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菜價、政治、蛋頭與蠢官

北農的政治口水爛戲何時下檔還不得而知,不過另一頭的農委會面對菜價倒是愚蠢沒有下限。

Lin bay 好油

「菜土菜金」的問題就像個無限迴旋,每年固定都要來幾次,這次特別不一樣之處,是由某媒體刻意操作這個議題,讓各界盯向北農,再加上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又是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擔保舉薦的人選,於是一場因菜價而起的混戰成了人馬大戰,打到現在也沒人在意誰該負責。

其實,問題一揭露時,農委會如果立刻公開道歉,社會大眾多半能接受菜價暴跌是因為天氣太好、學校未開學,營養午餐還無法供應等等原因,事情也許就落幕了。但農委會大概是為了卸責而選擇政治處理,把所有問題都推給北市府的休市決策,對北市府而言,當然是要戰便戰。只是,主戰的農委會偏偏又很狀況外,完全沒搞清楚生產端的主管機關其實就是農委會,北市府之下的北農管的是銷售端,兩種角色迥異,明明是生產端的問題偏要推到銷售端上,難以說服人,再加上北農董事長叫不動總經理出席記者會,但農委會副主委一叫總經理就乖乖陪同,社會輿論觀感當然不佳,於是就演變成一團政治爛仗。

誰該負責?

菜價波動大家都習以為常,而過去北農也從來不是媒體關注焦點,但為什麼這一兩年來北農頻繁躍上新聞版面?140億的市場改建案主導權或許就是關鍵。話說回來,連休在去年就已定案,過年後連休的情況,今年也不是頭一遭,例如,105年農曆年期間休假日也很多,卻沒有衍生出今年這樣的風波,原因就在於當年市場缺菜,菜價反而高漲。

不過,儘管沒有人能預估半年後的氣候狀況,但是未來一週左右的到貨卻是可以判斷的。

今年過年南部氣溫非常高,白天甚至快接近30度,溫度造成蔬菜生長過快必須將採收提前,因此,過完年之後,蔬菜供應還沒有爆量,但卻在第二個連休完的2/27,台北農產公司(一市加二市)蔬菜到貨量達到3,000噸的歷史新高,在這樣的爆量供應下,菜價怎麼可能不跌?

105年農曆年期間休假日也很多,但卻沒有今年這樣的風波,原因在於當年市場缺菜,菜價反而高漲。(記者蕭婷方攝)

從北農的功能與職掌上來看,是有辦法控制一定程度的蔬果的到貨量來穩定價格,例如,缺菜時拜託合作社或農會多送一點菜進來,菜太多的時則會通知合作社或農會不要再把菜送過來,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第三個連休後,蔬菜到貨量雖然還有2,300噸,但沒像之前那麼誇張,這也顯示當北農動起來時,到貨量的確得到紓緩,反之,北農沒有動起來就是第二個連休的狀況,3,000噸蔬菜到貨爆量,表示北農對產地聯繫不夠密切,沒有提前要求擋貨,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當然是總經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任務,根本沒在盯!

這場已經演變成政治口水的爛戲何時下檔還不得而知,但另一頭的農委會愚蠢卻完全沒有下限。

除了明知菜價即將崩盤,卻還大張旗鼓在官方臉書粉絲頁和LINE上大張旗鼓發佈文宣外。農委會主委林聰賢還發布新聞稿表示:農委會應該要有訂價機制,各種作物品項都有不同的訂價;此外要做更多的冷鏈措施,超供的量可以做調節。

農委會在LINE上大張旗鼓發佈文宣。(圖:截自農委會LINE)

從上述內容我們可以斷定農委會內部的橫向聯繫做得很差,不知道農經教授出身的副主委沒有和主委解釋過保價的下場?如果沒有,就讓我們用簡單的邏輯來向主委說明好了。

首先,農產品的訂價或保價,對於承銷商有什麼強制力可言?如果確定是會虧損的價格,承銷商何必購買?又不是腦袋壞掉。貨品銷不出去,倒霉的是誰?因此,訂價機制一定是伴隨政府的收購,也就是承銷商不願意花底價購買時,由政府出面收購。例如,台灣的公糧收購政府每年都要補貼幾十億,但米至少是可以長期儲放的農產品,請問蔬菜呢?況且,保價收購絕非產業之福,從過去的泰國米收購和近年的迦納可可收購的案例中,都可看到因為保價造成農民超種,反而拖累產業。

農產品的價格形成有許多因素,但影響最大的還是供需。訂價機制必須建立在補貼上,請問農委會想過要貼多少錢嗎?還是嘴砲呼嚨社會就好?

林主委又說:要做更多的冷鏈措施,超供的量可以做調節。比如雲林菜很多,到新北、桃園的量都很低,該如何去分配,不要太多都跑到北農去,統統跑到一個市場,價格就會跌,因此未來的訂價小組就要去操作,不要等到事情發生才來做。

這段話更是莫名其妙,的確新北在板橋有個批發市場,但承銷人少,菜價很低,願意送菜到新北的人很少,至於桃園就搞笑了,桃園果菜市場在中正路大廟後方,如果要一台菜車從桃園下,然後卸個一百箱之後再開到北一市下貨,幹嘛不就直接開到北一市全部下貨,再分小貨車拉回去?就是因為桃園果菜市場根本沒辦法和北一二市競爭,所以貨當然不過去桃園。

那麼,農委會要如何分散貨源到這兩個市場?是要叫一二市把菜價拍低一點,讓農民不要往一二市送?還是農委會也要介入新北跟桃園果菜的經營權? 

