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關於農保問題,回應農委會頭痛醫腳的神邏輯

過去每當選舉年,老農津貼的「加碼」就成為執政者政策性買票的工具,民進黨政府這次不加錢,卻放寬申請資格,又與過去的政策性買票何異?

Lin bay 好油

關於農保的問題,昨日文章一出,農委會很快就做出回應了。

農委會對於昨日文章回應內容。(截自臉書)

農委會輔導實耕者可以申請參加農保,是真正落實農保照顧農民的意旨。且實耕者是否具備實際耕作之技術及能力,並須經由農業改良場審查、現地勘查及口頭詢問,經審查符合資格者,才可以申請參加農保,其過程相當嚴謹,並無放寬農保資格的情形,對於有真正務農的業者,反而才是實質的照顧。

既然農委會跑來回應了,那我當然也有話要說。

去年12月27日農委會新聞稿開頭這樣說:

為讓實際從事農業工作者有保障,農委會由現行「認人、認地」方式申請農保逐步調整,即採「人、地脫鉤」模式辦理。首先將從輔導實際耕作者(以下簡稱實耕者)申請參加農保,107年將試辦後再滾動檢討相關機制。

看到這一段我就很納悶,我從事協助農產販運銷,我也是農業工作者,但我沒有農保的資格,既然農保要協助的是農業工作者,請問在合作社協助包裝的工人是不是農業工作者?在稻田裡協助代耕的農人是不是農業工作者?協助果樹採收、套袋的工人是不是農業工作者?這些農業工作者為什麼不能投保農保?

若農保只限縮在從事耕種的人員,而其他農業相關的工作者皆排除在外,這就像只有開車的司機才算從事運輸工作,運輸調派的人員都不能算是運輸業從業人員的邏輯一樣可笑。

農保涵蓋的範圍本身就是一個奇怪的限縮,不但沒有照顧到真正的農業從業人員,反而對投機者大開方便之門。有些人買幾分水田,加入地區農會,再把地租人種水稻,再用自己的名字交公糧,就可被認定為農業工作者,可以投保農保,這種結構不荒謬嗎?「認人、認地」到「人、地脫鉤」?農委會以前對詐領農保就無計可施了,結果現在還要開放?

若農保只限縮在從事耕種的人員,而其他農業相關的工作者皆排除在外,這就像只有開車的司機才算從事運輸工作,運輸調派的人員都不能算是運輸業從業人員的邏輯一樣可笑。(圖:本報資料庫)

過去開辦農保時,為了照顧農民的立意,所以設計了極低的費率,這個政策有其時代背景,投保農保的人一年可以少繳約5000元左右的保費,就算每年光生育、身障、喪葬三項津貼一年差額政府就必須補貼約50億,但農保造成的問題還不算太嚴重。但自1995年開始發放老農年金後,情況就大不相同了,不只保費繳得少,年滿65歲起每個月還可領到津貼,這導致請領年金的假農民層出不窮,甚至出現有「農民」90幾歲還加保的怪象。老農年金從開辦時一個月發放3000元,之後不斷加碼到現在的7,256,發放金額還隨消費指數調整。

根據國民黨時代的監委沈美真的調查,主計處資料農民及兼業農民約50餘萬人,但農保投保人數卻有140萬人。相關單位從這份報告開始清查到105年,結果農保的人數從140萬變成128萬人,實際利用農保得利的假農民到底有多少,根本難以估計。

農業改良場負責審查農保資格工作,請問農業改良場有多少人力?台灣現有七個農業改良場,若真如農委會所說有三萬人申請,換算下來每一個改良場至少要負責4300個申請審核,要現場勘查、口頭詢問、資格審查,以如此少的人力審這麼多案子,這叫嚴謹?農委會自己講來怎麼都不會心虛?再者,若是改成人地脫鉤而非放寬農保的資格,請問又怎麼可能新增三萬多人?農委會睜眼說瞎話,臉不紅氣不喘,也算是厲害。

沒有農保就是社會保險邊緣人嗎?

筆者家種了20年的菜,雖然參加農會,但因為地是跟人家租地來的,所以沒有辦法轉農保,不過這不代表父母輩沒有相關保障,掛工會投勞保最後也是能領勞保的退休金。這次農保放寬所涵蓋的人員,在放寬前他們有可能是付國民年金也可能是找工會掛勞保,沒有農保並不表示會讓這些人排除在社會保險涵蓋的範圍之外,只是這兩種保險都沒有農保繳得少而未來領得多,對於人性而言,本來每個月要繳兩千塊的勞健保,變成半年繳2200元,誰會說不要?當然能爭取就爭取。

這次農保放寬所涵蓋的人員,在放寬前他們有可能是付國民年金也可能是找工會掛勞保,沒有農保並不表示會讓這些人排除在社會保險涵蓋的範圍之外,只是這兩種保險都沒有農保繳得少而未來領得多。(圖:本報資料庫)

做為主管機關,農委會該做的不是修正農保審查辦法,而是應該改革農保的整體架構,包含投保金額、投保費率、自負比率等,讓農保變成一個更合理的社會保險,而不是林萬億口中的畸形社會保險,每年收入跟支出如此懸殊,更別說還有額外補貼的470億年金和地方政府要支出的健保差額。

勞保去年收入3,555億,支出3829億,短少274億,雖然還有7231億,就已經擔心將來有破產之虞而必須提高費率讓收支平衡。農保的收入跟支出如此懸殊,累計支出已超過1500億,為什麼卻不是先調整農保費率,讓投保農保的126萬人有更合理的投保結構,並且減少政府的補貼,反而是放寬資格增加支出?

過去每當選舉年,老農津貼的「加碼」就成為執政者政策性買票的工具,民進黨政府這次不加錢,卻放寬申請資格,又與過去的政策性買票何異?

頭痛醫腳、腳痛醫頭的神邏輯

農保稽查的成效一直是農委會做的最差的業務,審核從寬造成稽查不易,導致許多非農民身分者也能享有農保資格,進而領取老農津貼,也才會造成不到60萬的農民,卻有一百多萬農保戶的怪現象,儘管農委會在監察院多次糾正下,開始積極抓假投保,但問題不從修正農保保費與給付、減少政府不當財政支出來做根本性的解決,卻又對農保資格大開方便之門,反而因為部份拿不到土地租賃合約的實際耕作者無法加保的現象,將申請資格改成人、地脫鉤來為這些人解套,這種慷納稅人之慨的改革,又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是農民的照顧者。

什麼是農業?

《農業發展條例》第3條第1款這樣定義: 「農業:指利用自然資源、農用資材及科技,從事農作、森林、水產、畜牧等產製銷及休閒之事業。」 蔡英文總統過去曾經說過: 「農業= 農+ 業」,要讓農業成為一個有競爭力的產業,重新擦亮台灣農業的招牌。農業既然是產業,對經營者而言,要的是「資金」、「知識」、「勞動力」、「土地」等項目的提升,並與「物流」、「消費通路」等的搭配。農委會的預算,本應該用在如何提升農業經營者以上的條件,而不是把近過半的農業預算拿來從事社會福利補貼,留下更多的問題給未來的政府。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