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馬普切人:智利人?抑或阿根廷人?(上)

馬普切人分布在智利、阿根廷交界之處,係兩國重要的原住民族。印加帝國始終無法征服馬普切人,同樣,西班牙征服者亦無法消滅馬普切人。至今,馬普切人不僅捍衛文化傳統,也捍衛己身的尊嚴。

陳小雀

在拉美國家之中,智利與阿根廷的原住民人口相對較少,其中以馬普切人(mapuche)為最重要的一支,分布在這兩國交界之處。目前,在智利的馬普切人口約百萬人,另有二十萬餘人則在阿根廷境內。

「mapuche」乃「大地主人」之意,係天生的戰士,個個強健、敏捷、聰穎、忠誠與團結。此外,馬普切人熱愛自由,不願受宰制,一旦有外敵入侵,必定誓死捍衛家園。印加帝國四處征服,建立一個北自厄瓜多、南到智利的大帝國,但終究征服不了馬普切人。

西班牙征服者抵達美洲之後,幾乎戰無不克,以寡擊眾,在極短時間內即摧毀阿茲特克、印加等帝國。征服智利的主帥佩德羅.德.巴爾迪維亞(Pedro de Valdivia,1497- 1553)驍勇善戰,曾參與征服祕魯行動,後來建立智利聖地牙哥,並擔任智利首任總督,卻在征服馬普切時遭遇挫敗,並因此身亡。加入遠征軍的西班牙詩人艾爾西亞(Alonso de Ercilla Zúñiga,1533 -1594),見識到馬普切人的特質,於是寫下史詩《阿勞卡納》(La Araucana),頌揚其不屈不撓的精神,同時為馬普切人取了別名「阿勞卡諾人」(araucano)。

在拉美國家之中,智利與阿根廷的原住民人口相對較少,其中以馬普切人為最重要的一支,分布在這兩國交界之處。(VICE News)

在前哥倫布時期,美洲並無馬這類的動物,西班牙征服者騎馬攻克印地安部落的樣子,起初令印地安人以為世上有半人半馬的怪物而心生畏懼;不過,馬普切戰士很快從西班牙征服者身上學到戰略,甚至後來也學會馴馬、騎馬等各種馬術,最有名的例子是馬普切戰士勞塔洛(Lautaro,1534-1557)。勞塔洛在十五歲時,被征服者巴爾迪維亞擒獲,被迫做了巴爾迪維亞四年的馬夫,期間祕密組織游擊隊。勞塔洛後來逃脫,指揮游擊隊反擊,在一次戰役中捕捉巴爾迪維亞,並將他處以死刑。

智利詩人聶魯達在〈勞塔洛對抗人頭馬〉(Lautaro contra el centauro)裡,描寫巴爾迪維亞猶如希臘神話的人頭馬(Centauro),卻不敵勞塔洛:

巴爾迪維亞 想撤回。

為時已晚。

披上閃電之衣,勞塔洛抵達了。

那個悲傷的征服者繼續。

乘著南半球暮色 在潮濕灌木叢中開路。

勞塔洛抵達了, 以駿馬的黑色奔馳。

疲憊與死亡在樹枝上 指引巴爾迪維亞的軍隊。

勞塔洛的長矛逼近了。

巴爾迪維亞被處死之後,勞塔洛也在四年後戰死;然而,馬普切人始終不願臣服,雙方不斷交火,西班牙後來只好承認比奧比奧河(Río Biobío)與托爾滕河(Río Toltén)之間為馬普切的領地,即所謂的「阿勞卡尼亞」(Araucanía)。雙方戰爭持續了兩百八十二年(1536 -1818),史稱阿勞科戰爭(Guerra de Arauco)。獨立戰爭期間,智利獨立派與馬普切人取得共識,終結長期對峙,而這對智利的獨立運動助益頗多。在智利、阿根廷陸續建國之後,馬普切人依舊保留自己的語言及文化傳統,也守著阿勞卡尼亞。

馬普切戰士勞塔洛在十五歲時,被征服者巴爾迪維亞擒獲,被迫做了巴爾迪維亞四年的馬夫,期間祕密組織游擊隊。勞塔洛後來逃脫,指揮游擊隊反擊,在一次戰役中捕捉巴爾迪維亞,並將他處以死刑。(History Disclosure)

獨立初期,智利人視馬普切人勤勞、堅毅、負責,只要接受現代化教育,應有助於智利社會的發展與進步。然而,隨著社會的現代化,加上智利開放移民政策,讓甫從德國移入的新住民在阿勞卡尼亞屯墾,部分智利人也鄙視馬普切人,認為他們懶散、貪杯、野蠻、殘暴,是智利社會的毒瘤,徹底顛覆馬普切人在征服時期的英勇形象,甚至有意占領阿勞卡尼亞,雙方衝突再起。

1861年,智利政府終於發動占領阿勞卡尼亞(Ocupación de la Araucanía o Pacificación de la Araucanía,1861-1883)行動。1879年,祕魯與玻利維亞覬覦硝石和鳥糞石利益,於是聯合對抗智利,因而爆發硝石戰爭(Guerra del Guano y el Salitre,1879-1883)。智利政府從阿勞卡尼亞調派部分兵力,馬普切人才得以有機會反擊。隨著智利在硝石戰爭中獲勝,智利政府再度增派兵力進駐阿勞卡尼亞,挾帶優勢與馬普切人簽訂和約,承認馬普切的自治與傳統。爾後智利國會為馬普切人保留席次,然而,智利政府卻藉鐵道、水壩等公共建設,逐步蠶食馬普切人的保留區。

馬普切人與智利社會之間仍有芥蒂。至於居住在阿根廷境內的馬普切人,也同樣不容於阿根廷社會。(www.sbs.com.au/)

從征服時期到殖民時期,再到民主時期,馬普切人仍不斷抗爭。至今,馬普切人與智利社會之間仍有芥蒂。至於居住在阿根廷境內的馬普切人,也同樣不容於阿根廷社會。馬普切人永遠是馬普切人,既不是智利人,也非阿根廷人!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