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美麗的職人群像:野村萬齋與羽生結弦,那些狂言師教滑冰王子的事

「型態的意味」是萬齋身為「演出師、編舞師」多年體悟的表演藝術精髓;羽生能在之後的賽事中成功演活SEIMEI,萬齋的一席話功不可沒。

林宛瑄/元培醫事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本屆平昌冬奧最熱門話題之一無疑是日本「滑冰王子」羽生結弦衛冕金牌成功,成為睽違66年後第二位連續兩屆拿下奧運金牌的男子花式滑冰選手。

羽生本次長曲表演再度完美演繹充滿濃濃和風的曲目SEIMEI,剪輯自日本電影《陰陽師》配樂的〈SEIMEI〉(晴明),是羽生繼2015年國際滑冰總會花式滑冰大獎賽日本站(NHK杯)以及巴塞隆納花式滑冰大獎賽總決賽(GPF)後,第三次在正式賽事中以這個曲目拿下長短曲合計總分三百分以上的佳績。

羽生結弦於本屆冬奧衛冕金牌成功,成為睽違66年後第二位連續兩屆拿下奧運金牌的男子花式滑冰選手。(AFP)

羽生結弦於2015NHK杯中的〈SEIMEI〉獲得216.07高分,以長短曲合計322.40締造新世界記錄,將男子花式滑冰帶入300分時代。

羽生結弦與野村萬齋,陰陽師與狂言

羽生曾表示,選用〈SEIMEI〉是為了展現和風特色,因此在節目設計上力求忠實傳達陰陽師的世界觀。服裝設計則以打獵時穿著的狩衣為發想,但為了方便肢體活動,袖子和衣服本體並沒有完全縫合,透過接縫的開口處可看到裡頭的單衣。為了演出,羽生特地在15/16年賽季開始前拜會在電影《陰陽師》中飾演平安時代頭號陰陽師安倍晴明的野村萬齋。在該次會面中,萬齋特別指出理解動作意涵的重要性,建議羽生體會陰陽師手勢中「掌管天地人」的意念,並配合改版狩衣的特色,重新設計能展現精神內涵的動作。

SEMEI曲目中的服裝設計以安倍晴明打獵時穿著的狩衣為發想,但為了方便肢體活動,袖子和衣服本體並沒有完全縫合。(AP)

「型態的意味」是萬齋身為「演出師、編舞師」多年體悟的表演藝術精髓;羽生能在之後的賽事中成功演活SEIMEI,萬齋的一席話功不可沒。

雖然演出過電影《陰陽師》,但其實野村萬齋的本業是狂言師,其父則是日本人間國寶野村萬作。出生於狂言世家的野村萬齋,除了維持一年約350場的驚人演出量之外,也積極推廣狂言這門傳統藝術。

狂言:正經的搞笑劇

不同於取材自古典文藝作品、以歌舞形式描寫貴族生活的能劇,在室町時代正式登上歷史舞台的狂言,原本是穿插於能劇之間的獨幕劇,後來發展成獨立於能劇之外的劇目。狂言以喜劇手法呈現市井百姓生活中的瑣事,劇情內容簡單易懂,舞台道具則簡約樸素,演員通常不需化妝淨臉登台,只在扮演醜女或神靈、鬼魂與動物等非人角色時使用假面,表演重點則以誇張的肢體動作與豐富的演技刺激觀眾想像。

狂言以喜劇手法呈現市井百姓生活中的瑣事,劇情內容簡單易懂,舞台道具則簡約樸素。(t.pia.jp)

狂言師從庶民日常中擷取笑料,以幽默的口語諷刺貴族公卿的惡行劣跡,或揶揄市井小民引人發噱的行為想法。雖然狂言的精髓在逗觀眾發笑,但萬齋強調狂言師並不是一味搞怪取悅觀眾,而是要一本正經地精準演出人性率真的一面,「先要正經才得以歡笑」。因此,看似輕鬆的劇場氣氛是以狂言師傾注畢生心力琢磨的技藝為基底。

狂言藝術多以父子口傳的方式世代繼承,發展至今留存大藏流與和泉流兩大流派,萬齋傳承的即是和泉流的一支;主要活動地點在東京與名古屋,流派藝術的養成「以猿猴開始,以狐狸結束」。

