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只有農委會高層不知道的)的台灣農業現況

產業的發展與需求,沒有人比第一線懂,但我們農委會的高層卻只會整天找東西做秀,唯恐民眾不知道他們這些官根本沒在做事,只會整天交辦些奇怪的東西給基層好讓這些位居高位的長官向上交差。第一線單位沒人沒資源就算了,還要整天應付上級長官的不懂裝懂與異想天開,再怎麼第一線陣亡也只是遲早的事。

Lin bay 好油

前陣子,農委會主委率隊帶領學生在田裡面割洋蔥,美其名為體驗台灣農業的生命力與活力。

試問,在屏東毒辣的大太陽底下割洋蔥,渾身又熱又黏又癢,這叫哪門子體驗台灣農業的生命力與活力?又是哪門子熱血?看了也只是讓人搖頭,這種工作可能連3K的工廠都競爭不贏,試問對年輕人來說,到底有什麼吸引力?還是說,農委會也只是做做曝光,反正沒人在意執行的成效?

在屏東毒辣的大太陽底下割洋蔥,渾身又熱又黏又癢,這叫哪門子體驗台灣農業的生命力與活力?又是哪門子熱血?(中央社)

農委會的前身是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俗稱農復會,在台美斷交之後改組為行政院農業發展委員會(簡稱農發會),之後又合併經濟部的農業局,變成現在的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在1998年省府虛級化後,省府的農林廳與糧食處兩大單位整併成農糧署之後改隸屬於農委會,農委會整併所有農業單位成為我國的農業主管機關。

整合了各農業機關之後,照理說應該會有更好的農業發展,但這幾十年來農委會政績淒慘,不像個產業輔導部門,倒像是社會福利部門,絕大多數預算都用在老農年金津貼、公糧收購、休耕補貼、肥料補貼、水利會會費補助、漁業用油補貼、天然災害救助等,這些補貼佔農業總預算比例超過六成。

但身為國內農業最高主管機關,不該只有作秀和發補貼的功能,最重要的任務是面對幾個結構性的問題:

與產業脫鉤的新潮口號

我看過許多構圖相當精美,內容相當高深的計畫說明,告訴我們如何透過農業大數據蒐集,儲存數位足跡,建立環控設施等模型,巴拉巴拉等。我很想問,這一套建置成本要多少錢?折舊要分幾年攤提?相對於傳統方式每產出1公斤產品營運成本降低多少?生產的農產品目標通路在哪?目標通路目前供需狀況等,疑問之多族繁不及備載。

不管什麼雲端、大數據、農業4.0、智動化農業等,說穿了都離不開產業經營,「好」不是自己說了算,能讓使用者獲利才是最直接的好。從事農業是一份工作也是一份事業,就算政府補助農民一半金額,剩下的還是農民自己要出錢,哪個人會拿自己的事業開玩笑?設備的輔導成不成功,就看協助試驗的農友願不願意把錢拿出來投資最直接,做文宣在那邊自吹自擂老半天,結果根本沒人要用,這叫欺上瞞下,這幾年配合行政院的生產力4.0的「農業4.0」搞了那麼久,實際成效呢?

放棄百萬年薪回到農業

過去念大學時,農場實習竟然是教怎麼用鋤頭,整個種菜的生產模式比我家裡還落伍多了,大學裡為什麼會學這種和現實脫節的東西?農業教育跟農業實作脫節得太嚴重,這是產業很大的問題。例如,農試所有一個小計畫叫「一季園主」,這個計劃與嘉義大學合作,每年甄選出幾名學生,由農試所負責幾週集訓,再由嘉義精緻農業協會提供溫室讓學生進行種植,並由協會成員提供管理輔導。據嘉大的學生表示,他念了三年專業科系都沒有這半年學的多,也透過這樣的機會,讓自己確定想從事農業生產。這時我們就要問了,學校到底教給了學生甚麼專業技能?試想,在學校學了一堆與現實脫節的理論,畢業後自己花錢租地來耕種,步入社會之初,每一筆資金都相當珍貴,但空有理論而無紮實的農業實作,要種出預期的產量跟品質根本就有困難,還談甚麼競爭?雖然說,年輕人本應就該有更多學習失敗的機會,但農業門檻之高,又有誰禁得起幾次失敗?記得一個學生跟我說過,學校都會教水分限制栽培,但他第一次種瓜果時用水分限制栽培下場就非常悽慘,因為他根本還不懂種植的土的透水性,也搞不清楚在不同氣候下的施水量,人家說,澆水三年功,就是說明要透過實作才能掌握種植的法門。

