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免錢的最貴:屏東洋蔥業的黃昏

中部業者所付出的努力與產業提升對比在新聞上看到一個一個陸戰隊對員在艷陽下坐在田裡面、戴著護目鏡,用剪刀剪洋蔥的場景,十幾年來從不曾改變的一幕,說明的正是屏東洋蔥產業停滯的原因。

Lin bay 好油

屏東洋蔥生產過剩的消息又再度躍上媒體版面,過去筆者曾以〈不是寫字會加洋蔥,就懂洋蔥〉以及〈在洋蔥田裡看本土洋蔥產業興衰〉兩篇文章為讀者說明台灣洋蔥的生產轉移及洋蔥產業興衰,但如今農民欲哭無淚的舊事再度重演,慘況不免令人感嘆。

今年屏東洋蔥過剩的慘況成為新聞關注焦點,不過,我們要問的是:屏東洋蔥為什麼會慘?

前年10月,當洋蔥的種植季節開始,不管是中台灣或是屏東這兩大產區都因為疫病和大雨的因素使種植面積減少,加上收成前的氣候不佳,導致產量普通,平均一分地的收成量約在5噸左右。種植量少加上收成量普通,導致本土洋蔥供不應求,種植洋蔥的收入遠勝過其他冬季裡作的作物,這讓中部跟屏東種植洋蔥的農民眉開眼笑。

但是新高之後,必有新低,洋蔥連續兩年都有好價錢,讓農民種植的意願大幅提高,筆者認識的中小型盤商前年契作約20公頃左右的面積,去年底大幅加碼到80公頃左右,根據農糧署的資料,對比前年與去年,去年底的種植面積增加了900公頃。

難以預測的洋蔥供應

雖然種植面積相對於前年增加不少,但由於前年的洋蔥種植面積降低是因為疫病與氣候因素,再加上當年高麗菜價高,使得不少農民轉種高麗菜,而導致種植洋蔥面積減少,去年則是連種其他裡作的農民都轉來種植洋蔥。雖然洋蔥種植面積增加,但在未收成前,沒有人能預測未來單位產量會多高。台灣的洋蔥每分地的收成量約為2-11公噸,數量差距極大,若遇氣候適宜,產量就相當可觀,但如果蔥頭結球的時期溫度過高,蔥球就沒辦法肥大,產量便會下降,而收成前若遇連續下雨,蔥球就容易腐爛,製成率隨之降低,保存期減短。

今年雖然超種,但如果產量和去年一樣,問題還沒那麼嚴重,只是今年一分地的產量約在7-8噸左右,種植面積多,產量又高,當然影響到價格。

台灣本土的洋蔥約能供應到12月至隔年7月,共八個月期間,國內需求量約在9萬公噸左右,今年本土的產量遠遠大於這個數字。而中部洋蔥收成早,屏東的收成晚,更造成屏東洋蔥連進冷藏庫都難。

台灣本土的洋蔥約能供應到12月至隔年7月,共八個月期間,國內需求量約在9萬公噸左右,今年本土的產量遠遠大於這個數字。(資料照,記者陳文嬋攝)

從優勢變成弱勢的屏東洋蔥產業

一提到洋蔥,多數人第一個想到的產地是屏東。過去洋蔥和屏東劃上等號,這是因為屏東的氣候的確很適合種植洋蔥,只是根莖類作物的重點早就已不在前端的生產,而在後端的供應及調整,屏東洋蔥產業進步與改變的速度非常緩慢,中部的合作社場或盤商卻進步得非常快,同時開創了許多新通路跟需求。過去台灣有九成的洋蔥在屏東生產,但若以去年的數據來看,屏東的洋蔥種植面積已經跌到四成以下,而且供應時期晚更是一個劣勢。再加上中部地區的洋蔥多數已經採收完畢,現在在賣的是冷藏庫裡的貨,而屏東此時卻才剛開始採收,這就造成有洋蔥卻沒人要買的窘境,農民只能期待縣府的幫忙。平平是洋蔥,為什麼在中部和屏東卻出現如此的差異?