狂言師的養成

三四歲即初登台扮演《靭猿》中的小猴角色,直到能夠成功詮釋《釣狐》或《狸腹鼓》等劇碼中的狐狸角色時,才算出師。

「釣狐」尤其被視為演員技藝的試金石。這齣戲碼的主角是化身成僧侶的狐狸,演員在僧袍下還穿著一身厚重狐狸道具服,上半場時要兼顧僧侶的身段以及狐狸的內心,下半場時則要演活狐狸的肢體動作與神情,演出過程中演員的身心都被逼到極限,面臨體力與演技等各方面的嚴峻考驗。

甚至有評論者主張《釣狐》的考驗就是狂言藝術的真諦所在,演員要突破從小熟習的基礎表演型態,藉由揣摩狐狸神韻的課題,重新面對身為狂言師的自我,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藝術風格。萬齋在23歲時第一次主演《釣狐》失敗,正因為無法體會狐狸的內心,即便記住也做足了父親萬作飾演狐狸的整套身段,卻也只是「徒具其形而無其神」,萬齋直到40歲後才漸有所悟,再度嘗試演出這個劇碼。

「釣狐」被視為演員技藝的試金石。這齣戲碼的主角是化身成僧侶的狐狸,演員在僧袍下還穿著一身厚重狐狸道具服,上半場時要兼顧僧侶的身段以及狐狸的內心,下半場時則要演活狐狸的肢體動作與神情,演出過程中演員的身心都被逼到極限。

2014年的紀錄片《職業人的作風:狂言師野村萬齋》則透過拍攝挑戰另一齣狐狸劇《狸腹鼓》的過程,讓當時48歲的萬齋娓娓道來習藝的心路歷程,以及狂言表演的根本。出生以來就背負著延續家業的宿命,每天反覆嚴格鍛練,萬齋自承像是狂言機器人一樣,傳承六百年的基礎型態已內化為身體的驅動程式,支配著每個肢體動作。

與羽生對談時,萬齋也特別提及熟練基礎型態的重要性,但如何靈活運用型態、讓熟知型態的觀眾感到新鮮驚奇,是花滑選手與狂言師都要進一步琢磨的課題。演出狐狸更讓萬齋深刻體悟到,狂言師必須用身體揣摩體會角色的內心,「讓身體自然而然踏歌起舞」;並將自己對曲目的感受與詮釋融入表演中,才不至於淪為賣弄技巧,也才能讓劇碼獲得新的生命力,充分展現狂言藝術之美。萬齋總結狂言的本質就是「用美吸引人心,用趣味架起人與心之橋」,這樣的體悟讓傳承家業的宿命轉化為開出「歲月之花」的原動力。

陰陽師中的貴公子:安倍晴明

一般認為,萬齋經狂言嚴格訓練過的肢體動作,以及對傳統藝術古典之美的體會,是他能夠演活安倍晴明這個角色的主因。據說《陰陽師》原著作者夢枕貘同意東寶把作品搬上銀幕的條件是,一定要找萬齋飾演舉止優雅但帶著邪氣、「長得像狐狸一般」的晴明;事實證明,夢枕貘的眼光獨到,萬齋版的晴明神形兼具,成功重現陰陽師的世界觀,而這個成功的選角影響之深,更造就了羽生結弦在10多年後於冰上的翩翩丰采。

萬齋版的晴明神形兼具,成功重現陰陽師的世界觀。(陰陽師電影劇照)

史上最強陰陽師:安倍晴明

日本在西元六世紀時初接觸到來自中國的陰陽五行說,開始運用陰陽道來觀測天象、制訂曆法、占卜吉凶等。天武天皇時代設立陰陽寮,並在稱為「陰陽頭」的寮長下設陰陽博士、曆法博士、天文博士各一人,漏刻博士兩人,陰陽師六人,以及其他人員等共八十八位,職司陰陽道、曆道、天文道與漏刻道等相關之事。陰陽師除專精融合道教方術、風水學以及咒禁道等的陰陽術之外,也必須通曉宮廷文化與世道人情,皇親貴族與平民百姓之事都能處理,因此夢枕貘說,平安時代的陰陽寮不但掌握了最新技術,也是當代精神中樞。

