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一路向南》企業公益回饋:提姆.柏曼特與泰國東北孩子共繪生涯藍圖

在異地發展不易,取之社會又能以任何形式用之社會,提姆的分享為想要前進新南向的台灣人立了一個正向範例。

Jeknoi Changpuak

2001年起,泰國致力建設為東南亞的中樞,政策的積極執行,推廣行銷泰式精神,加上媒體助攻有成,翻身成中南半島的亮點。雖然近十年政治局面混亂,重挫國際形象,仍阻擋不了泰國已成為不少人美好幻想的事實。

走馬看花式的觀光撞見色彩繽紛,文青式步入巷弄遇見淺層人文,急著為印象中的泰國勾勒輪廓,也盤算著在這國度尋找無限機會。使勁塗不代表就會清楚,如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年。只要思慮清晰,輕描淡寫更能秀出清晰架構。

老生常談如「機會留給準備好的人」,但得到機會又該如何把握,能否從中反省與回饋,並非每人都做得到。如欲深耕陌生國度,理解須深入又得淺出,在文化差異間堆砌,再高遠的理想與抱負也得從平地起。

The Beaumont Partnership 設計公司創辦人暨執行長提姆.柏曼特(Tim Beaumont) 1991年在曼谷紮根,遠早於泰國成為熱門選項前。近三十年耕耘有成,豐收之餘又創立同名基金會。為弱勢家庭的孩子提供免費教育機會,與他們攜手共繪一張未來藍圖。把大愛納入生涯規劃的一部份,不僅完成自我,也成就他人。

The Beaumont Partnership 設計公司創辦人暨執行長提姆.柏曼特在曼谷近三十年耕耘有成,豐收之餘又創立同名基金會。為弱勢家庭的孩子提供免費教育機會。(The Beaumont Partnership Foundation)

在旅途中撿到的多是風景,不會無故化成國際觀。只能靠經年生活累積,非靠惡補就能取得。提姆在英國出生,幼時隨父母移居紐西蘭。學齡時返回英國求學,完成學業後再度飄洋過海到澳洲,投身建築設計產業。又因工作業務自願外派香港,東西文化間的緩衝,啟蒙對亞洲的情感。之後在曼谷成立設計公司,現有八十位團隊成員承接建築設計、室內設計、景觀設計業務。立足曼谷,業務範圍涵蓋數國。

無形的專業,如設計,最容易被低估,服務提供者常被壓榨。就算隨手十分鐘的優秀作品,也是十年功的累積。

「亞洲文化不太相信專業諮詢,因為我們提供的是無形的服務,最常面對的是討價還價。」

提姆概括點出該行業必須克服的困難。即便都是亞洲,香港與泰國之間仍有差異。

「香港直接,所以省時,成與不成非常明顯。在泰國靠的是關係,建立關係花費時間,一旦建立,做什麼都方便。」

對於泰國整體建築設計環境,提姆認為,建築設計這行業與政局緊緊相關。穩定時,整體經濟看漲,直接反應在案件數量。

「泰國有好的創意,不過需往更多方向發展。設計得多注重功能性,有些作品從外觀看起來的確吸引人,但細節顯示功能性不足。我們的設計要求幫客戶規劃最大使用空間,盡力將功能性提到最高。」

這一點不難觀察到,我發現曼谷的公寓大樓多有強烈設計感,但常見出入口人車未分道,行人安全未被考量在內。 在建築設計行業的收穫讓提姆興起回饋社會的念頭,二零零八年成立基金會,2013年在東北猜也奔府建立學校提供免費教育。泰國七十七個行政區,「為什麼選擇猜也奔府?」從計畫到執行花了五年時間,首要購買土地、興學須與符合法規、更重要的是募款。

「因為我們在評估最適當的地點,為需要的孩子們服務。至於為什麼是東北猜也奔府,這與殘酷四月的紅衫軍有關連。」

那段期間我正在市區的語言學校上泰文課,親身見證了這段歷史。

2010年的四月曼谷不尋常,被泰媒稱為「殘酷四月」。空氣中充滿濃烈的肅殺氛圍,彷彿一點火光都將引起一場災難。一場大規模的政治抗爭進行中,紅衫軍四月三日起佔據曼谷拉差帕頌十字路口。抗爭起因於二零零六年的軍事政變,流亡前總理塔克辛的財產隨即被法院凍結。2010年眼看法院可能判決沒收財產,當時阿批實總理為求國家穩定提高維安規格,卻起了反效果。