要不是農委會幕僚刻意挖洞陷主官於不義,就是主委想要說笑話娛樂大家了,但主委,搞笑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每年三月的重頭戲,菜王跌跤

平心而論,今年同期的菜價不比去年低,甚至比去年還高,今年中南部最慘的洋蔥和紅蘿蔔這兩種作物因為主要不走共同運銷,而這兩種作物的過量種植反而緩解了今年的菜價,去年中部洋蔥因雨水跟病害,導致洋蔥種植面積少了150公頃以上,這些面積都轉去種當時市況好的高麗菜,同時也導致去年初高麗菜崩盤的慘況。

棄收自保

十多年前,我跟著父親種高麗菜,第一次面對棄耕時,也一直存著價格再差但至少把菜錢補一點回來的想法,但父親用十箱高麗菜讓我了解棄耕這個結構:一箱高麗菜裝20公斤,一個箱子錢是30元(32元,農會箱農會補2元),自己運到農會後,再由農會運到北一市,而這一箱運費就要40元,如果再抓一箱30元的砍菜工,成本就是100元,送到北一市拍賣若每公斤拍賣價3元,一箱總共收60元,扣掉農會跟市場管理費約3元,一箱高麗菜收入是57元,但一箱的運費跟箱子要70元,所以如果賣出去不但拿不到錢,還要再貼給農會130元。

上述這種狀況每個高麗菜農或短期葉菜農都會遇到,要減少損失只有棄收一途,而不是採收,這是農民保護自己減少損失的方法。或許在一般人看來覺得匪夷所思,但在台灣的產銷結構中卻是常態。過去我也曾認為那些盤商不來收菜很可惡,但實際上,如果來收菜農民要虧損的更多,不收不是害你,而是幫你。

救了菜價、苦了農民、肥了業者

(作者製圖)

如上圖,高麗菜一定會有盛產期,盛產期的供應量會超過市場能負擔的數量,於是造成價格下跌,如果超過消費者需求的時間越長或是供應量極高,則價格下降的速度更快、跌幅更高。因此,如果要讓生產者賺錢,就必須把供給量調整成下圖:

(作者製圖)

農政主管機關透過各種手段的調控讓供應量超過消費者需求的狀況越少越好,這是最理想的情況,只是實際上我們的農政單位做不到,因為理論很美好,執行很困難,而現實又特別殘酷。

但問題不解決不行,為了兼顧理想與現實,於是實際的供應曲線變成下圖:

(作者製圖)

藉由低溫倉儲調整到菜量,將供應量延至之後產量低的月份再釋出,也因此農委會補助了很多冷藏庫與冷藏庫電費,只是這樣的方式無助於改善農民收益,卻便宜了收菜進冷藏庫的業者。也因此,每年三月高麗菜的低價期一到,許多業者就會趁低價開始進場填補高麗菜,等到五月缺菜時再釋出,只要進出的價差超過一定金額就有獲利空間,在這樣的結構下,賺錢的不會是生產者。

這樣的問題不只在台灣,世界各國和各種蔬果產業界都會發生,那其他國家怎麼解決呢?當然就是生產集團化(cluster group),既然當冷藏庫業者一定會賺,那農民集合起來當冷藏庫的股東就好了,賺的錢又會回歸到農民身上,許多的農業公司都是以這樣的模式運作,例如,台灣人所熟知的Zespri。

台灣實際的狀況又是如何?

農產運銷的轉變-農食生產鏈(Agri-food production chain) 在30 年前可能還是批發市場的天下,過去大部分的菜都必須先進到批發市場裡再層層旅行到消費者餐桌上,但農產運銷的近年卻以慢慢開始產生變化,目前國內前三大之一的某蔬果供應生鮮公司,在30 年前還只是從西螺果菜市場買菜出來清洗、包裝的小行口,如今卻茁壯成批發市場的大對手,可見農產運銷模式轉變的速度,農產品進拍賣市場不再是農民唯一的選擇,而國外也把農食產品的消費地點分為:線上、折扣店、量販店、超市、便利商店、特殊食物商店或傳統通路。試問在台灣農產品往各個通路的流向是什麼?農政單位知道嗎?有做統計嗎?以日本為例,最新的消費調查是2015年,其資料如下:

(圖:作者提供)

農食產品的消費地點分為:線上、折扣店、量販店、超市、便利商店、特殊食物商店或傳統通路。(圖:作者提供)

由此可看到消費型態的轉變,但我們的官員們很顯然是看不到的。

口號喊著改革農產運銷制度,不是只有改建市場就能交差,如果思維跟不上運銷模式變化的腳步,未來又該如何引導生產者應對通路的變化?

菜貴就喊抓菜蟲,菜賤就怪農民沒有冷鍊設備,那下一次要怪甚麼呢?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