夢枕貘在《陰陽師》系列頭卷〈有鬼盜走玄象琵琶〉開篇設定平安時代是「人、鬼或陰魂,都同時存在於京城暗處,有時甚至屏氣歛息地與人同居一個屋簷下」的時代,當時人們普遍相信疾病多半是鬼怪作祟或咒術導致;《陰陽師—生成姬》〈序卷〉稱呼陰陽師為「咒術專家」,以陰陽祕法驅邪除煞,讓病人痊癒。安倍晴明是陰陽師中的佼佼者,據稱由信田森林的狐狸所生;他與笛聲之美連妖魔也動容的源博雅是莫逆之交,兩人堪稱「平安時代的福爾摩斯與華生」,經常受邀調查怪異之事,設法處理事件中那些其實「住在人們心中的鬼」。能知鬼神即能窺生死之理,安倍晴明所屬的土御門家主祀泰山府君。相傳泰山府君是審判死者靈魂善惡、掌管人類生死壽數的冥府之神,土御門系陰陽師能行泰山府君祭起死回生或是以命換命,羽生的SEIMEI所剪輯的《陰陽師》配樂正是搭配晴明行此法時所跳的祭舞。這位傳奇陰陽師令天地精靈與妖鬼感應的強大精神力,在萬齋的詮釋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陰陽師除專精融合道教方術、風水學以及咒禁道等的陰陽術之外,也必須通曉宮廷文化與世道人情,皇親貴族與平民百姓之事都能處理。圖為東京國立博物館藏《不動利益緣起繪卷》右為安倍晴明,右下為式神。(維基共享)

聯繫人與宇宙的「咒」

《陰陽師》系列中,源博雅常造訪晴明宅邸,兩人在庭廊上對著草木恣意生長的庭院小酌清談,身邊時而圍繞著晴明所操縱的式神,意指受陰陽師使役的神靈鬼魂,例如藤花精靈。兩人的話題除了京城內外種種不可思議之事外,最常出現的就是何謂「咒」的討論。晴明直言咒就是人心感應,因咒而心動、心動後進一步滋生咒的人們,藉由咒來跟宇宙產生關聯,連美也是一種聯繫人和宇宙的咒:

「你看到那片櫻花花瓣飄落,內心感覺很美,或為之動容的話,便表示在你內心已萌生了『美』這個咒。」

由此看來,技藝之美也是一種咒,以技藝之美打動人心即是啟動咒的力量,殫精竭慮以表現美的職人們則可說是某種咒術師。狂言師萬齋化身晴明的魅惑神態、跳泰山府君祭舞時展現的魔幻之美,風靡了無數觀眾,影迷們紛紛表示自己中了晴明/萬齋的咒。萬齋版晴明除了掀起陰陽師熱潮之外,甚至進而開啟了粉絲對狂言藝術的興趣。

羽生結弦的〈SEIMEI〉的舞步編排即以《陰陽師》中的「泰山府君之祭」為靈感

羽生結弦:滑冰場上的陰陽師

《陰陽師》系列中從平安時代穿越而來的美之咒力,透過狂言師萬齋的中介,在二十一世紀的滑冰場上重現。羽生在賽前請教萬齋該如何做出讓觀眾記憶深刻的表現?萬齋表示:

「精神性很重要,不能只意識著觀眾,要感受場地的氣氛,要支配場地,把它拉攏過來,用自己的意識帶動/到整個會場,帶起整個場地、時間及氛圍,將場地氣氛拉到自己這邊。把氣氛及音符穿戴在身上。」

羽生之後在接受松岡修造訪談時曾提到,2015年巴塞隆納比賽出場熱身時,觀眾還沉浸在西班牙選手Javier Fernandez 精采表演帶來的熱烈氣氛中;為了重新支配場內氣氛,羽生於是當場做了一個三周半的跳躍,抓住觀眾的視線。另一場訪談中被問及為何在巴塞隆納表演結束追加一個收束雙臂的動作時,羽生則說是為了要「完結陰陽師的世界觀」,收回表演過程中四散在場上的式神。

至此,羽生的SEIMEI終告煉成,並在平昌冬奧的賽事中,讓觀眾再次見識到這場以美吸引人心的「咒」展演。

參考資料:

《2005陰陽師千年特集》 《陰陽師》系列,夢枕貘

《陰陽師》(電影),瀧田洋二郎,2001

〈雜談狂言〉,韓燁,2010

The Fox and the Trapper,” 2014 

職業人的作風:狂言師野村萬齋》,2014 

野村萬齋X羽生結弦〉,2015 

羽生結弦:被神挑選的賽事〉,2017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