2006年起,農委會就開始將資源放在青年返鄉務農的推廣上,但所謂的案例往往只讓大家看到這些務農青年成績亮眼的一面,更多的其實是賠光百萬積蓄,只能負債離開農業另尋發展的離農青年,農委會這些計畫背後,從來沒有任何關於離農慘況的統計數據。而政策的重點根本就不應該放在鼓勵青年返鄉、追求放棄百萬年薪從事農業的虛無口號,而是如何讓農業相關科系的畢業生能學以致用。試問農業院校相關科系的學生畢業之後留農率有多高?

農業教育跟農業實作脫節得太嚴重,這是產業很大的問題。(本報資料照)

無法讓農業科系的學生留在農業,才更應該被檢討,筆者曾就讀中興農藝系,班上扣掉公務人員之後,從事農業領域工作的是0人,政策重點放在宣傳各種放棄百萬年薪返鄉從農的故事,卻不去檢討農業科系留不住產業人才的事實,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業務超過負擔的試驗改良場所

一般農民最常接觸的單位除了農會就是試驗改良場所,這兩個單位專司輔導基層農民,因為位於第一線,就成了什麼都要包的單位。平常人力就已不足,但常常是上頭的長官想到什麼,就直接配給他們做,要人沒有、要資源也沒有,叫你做還不能不做。例如,現在擴大的農保可能多出需審核的三萬人該怎麼辦?叫各地農改場分一分處理就好,上頭長官講得很輕鬆,基層做得要死;又如,百大青農輔導作業怎麼辦?沒關係,農改場各單位大家分一分就好;南向辦公室缺人,但還有更高層的政策要完成怎麼辦?沒關係那就繼續調人。不是調人就是要求兼任,在人事編制上完全沒有增加員額,但工作就是像加湯加麵加免費,但不加價。

平常要從事農業輔導,要幫農民講習,要做土壤肥力檢測、要做病蟲害判定,颱風來了又要勘災,還有從農委會來的一堆填不完的績效報表,在電腦前面打字的時間比出門輔導和試驗還要久,月報、季報、期中報告、期末報告、年報,試驗、輔導與基本支持預算一直砍,然後把錢轉到虛無飄渺的「大數據雲端4.0」 ,再分給各財團法人們做調查案和大平台,而上頭要資料的時候,農改所就得想辦法生出來。

這時一堆不是實質編制的辦公室和小組都變成兼任,然後上頭不斷發開會通知要你去台北開會,要你下班前交什麼資料出來。在農改所這種自身難保的狀況下,農民如果需要輔導就只能自求多福,不然一個研究員能出門輔導的時間就這麼一點,還要利用假日到去產地看,這年頭帶頭違反《勞基法》的就是我們大有為的政府,喔!我忘了,公務員不適用《勞基法》,用免費用不用錢很正常。

農業政策不要淪為太監政策

農委會整天搞一堆奇怪的曝光,單純就只為了花公帑自嗨自爽,就像之前大張旗鼓搞線上拍賣,若目的是為了幫國內農產品增加通路,這個拍賣就應該是常規固定在進行的業務,但實際上卻跟太監沒兩樣:下面就沒有了。請問,二月直播完第一場之後,下一場在哪裡?

如果兩張小朋友也不能解決呢?那就算了。(圖:網路)

現在的農委會和所屬單位之間的關係,讓我聯想到教育部和中小學班級,想到什麼就叫你做什麼?沒錢沒人力那是你的事情,翻轉教育、食農教育,反正叫你做,你就想辦法生出結果給我KPI交差,現在推環境教育,就是給我做環境教育,要教材?不會自己找嗎?

所謂第一線就是要貼近產業,產業的發展與需求,沒有人比第一線懂,但我們農委會的高層卻只會整天找東西作秀,唯恐民眾不知道他們這些官根本沒在做事,只會整天交辦些奇怪的東西給基層,好讓這些位居高位的長官向上交差。第一線單位沒人沒資源就算了,還要整天應付上級長官的不懂裝懂與異想天開,再怎麼第一線,陣亡也只是遲早的事。

而這時我們就要回頭問了,農政單位的錢和資源到底都到哪去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