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為什麼大阪在江戶時代會被稱為「天下的廚房」?

要追溯大阪市的發展歷史,我們得先從它的地貌變化開始說起。在遠古的繩文時期(約西元前140-前4世紀),大阪平原曾因為海平面大幅上升而沒入水裡,從而形成廣闊無垠的新海域「河內灣」。

◎宋彥陞(時空偵探)

如果您也喜歡前往日本旅遊,一提到關西的大阪市,相信您可能會馬上聯想到雄偉壯麗的大阪城、道頓堀的固力果看板,或是以大阪燒為首的各類美食。

道頓堀的固力果看板是大阪相當著名的地標之一。(圖片來源:cotaro70s /flickr)

不過,您是否知道這座西日本的最大城市不僅曾是朝廷都城的所在地,到了江戶時代(1603-1868)甚至還有「天下的廚房」(天下の台所)這樣的美稱呢?接下來,就讓筆者為各位朋友娓娓道來吧!

從滄海變成首都

要追溯大阪市的發展歷史,我們得先從它的地貌變化開始說起。在遠古的繩文時期(約西元前140-前4世紀),大阪平原曾因為海平面大幅上升而沒入水裡,從而形成廣闊無垠的新海域「河內灣」。

在這片汪洋之中,有段突出的狹長陸地顯得格外引人注目:從現在的大阪城公園延伸到住吉大社附近、南北長達12公里的上町台地由於地勢較高,不只沒被海水淹沒,反而變成分隔河內灣與大阪灣的半島地形。

繩文時期的大阪地貌。(圖片來源:https://goo.gl/9VFHOh,黑字部分為筆者加註。)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新生成的海灣是淀川與大和川兩大水系的出海口。是故,河水帶來的泥沙造成河內灣的面積不斷縮減,並在上町台地北部生成沙洲地帶,使得海灣的開口越加封閉而逐漸潟湖化。

進入古墳時代(約3-7世紀),時人基於排水、航運等需求,在沙洲開鑿運河以連絡河內湖與大阪灣,連帶促使位居水路要衝的難波津一躍成為國際貿易的重要港口。

5世紀左右的大阪地貌。(圖片來源:https://goo.gl/9VFHOh,黑、藍字部分為
筆者加註。)

20世紀末,大阪市中央區法圓坂挖到建於5世紀末的大型建築群,推測應是難波津的倉庫建築。圖為大阪歷史博物館前方的倉庫模型。(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考量到難波津是日本吸收海外財富、技術與文化的先進都市,包含孝德天皇(645-654在位)與聖武天皇(724-749在位)在內的四位天皇(註1)都曾經把首都從內陸地區遷往近海的難波一帶。

即便國都後來又遷回離海較遠的奈良與京都,仍然必須依賴上町台地北部的渡邊津通往瀨戶內海。此外,伴隨著熊野三山(註2)信仰漸漸風行,參拜街道途經的渡邊津、四天王寺與住吉大社等聚落也因為許多信徒停留住宿而益發繁榮。

換句話說,雖然日本建都大阪的時間可謂相當短暫,由於上町台地位處水陸要道,這裡自古以來就是西日本的精華地帶。到了戰國時代,交通便利、商業又發達的這座城市,自然便成為戰國群雄爭相競逐的兵家要地。

難波宮的復原模型。(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上町台地位置圖。橘色虛線為京都通往熊野的主要道路。(圖片來源:維基共享)

名城大坂的誕生

15世紀末,試圖重振本願寺基業的第8代法主蓮如認為富庶的上町台地深具發展潛力,因而在台地北方建立石山御坊作為新的傳教據點。

其後,適逢京都的山科本願寺被戰火摧毀,距離京都甚近的石山御坊遂升格成教團的新本山「大坂本願寺」(註3),不只吸引大批信徒和商人前來定居,甚至還營造濠溝、土壘等防禦工事,儼然是個固若金湯的防禦要塞。

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隨著戰國大名織田信長逐漸控制近畿地區,倍感威脅的本願寺第11代法主顯如在1570年宣布與織田家全面開戰,並在織田軍的猛攻下據守大坂本願寺長達十年之久。直到戰局走向越發不利,顯如這才透過朝廷斡旋和談,率領信徒退出大坂。

蓮如是將大阪命名為「大坂」的關鍵人物。(圖片來源:維基共享)

大坂本願寺位於上町台地北側丘陵(圖中紅框處),四周為河流環繞,可說是個地勢險要的巨大要塞。(圖片來源:維基共享,紅框部分為筆者加註。)

不料,就在大坂易手的兩年之後,織田信長便遭遇「本能寺之變」自殺身亡,並由部將羽柴秀吉(即豐臣秀吉)武力奪得了繼承人的寶座。

身為織田家的宿將,羽柴秀吉相當清楚上町台地不單擁有繁榮的商業聚落,其位於京都與堺港之間的地理位置,亦方便統治者掌控國內的朝廷動向和對外的國際貿易。

此外,顯如固守大坂本願寺負隅頑抗的往事,在在顯示此地是個易守難攻的險要之地。因此,秀吉便選在大坂本願寺的遺址上修築豪華絢爛的大坂城作為居城。

除了修建城池外,秀吉還在大坂城通往瀨戶內海的西側低地開挖道頓堀、東橫堀與阿波座堀等運河。這些運河在戰時可以充當城池的護城河,平時也能發揮水運、排水等功用,進一步強化了大坂的交通與經濟地位。

豐臣秀吉看上大坂優越的地理位置與商業條件,因而修築大坂城作為事業的根據地。(圖片來源:維基共享)