產業的競爭不只存在國與國之間,也在產區與產區之間,屏東洋蔥產業長久處於安逸的環境中,農民只從事生產的部分,但中部的洋蔥業者卻因在劣勢之下形成洋蔥供應鏈,而這當中還有一個外力因素的介入。

採收中的國軍人力:不要錢的最貴

屏東的洋蔥產業改變與進步如此緩慢,與國軍人力支援有很大的關係。在屏東,國軍免費助割行之有年,但這反而使屏東的洋蔥產業的進步緩慢。但在中部地區,農民種植洋蔥並不包含採收的部分,而農民也沒有足夠的人力與重機具可以進行採收,因此,多數種植洋蔥的農民都會先找好契收的合作社或盤商,約定契收價格,當採收時節開始,合作社或盤商必須負責出動人力和重機具到田裡面採收,在中部的洋蔥田中可以看到一包一包裝滿洋蔥的太空包等著載去分選場理貨、去土砂、大小選別出三個規格、再用網袋包成有3、10、12、13、14、15公斤這些重量規格,而一般是以12、13、15公斤網袋這三種居多。

農民拿到的價格是未含採收的總貨價,數量則是依照車子過磅的磅單計算,如果品質太差、腐爛的太多,還會被扣款,拿到的價格就會比較低,但農民並不用負責後面這一段,他的責任只有把農產品種好這一項,並找到有信用的業者來收貨。

然而,有國軍幫忙的屏東農民就不同了,他們可以透過國軍在田裡面採收,所以不會產生遇到約定的盤商放鴿子,就無法採收的狀況,而田間採收也不需要重機具,只要有貨車就可以,另外,國軍也會協助包裝場的工作,只要透過國軍就有辦法生產出經過理貨、分選、網袋包裝好的洋蔥,在這樣的結構下,屏東洋蔥業反而不利發展大型的合作社,甚至冷藏倉儲的設備也不太需要,只是,沒有規模就難以發展通路與加工,因此屏東的洋蔥只能坐等中部的合作社和盤商來收購。而在這兩種不同生產模式之下,問題就出現了。

軍方「陸戰官兵睦鄰採收洋蔥任務」20日啟動。(記者蔡宗憲攝)

當本產洋蔥供應量不足時,中部合作社或盤商自己契作的量若不夠供應,就會來屏東和農民買洋蔥,這時候屏東的農民就會有比中部的農民更好的收入,因為他們多賺了採收的錢,而且採收的成本很低。不過,當本產洋蔥供應過量時,由於合作社或盤商自己契作的量已經足夠,自然不需要去屏東買洋蔥,他們只需要把自己契作的洋蔥賣掉或利用倉儲把供應往後延,所以中部的合作社或盤商就會發展出更多的需求通路,而不是只有傳統批發市場,例如,固定要截切洋蔥的加工場、有大量洋蔥需求的餐飲通路、團膳、超市、量販店等,還有很大的冷藏庫作供應的調節,因此有多元通路、資本、設備、管理技術上的優勢。於是,當供遠過於求時,屏東的洋蔥不單只有價格不好的問題,還會賣不掉。

經過處裡後低溫貯存的洋蔥。(作者提供)

共生才能共榮

今年中部許多合作社跟盤商都處於虧損的狀態,因為當供過於求時,就是需求端強勢,由需求端喊價來決定供應價格,就算價格過低,多數大型的合作社也只能繼續供應,承受虧損,務求維持需求端與生產端的連結,中部的洋蔥農雖然收益較低,但所承受的風險也較低,當過量供應時,風險轉嫁到合作社或盤商居多,這是一個共生的結構,由雙方來承受,各司其職、共同分擔風險,農民負責種,合作社或盤商負責採收、理貨、銷售,形成一個供應鏈。甚至業者也不斷投資自動化以減少重勞務工作。筆者曾經拜訪過一個社場,為了改善生產環境,場內光是電風扇就花了120萬,目的是為了讓場內的通風良好,工作環境較舒服。

中部業者所付出的努力與產業提升對比在新聞上看到一個一個陸戰隊隊員在艷陽下坐在田裡面、戴著護目鏡,用剪刀剪洋蔥的場景,十幾年來從不曾改變的一幕,說明的正是屏東洋蔥產業停滯的原因。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