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經人視界》義大利仍處在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義大利國會選舉結果出爐,三大政黨陣營都無法單獨執政,且組成一個主流溫和派政府的機率渺茫,「僵局國會」已然成形。不管最終是否仍由多個政黨協商組成聯合政府,如何組與還充滿不確定性,組成後也是有不確定的風險,在「鷄兔同籠」政見主張或政策價值存在明顯歧異下,如何面對已存在的經常性赤字、停滯不前的經濟、搖搖欲墜的銀行體系和民粹主義已在政壇生根茁壯等難題,絶對是義大利和歐盟的「灰犀牛」。

吳芳銘

去年的歐洲各國大選沒有黑天鵝,在英國脫歐後,荷蘭、法國和德國的大選,並沒有延續美國和英國興起的民粹主義與歐洲疑歐派思潮的擴張,得到了暫且的壓制和消沈,但經濟疲弱不振加上移民湧入的義大利,成了民粹主義是滋生的溫床,國會大選與政府組成,又考驗歐盟組成、歐洲經濟與歐元前景的命運。

義大利值得關注是因為,他正處在經濟衰退、高失業率和移民三大危機深淵中還難以自拔,被視為是「歐洲最脆弱的經濟體」。做為歐盟創始成員國之一,有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全球第六大的經濟體光榮過去,但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後,即陷入經濟持續衰退且復甦無力的窘境,至今的國內生產毛額(GDP),仍未回復至海嘯來襲前的水準,如今已淪為歐洲等四、全球第八經濟體。

義大利的貧富不均十分嚴重,其中之一的原因是來自於祖先輩已形成的財富秩序。全國85%公司為家族企業,受惠於遺產稅法規的庇護,家族企業在擁有房地產和收租利潤除能維持財富外,也遠勝於工作收入;而沒有祖父長輩資產者,很難翻轉既成的財富結構,近幾年的不景氣除失業率高攀盤懸在11%高峰外,國內就業不易只好用腳投票,2016年有5萬年輕人出國尋求就業機會,25歲以下年輕人的失業率高達約40%,25至34歲人口失業率高達17%,三十而不立的現象是社會的沈痾問題。此外,地方基礎建設落後,及政府資源分配不均,導致南部與北部的城鄉差距和財富分配嚴重不均。

經濟疲弱不振加上移民湧入的義大利,成了民粹主義是滋生的溫床,國會大選與政府組成,又考驗歐盟組成、歐洲經濟與歐元前景的命運。(AP)

據歐盟統計局去年底統計,義大利貧困人口在歐洲國家中最多,高達1040萬。以義大利國家統計局資料看,2016年絕對貧窮人口已達470萬人,佔全國人口7.9%,比2007年上升超過兩倍,足見危機後未復元,尚且還在致病疼痛中。尤其,義大利的負債2.3兆歐元,為GDP的135%,債務規模佔歐元區整體超過20%,不只是義國苦腦,也是歐盟頭痛的成員。

同時,義大利是全歐移民危機的焦點。義大利與非洲僅隔地中海海界,4年來成為60餘萬人搭船逃離非洲戰火蹂躪,或變成貧困侵襲地區而來的第一個停靠港。義國南部海岸移民危機日益深重,民眾對義大利政府和歐盟的不滿情緒積累高張,反移民和對歐洲懷疑主義迅速抬頭,孕育了極右派五星運動(5-Star Movement)成長的空間,該黨在2013年首次參加大選,即贏得了25%的選票,成為國會單一最大黨和反對黨。而在義大利發生移民危機後,反移民和難民情緒持續上升,引發安全隱患之餘,也讓前身為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的聯盟(League)支持率增加。國外移民成為經濟疲弱和高失業率的指責對象。

義大利有5000萬選民,在去年10月通過的新選舉制度下,選出國會630名眾議員和315名參議員,並規定只有得票數超過40%的單一政黨或多黨政治結盟,才有望獲得多數議會席位進行組閣。中右派的聯盟即便獲得了超過37%的支持率,也依舊必須要和其他政黨聯合執政。

大選結果雖底定,但執政的政府如何組成還充滿變數。由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領導疑歐派聯盟(League)組成的4黨右翼聯盟以約37%的得票率,取得眾議院中三分之一席次。其中聯盟以18%擊敗右派陣營中媒體大亨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領導義大利前進黨(Forza Italia)的14%。由31歲黨魁迪馬尤(Luigi Di Maio)領導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的疑歐派政黨五星運動,一如預期獲得以32%的支持率,成為僅次中右翼黨盟的第二大勢力,並且是得票數最多的單一政黨,正是反映了基層義大利民眾對當下面臨的內憂外患的不滿。而目前執政中的中左翼民主黨支持率大跌至19%,和與其合作的自由人民黨共取得23%選票,足以顯示已大失民心與其向背。

民眾對義大利政府和歐盟的不滿情緒積累高張,反移民和對歐洲懷疑主義迅速抬頭,孕育了極右派五星運動成長的空間。(AFP)

由於沒有任何政黨或聯盟在國會取得絕對多數席位,眾人期待大選後執政團隊的最終結果,未如願能塵埃落定。不過,確定的是,五星運動與聯盟兩個反移民和疑歐派的政黨,得票率達五成,宣示了民意的風向。若此兩黨合作組閣,提出「義大利優先」政策且堅決主張脫歐或拋棄歐元,恐對歐洲再度丟出震撼彈,破壞自二戰後分裂的歐洲,從「歐洲媒鐵共同體」(European Cola and Steel. Community)一路邁向歐洲統合發展的各項價值共識,在英國脫歐後再度敲起分解歐洲的力道。

計算五星運動和民主黨聯盟兩黨的選票過半,但左右「鷄同鴨講」無法共治,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主席倫齊(Matteo Renzi)已表明不參與不參加組閣;右翼聯盟已排除聯盟和五星運動合作的可能性,尋求與小黨成為多數;若五星運動黨和北方聯盟結盟,兩黨的選票加起來將具有絕對優勢,但各個政黨間存在執政理念上的諸多分歧,難以達成共識組成執政聯盟。另外種可能性是組成大聯合政府,不過可行性非常低。這些說明了政治不是簡單的數學問題,而是摻混了複雜的政治立場、價值與利益等議題,不是純粹算術的邏輯。

已知的是,三大政黨陣營都無法單獨執政,且組成一個主流溫和派政府的機率渺茫,「僵局國會」(hung parliament)已然成形。不管最終是否仍由多個政黨協商組成聯合政府,如何組與還充滿不確定性,組成後也是有不確定的風險,在「鷄兔同籠」政見主張或政策價值存在明顯歧異下,如何面對已存在的經常性赤字、停滯不前的經濟、搖搖欲墜的銀行體系和民粹主義已在政壇生根茁壯等難題,絶對是義大利和歐盟的「灰犀牛」。

一個政治僵局下政黨博弈充斥的不確定性政府,如何妥適處理已知的既存風險顯然還有許多挑戰,義大利仍處在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