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土地土地,天下古今幾多之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對於居住在巴勒斯坦的各族群來說,猶太人才是外來者,無論上帝怎麼說、無論他們是不是在埃及做過奴隸、也無論他們是否曾經有過長期的漂流,巴勒斯坦都不會是猶太人所有,耶路撒冷肯定也不僅僅是猶太人的聖地。猶太人若要強調那是他們的「應許之地」,其他族群當然也有資格說那是他們的「應許之地」。以實際的情況而言,猶太人是晚近才到巴勒斯坦,看起來還比較像是搶奪他人土地的外來勢力。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幾天前,加薩走廊(Gaza Strip)爆發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的衝突事件。衝突導火線在於每年3月30日是「土地日」(Land Day),這一天是巴勒斯坦人為了紀念1976年土地遭到以色列佔領,土地日的紀念活動至今已有42年的時間。自今年川普宣布耶路撒冷(Jerusalem)為以色列首都之後,巴以之間的衝突不斷,事實上,衝突從來就沒有斷過,只是未來的情況絕對難以好轉。

以猶太人的角度來看,《舊約聖經》中說,巴勒斯坦是上帝的「應許之地」(promised land),而且還是「流著奶與蜜之地」(land of milk and honey),經過努力奮鬥之後,猶太人終於建立了以色列國,在耶路撒冷建立聖殿,但之後卻受到鄰近強敵的壓力,最後走上亡國之路。由於至今仍然沒有相當有力的證據證明猶太人曾經有過這一段奮鬥的歷程,關於以色列國的史料也相當稀少,以致於《舊約聖經》幾乎成了唯一史料。巴勒斯坦這一塊土地就成了猶太人專有,其他族群沒有資格在這地方居住,就算有,也不能與猶太人平起平坐。

每年3月30日是「土地日」,這一天是巴勒斯坦人為了紀念1976年土地遭到以色列佔領,土地日的紀念活動至今已有42年的時間。(AFP)

然而,歷史卻不能這樣看。

《舊約聖經》提到,巴勒斯坦這一處本來就有很多族群,這地區就算是上帝給猶太人的「應許之地」,也只是猶太人的想法,其他族群根本不可能這樣想。對於居住在巴勒斯坦的各族群來說,猶太人才是外來者,無論上帝怎麼說、無論他們是不是在埃及做過奴隸、也無論他們是否曾經有過長期的漂流,巴勒斯坦都不會是猶太人所有,耶路撒冷肯定也不僅僅是猶太人的聖地。猶太人若要強調那是他們的「應許之地」,其他族群當然也有資格說那是他們的「應許之地」。以實際的情況而言,猶太人是晚近才到巴勒斯坦,看起來還比較像是搶奪他人土地的外來勢力。

西元7世紀,在阿拉伯半島的穆罕默德(Mohammad),援引了猶太人的歷史與思想,變革成為後來的伊斯蘭,也把耶路撒冷作為聖地。再加上穆罕默德在耶路撒冷「夜行登宵」的傳奇故事,就更可以確定這是穆斯林的地盤。隨著伊斯蘭勢力的擴大,本擁有敘利亞、巴勒斯坦等地區的拜占庭帝國(Byzantine Empire)退出了這個區域。西元8世紀時,伊斯蘭的烏麥亞王朝(Umayyad)在這裡興建阿克薩清真寺(Masjid-e Aqsa),也是很合理的事情。而除了歐洲十字軍曾在西元11世紀之後建立過耶路撒冷王國,大致上巴勒斯坦都是歸屬於伊斯蘭文明圈裡。

以上都不是宗教問題,而是土地與勢力爭奪的問題。誰在巴勒斯坦擁有最大的影響力,巴勒斯坦就是誰的「應許之地」。只是這裡向來都有猶太人居住,各族群在這裡的生活本來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耶路撒冷既然是宗教聖地,朝聖、觀光、做生意、甚至有意定居者,必然不在少數,而且使這區域呈現多元繽紛的面貌。但近代歐洲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興起卻改變了一切,歐洲的猶太人之間掀起了復國主義(Zionist)運動,儘管一開始鼓吹復國的赫茨爾(Theodor Herzl)並沒有指名非要在巴勒斯坦建國,但後來推動復國運動者卻藉著英國的力量,一步步讓部份歐洲猶太人移入巴勒斯坦。在擁有歐洲帝國主義龍頭的協助之下,歐洲猶太人進入巴勒斯坦就成了雖不順利但卻是任誰也擋不住的事情了。

西元8世紀,伊斯蘭的烏麥亞王朝在耶路撒冷興建了阿克薩清真寺。(Andrew Shiva / Wikipedia)

對於阿拉伯人來說,無論歐洲猶太人的動機是不是復國,這些人就是擠壓生存權益的外來族群,以致於近百年的衝突從未間斷。若從1948年以色列建國開始算起,也已經有70年的時間了。但近百年來在主流輿論立場對阿拉伯人不利的情況下,伊斯蘭、阿拉伯人、穆斯林反而都被冠上邪惡勢力、外來侵略者的罪名。1946年成立的聯合國(United Nations)雖是為了解決國際糾紛而設置的組織,卻形同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所開的店,自1947年以來對巴勒斯坦的決議案,都對猶太人、以色列較為有利,居住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也就從居民變成了難民。

今年土地日事件之後,伊朗、土耳其、約旦、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都群起聲援巴勒斯坦人。唯有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賓薩爾曼(Mohammad bin Salman al-Saud)說,「尊重以色列擁有巴勒斯坦土地權益。」

儘管沙烏地與以色列並無建交,過去也有譴責過以色列對於巴勒斯坦人的攻擊行動,但畢竟沙烏地與美國向來保持友好關係,對於以色列當然也不會有太過於強硬的言論與行動譴責。無論是不是「打狗也要看主人」,沙烏地與美國的關係也就不至於讓沙烏地對以色列產生敵對狀態。穆罕默德賓薩爾曼的說法相當模稜兩可,但聽起來卻也沒有什麼錯誤,畢竟猶太人確實也在這地區居住過,既然其他族群都可以在這裡居住,猶太人就算離開過,當然也有資格要求回歸。但對於巴勒斯坦人來說,穆罕默德賓薩爾曼的發言,必然是相當重大的傷害。

1946年成立的聯合國雖是為了解決國際糾紛而設置的組織,卻形同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所開的店,自1947年以來對巴勒斯坦的決議案,都對猶太人、以色列較為有利,居住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也就從居民變成了難民。(EPA)

不過,撇開歸屬權的問題不談,其實大家都在爭奪他人的土地,大家也都是搶人土地的罪犯,如果7世紀以來的阿拉伯人侵佔了猶太人的巴勒斯坦,那麼同理,古代猶太人從出埃及之後也是在侵佔他人的巴勒斯坦,嚴格來說沒有誰比較高尚。

在大家都是罪犯的情況之下,聲稱巴勒斯坦該屬於誰,也只是徒具賦予自身行為正當性的意涵罷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當然要聲援巴勒斯坦人,但從歷史發展的脈絡來看,沒有誰對誰錯,身為局外人,我們只能冷血看待這些衝突,才有可能看清楚事情發生的本質。

今年5月14日為以色列建國70周年,巴以的關係隨著衝突的加劇,必然會有產生新的進展。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