合,固然有必須的妥協,卻也為後來的倒閣埋下了不安的種子。

李拓梓

打贏日俄戰爭的桂太郎,因為樸資茅斯條約的和議結果不讓國人滿意,引起首都騷動的「日比谷燒打事件」,而被迫下台後,接下閣揆位置的,是一向以開明派、自由派著稱,同情社會主義,長期襄贊伊藤博文的西園寺公望。

西園寺公望出身公家,他是德大寺公純的次子,過繼給西園寺師季。德大寺和西園寺兩家,都是公家之極致「五攝家」之次的「九精華」成員,顯見他的血統尊貴。不僅如此,西園寺公望在年輕時,就曾經以「右近衛權中將」的身份,參與了討幕的「戊辰戰爭」,也是明治維新的功臣之一。

維新之後,西園寺因為年紀還輕,得到機會去法國的索邦大學留學。由於家中財力豐厚,西園寺公望在留學期間經常流連於法國上流社會,他和後來成為法國首相,在凡爾賽和會上大出風頭的克里蒙梭是好朋友,和許多當時法國文壇、藝壇的人士也有互動。

這位公子哥是一流品的愛用者,日本酒指定最佳的「灘」產區、葡萄酒非要法國貨、菸捲要抽哈瓦那來的,據說他是最早購買LV的日本人。因為有錢的關係,西園寺也樂於資助同在巴黎的日本同學,參與自由民權運動甚深的中江兆民,就是西園寺留學期間的好友。

桂太郎被迫下台後,接下閣揆位置的,是一向以開明派、自由派著稱,同情社會主義,長期襄贊伊藤博文的西園寺公望。(維基共享)

因為法文不錯的關係,他回國之後得到伊藤博文的青睞,參與了伊藤的歐洲憲政考察之旅,成為伊藤博文的得力助手。伊藤幾次組閣期間,他有機會擔任駐奧、德使節,也曾經授命回國參與伊藤內閣。後來伊藤組成政友會,西園寺公望也出力甚深,因此它成為伊藤卸任總裁之後眾望所歸的政友會繼任者。

西園寺的個性比較溫和,他雖然看見了元老伊藤博文和山縣有朋之間因為對政黨內閣意見不合的齟齬,出任總裁之後,卻沒有承繼元老間的恩怨。不僅如此,他和「官僚內閣」的堅持者山縣有朋的接班人桂太郎之間,竟是情投意合的好朋友。因此,當桂太郎辭去總理職務,第一個想到推薦的繼任者,就是西園寺公望。

1906年,第一次西園寺內閣成立,各界對這位能夠拋棄元老恩怨包袱,又傾心自由民主,主張政黨政治的首相抱以高度期待。不過為了跟桂太郎政府無縫接軌,西園寺的內閣是一個「混合內閣」,融合了桂太郎時代的官僚,以及西園寺自己政友會的夥伴。這樣的內閣組合,固然有必須的妥協,卻也為後來的倒閣埋下了不安的種子。

第一次西園寺內閣對外面臨的挑戰,是南滿洲的經營。依照樸資茅斯條約所訂,日本有權繼承俄國在南滿洲的權利。西園寺公望組織了半官半民的「南滿鐵道株式會社」,由當時在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職務上表現優異的後藤新平出任。後藤對鐵路經營有高度的興趣,他當過鐵道院總裁,也是後來東京車站的主要規劃者,他來擔當滿鐵職務,應該是最佳人選。在西園寺公望的支持下,日本開啟了對滿州的經營策略。

依照樸資茅斯條約所訂,日本有權繼承俄國在南滿洲的權利。西園寺公望組織了半官半民的「南滿鐵道株式會社」。圖為位於大連的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本社。(維基共享)

不過,除了對外問題,西園寺內閣的最大挑戰,還是在國內。

「日比谷燒打事件」雖然是因為民眾對日俄戰爭談判結果的不滿意,覺得打了勝仗卻沒有好處實在很扯所造成。但壓垮駱駝的,當然不會只因為最後一根稻草。整個日俄戰爭固然挑起了人民的民族主義熱情,但戰爭背後艱苦的經濟生活、動員、眾多的戰死者,都嚴重的衝擊了當時的社會。不要忘了,日本是日俄戰爭的戰勝方,但這樣一個戰不下去的戰勝國,卻極為少見。因為自知國力不足,急於促成和談的日本,當然無法在談判中佔到太多好處。

因應這場戰爭的開銷,日本政府增加了多項稅收,尤其是鹽、酒等生活必需品課稅,嚴重的衝擊了民生,讓大眾被迫承擔高物價的生活。而工廠為了節省支出,也發明了勞務承攬,有做有錢、沒做沒錢的制度。這些制度在戰爭時候,因為有大量訂單,加上愛國主義情緒,因此沒有引起工人太大的反彈。但戰爭結束之後,沒有恢復正常的勞動體制,卻一再引發因為訂單減少而減少收入的工人反彈,甚至釀成工運。

同時,時代正在進步,機械正在取代人工,工廠的待遇正在變壞;汽車、電車取代了人力車,也造成了新的失業問題。缺乏技術的「雜業階層」正面臨生計的問題,這些被愛國情緒動員起來的民眾,最容易因為小小的原因,而將不滿的情緒投注於無能的政府。

因應這種趨勢而生的,就是社會主義的信仰。原來分散零星的社會主義者們,因為這樣的氣氛而有機會組成政黨,進而參與選舉。而傾心自由民主、同情社會主義的西園寺公望,恰巧在這個時候組成內閣,給予社會主義成長的沃土。1906年,日本社會黨成立,領導的左派人士堺利彥強調自己推動的是「法律允許範圍內的社會主義主張」。擁有結社審批權的西園寺政府內相原敬允准了社會黨的成立。

西園寺公望攝於1935年。(山田写真館)

問題是,因為戰後經濟不振,民生困苦,越來越多的工運抗爭發生,尤其是戰爭時大量供應軍需的兵工廠,工運組織最為活躍。從開挖以來迭有抗爭的足尾銅山,更因為污染問題引發居民暴動,甚至還得動員部隊鎮壓。原來比較傾向同情社會主義者的西園寺公望和原敬,立場開始有了動搖,轉而開始取締過激的社會主義運動,日本社會黨也被要求解散。

1908年,發生了「赤旗事件」,接近無政府主義傾向的左派人士者拿著紅色的社會主義旗幟,被認為是對天皇制度不敬,又在京都街頭跟警方發生激烈衝突。這個衝突成為壓垮西園寺內閣的最後一根稻草。此時,原來同情社會主義的西園寺內閣,不僅遭到左派強烈的攻擊,又沒有在另一側得到山縣有朋、桂太郎這邊的官僚系統支持,最後就因為被認為背叛主張,而失去了民心下台一鞠躬。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