描繪豐臣時期大坂城下町的屏風。可以看到大坂城下水路縱橫、舟船絡繹的繁華景象。(圖片來源:維基共享)

物資雲集的「天下廚房」

豐臣秀吉去世後,雌伏許久的德川家康開始逐步翦除豐臣家的羽翼,最終在1615年徹底消滅豐臣家,將大坂納為江戶幕府的直轄領地。
有鑑於大坂是西日本最為繁華的大城市,幕府不但重建遭到戰火破壞的大坂城、整備大坂的港灣設備,更繼續開鑿長堀、立賣堀等多條運河,使其與淀川、大和川相連結,共同構成瀨戶內海通往京都、奈良等地的水路網絡。

另一方面,由於幕府規定諸國大名每年都要前往江戶值勤,位居東、西日本往來要路的大坂也順勢成為物資交換的絕佳集散地。其中,尤以各藩在大坂進行的稻米貿易最為重要。

對於西日本的大名來說,大坂實為往來江戶的重要中繼站。圖為園部藩主從江戶返回領國的部分隊伍。(圖片來源:維基共享)

江戶時代,稻米是各藩最主要的租稅來源。在留下必要的部分之後,剩餘的年貢米與特產品則會運到鄰近的商業城市出售換取貨幣。

如前所述,大坂非但擁有完善的水路運輸網,更處於西國大名往返江戶的樞紐位置。是故,許多大名選擇把稻米等物產運往大坂,委託當地豪商幫忙販售,再將交易所得送往江戶或是領國。

為了存放本國運來的大量物資,各藩紛紛在大坂的中之島、堂島等水運便利之地設置藏屋敷。起初,以大坂巨賈淀屋為首的米商先是在中之島南方的北濱開設米市;到了17世紀末,北濱的米市場又逐步轉移到藏屋敷更為密集的堂島一帶。

為了利用舟船運送稻米等各式物資,藏屋敷通常會建於水運便利的河岸旁邊。(圖片來源:《攝津名所圖會》)

此時,堂島米市不只發展出稻米的期貨交易,該市場決定的米價更有影響全國米價乃至於其他物價的強大能力。在以稻米作為經濟重心的江戶時代,主宰米價的大坂實為牽動日本商業趨勢的心臟地帶。

除了有傲視全國的商業市場之外,大坂的金融業與銅精煉業亦居於日本國內的首要地位。與關東盛行的金本位制不同,江戶時代的關西地區是採用銀幣作為交易的主要貨幣。

為了處理金、銀、銅幣之間的兌換匯率,貿易興盛的大坂自然便發展出極為發達的金融業,更孕育出一批富可敵國的豪商巨賈。這批商人不僅提供大名租借藏屋敷、協助運送和買賣貨物等服務,在大名出現財務危機時還會供應龐大貸款藉此賺取豐厚利息。

據說,光是經營米市等店鋪的大商人淀屋,放款給各國大名的金額便高達銀1億貫(相當於現在的100兆日圓),實可一窺大坂商人的雄厚財力與對於武家政治的無形支配力。

文政八年(1825年)的大坂富豪排名。(圖片來源:大同生命官網)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大坂在江戶時代的銅精煉業。17世紀末,銅成為日本相當重要的出口商品。當時,以住友銅吹所為代表的大坂銅精煉業因為擁有特殊技術,獲得幕府給予相關業務的獨占權利。

於是,開採出來的銅礦在礦山進行初步加工之後,隨即運到大坂精煉為純銅,再經由長崎輸出國外。如此一來,大坂不只居於銅礦貿易的事業核心,更日益增進銅精煉技術,進而形成日後的重工業基礎。

在商業、金融業與銅精煉業的引領帶動之下,諸藩的各色物產不斷湧入大坂的藏屋敷,再重新分配、運往國內和海外的廣大市場。是故,時人認為物資充盈的大坂就好比是日本的廚房一般集散著各式財貨,因而把這座城市稱之為「天下的廚房」。

大阪在江戶時代是全國物資的主要集散地,遂被時人稱為「天下的廚房」。(圖片來源:日本財団図書館)

然而,自從江戶後期以降,大坂的商業獨強地位開始面臨江戶等地陸續崛起的強力挑戰。另外,幕末、明治轉換之際對於原有的政治、經濟秩序造成了劇烈的衝擊,亦使得這座城市更名為大阪之後,還得在持續衰退的窘境之中努力摸索出一條新的生存之道。欲知後話如何,且待筆者下回分解。

註1:這四位天皇包含應神天皇(在位年不詳)、仁德天皇(在位年不詳)、孝德天皇(645-654在位)與聖武天皇(724-749在位)。

註2:為熊野本宮大社、熊野速玉大社和熊野那智大社三座神社的總稱。

註3:根據研究,「大阪」之名大約出現在14世紀,而蓮如是最早將大阪稱為「大坂」的關鍵人物。由於日文的「阪」、「坂」二字皆有「坡道」的含意,加上「坂」字被部分時人認為具有「反回土地」(意指死亡)的不吉寓意,到了1868年政府便正式以「大阪」一詞取代「大坂」舊名。

參考資料

1. 脇田修,《図説大坂 天下の台所・大坂》,東京都:学習研究社,2003。
2. 阿部武司,《近代大阪経済史》,吹田市:大阪大学出版会,2006。
3. 谷川彰英,《大阪「地理‧地名‧地圖」之謎:解讀「天下廚房」不為人
知的歷史!》,新北市:遠足文化,2017。
4. 網路資料「大阪平野の変遷」,檢索日期2018年2月3日。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