2010年的四月,紅衫軍佔據曼谷拉差帕頌十字路口。(By Takeaway wikimedia.org/)

以塔克辛為精神領袖的紅衫軍並未針對財產凍結抗爭,要求阿披實總理解散國會,重新舉辦大選為主訴求。只要促成大選,塔克辛在政治企圖上握有勝算。三月份的街頭抗爭雙方未達舉辦大選的共識,執政與在野之間的角力加劇。紅衫軍進入市中心後,執政黨立即宣佈曼谷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五人以上政治集會,政府切斷特定電台,政爭的殘酷一觸即發。政府出擊清除舊城區抗議現場,造成死傷慘重。結果激起更大怒火,也引來國際間譴責。

在朱拉隆功大學附設醫院引爆的手榴彈,除造成死傷,也留下一團未破案的迷霧。模糊未造成距離美感,只引出猜疑。在相互指控下進入「野蠻五月」,武裝部隊包圍拉差帕頌十字路口。緊急狀態擴展到外府,特別指定東北五府。政府強勢鎮壓,允許軍警開槍射擊擾亂份子。火光四起,銀行、民宅、著名尚泰中央百貨等遭縱火。

一來一往造成嚴重傷亡,也徹底撕裂雙方關係,宵禁繼續執行。泰媒報導,政府估計這段期間造成一千五百億泰銖的損失。2011年七月舉辦大選,代表紅衫軍的為泰黨以懸殊席次再次拿下執政權。

紅衫軍支持者以泰北與泰東北為大宗,多數務農維生入不敷出。政爭上了國際媒體版面,提姆看到政爭表面下的故事,「東北的孩子需要更多關注與機會」。政爭時他們成了被拉攏的對象,走上街頭也只是祈求更好的生活條件。泰國國家經濟暨社會發展局2017年二月出版的統計資料指出,東北地區人均生產總值為70,906泰銖,全國排名墊底。與大曼谷地區410,617泰銖相較,更顯貧富間的巨大差距。

「猜也奔府許多家戶月收入僅11,000泰銖,只有百分之四十一的中學年紀學生繼續升學。」

決定先在猜也奔府設立學校也有地理位置的考量,離曼谷不遠,可當天來回,讓更多願意支持的人參與學校活動。

「曼谷的醫院曾到學校替學生做免費健康檢查,赫然發現一位孩子有心臟方面的問題,不動手術恐有生命危險。家長無法負擔五十萬泰銖的手術費,我們將這消息釋出,最後有一所私人醫院願意提供免費醫療服務。」

有人認為教育是跨越階級的跳板,不如說提昇孩子在社會中的競爭力更為恰當。建築設計專長的提姆自然為孩子們準備了舒適的學習環境,位在澳洲的大學及曼谷的國際學校給予教務支援。學生之所以中輟,多因為家庭無法負擔,且需要他們投入勞動,賺取工資貼補家用。

建築設計專長的提姆自然為孩子們準備了舒適的學習環境,位在澳洲的大學及曼谷的國際學校給予教務支援。學生之所以中輟,多因為家庭無法負擔,且需要他們投入勞動,賺取工資貼補家用。(beaumont-foundation)

「學生家長不必負擔學費,學校另提供每位學生午餐與一套制服。減輕家長的負擔,才可說服他們讓孩子們唸書。」

「執行這項專案最大的困難是信任,一開始沒人認為會實現,要有足夠的耐心。」

提姆強調,社會上還是有許多善心人士願意伸出援手,但就等著我們去找到他們。這張生涯藍圖繼續延伸,秉持永續經營的原則。預計五年後會延伸到中學教育,餐旅管理與農業技術學校也在計畫中。

「這兩個領域需求高,我們希望學生擁有一技之長及雙語能力,他們就可在泰國、在東南亞工作,甚至有更高遠的發展。」

在異地發展不易,取之社會又能以任何形式用之社會,提姆的分享為想要前進新南向的台灣人立了一個正向範例。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