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江戶:北齋和日本主義

當眼睛只看著西方,於是就忘了東方的美好,當眼睛只盯著東方,又忘了文化應該是兼容並蓄、融合發展的。當然,時間會解決這種東西文化衝擊的焦慮。

李拓梓

東京的國立西洋美術館,剛剛結束「北齋與日本主義」(北斎とジャポニスム)的特展,調來了全球受到北齋影響的洋畫作品,兩相對照,將接近之處一一點出,是一個有趣而生動的策展企劃,其中有衝擊影響,也有看似牽強附會之處,遂成為藝術圈一時話題。

葛飾北齋是江戶時代最有名氣的日本畫家,他不只因為一系列「北齋漫畫」、「名所繪」在江戶頗受歡迎。他最有名氣的「富嶽三十六景之神奈川沖浪裡」,已經可以說是全世界的日本印象,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也讓北齋成為江戶浮世繪的創作者當中「日本有名聲、全球有出名」的代表性人物。

不過北齋揚威國際這件事,其實很奇妙。因為北齋的作品許多都是印刷品,退行之後經常被拿來做出口瓷器的包材,從長崎出島運送到歐洲去。是以北齋的作品很早就在歐洲流傳,只是大家都不知道作者是誰。北齋作品不僅僅在市井口耳相傳,也經常被荷蘭醫師、商人和教室一系列東瀛獵奇的作品當中,當作插畫。當時沒什麼國際著作權法的規定,因此作者是誰,在書中多半隻字未提。

東京的國立西洋美術館,剛剛結束「北齋與日本主義」(北斎とジャポニスム)的特展,調來了全球受到北齋影響的洋畫作品,兩相對照,將接近之處一一點出,是一個有趣而生動的策展企劃。(ntv.co.jp)

北齋的名字在西洋廣為人知,應該是明治開國之後。當時大量的西洋外交官來到日本,日歐貿易開始盛行,歐洲文化界也開始流行起對東方文化的喜愛跟傾慕。在音樂圈,以埃及為對象創作的威爾第歌劇「阿依達」,普契尼描寫中國的「杜蘭朵」和日本的「蝴蝶夫人」,陸陸續續在歐洲藝壇造成風靡,「東方主義」的雛形正在成形。

美術圈也有類似的狀況,透過1878年到巴黎發展的美術商人林忠正推波助瀾,大量的浮世繪作品成為巴黎文化圈的熱門商品。畫家莫內、竇加都是林忠正的好客戶,據說莫內家的廚房裡掛滿浮世繪作品。他晚年畫睡蓮系作品的庭園,也頗有日本風情。北齋的作品是林忠正的藏品中賣得最好的,因此林忠正將北齋冠上「日本最偉大的畫家」之名。

當時,崛起中的印象派,正在挑戰和正統的法蘭西美術學院畫派,林忠正所帶來的葛飾北齋和「日本主義」,因為大受歡迎,也就成為印象派畫家爭相模仿的新歡。比如在歐洲,植物比較常以靜物的方式呈現,小動物作為繪畫中的妝點,很少以主角身份拋頭露面。

但北齋以漫畫聞名,花草、動物、市井小民經常是他筆下的主角。這些在學院派當中被忽視的事物,多少影響了歐洲創作者的視野。於是,印象派開始有大量的自然花草繪畫,而蟲魚鳥獸們的動作,也成為畫家小品練習的題材。

葛飾北齋最有名氣的「富嶽三十六景之神奈川沖浪裡」,已經可以說是全世界的日本印象,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圖:網路)

又比如在浮世繪作品中,畫家躲在遠遠的後方,透過樹叢看到前面的景緻這樣的畫法,過去在歐洲的全景、無遮蔽的風景畫視角中很少出現。但因為浮世繪的衝擊,畫家們開始思考,前面擋著幾棵樹的風景,也別有一種風情。另外,印象派畫家們描述社會生活的場景,人們的體態、動作,也逐漸成為歐洲當代繪畫的主流,並夾帶著他們在浮世繪當中所觀察到的種種。

在當道的法蘭西美術學院時代,社會生活、蟲魚鳥獸都是不受喜愛的題材。儘管這些主題在鄰近法蘭德斯地區的「法蘭德斯畫派」(Flemish painting)當中早就流行,但法蘭德斯畫派從來不是堪登巴黎大雅之堂的作品。不過此刻,「日本主義」所引起的革命,和受到影響的印象派崛起,真正引起了巴黎畫壇的大變革。

印象派的畫家們,幾乎都多少受到「日本主義」影響,像梵谷本身是浮世繪的熱愛者,他甚至曾經以油畫臨摹跟北齋齊名的歌川廣重作品,「大橋安宅驟雨」、「龜戶梅屋舖」,在畫上寫了一些讓懂漢字的人看了會噗嗤一笑的鬼畫符。這些浮世繪對於歐洲繪畫的影響,傳為一時美談。這一系列浮世繪對於歐洲藝術的衝擊,也因此被學者冠上「日本主義」的名號,風靡了整個歐洲藝術圈。

有趣的是,這一系列浮世繪對於歐洲的衝擊,在早年的日本留歐畫家當中,似乎並不受到青睞。尤其在黑田清輝、久米桂一郎、藤島武二這一系列受過巴黎美術學院訓練的「東京美術學校」老師當中,浮世繪很少在他們的作品中顯露蛛絲馬跡。甚至後來對於東京美術學校、官展系列的反彈和革命,也少有回歸國粹的呼聲,相當奇妙。

梵谷是浮世繪的熱愛者,他甚至曾經以油畫臨摹跟北齋齊名的歌川廣重作品,「大橋安宅驟雨」,在畫上寫了一些讓懂漢字的人看了會噗嗤一笑的鬼畫符。(圖:維基共享)

可以說,整個日本畫壇從官展到民間畫會挑戰觀展的過程,雖然和印象派的崛起極為接近,但與其說這些日本洋畫的創作者受到浮世繪和早期日本畫的影響,更大的影響,無疑來自巴黎畫壇的種種。對喝過洋墨水的洋畫家們而言,浮世繪、漫畫顯然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民間次文化,它的美好和對西洋美術的衝擊,並沒有受到注意。

這是後進國家在現代化過程中,經常出現的狀況。因為急著要「脫亞入歐」,因此忘記了自己曾經有有的美好資產。或者也是有極端者,將美好的歷史資產以過度美化、神話的國粹方式展現,而無法對現象持平、靜心而論。當眼睛只看著西方,於是就忘了東方的美好,當眼睛只盯著東方,又忘了文化應該是兼容並蓄、融合發展的。當然,時間會解決這種東西文化衝擊的焦慮。

2016年底,在東京的墨田區兩國,由興建了金澤二十一世紀美術館、羅浮宮朗斯分館的妹島和世SANAA事務所所規劃興建的「北齋美術館」開幕了,這座美術館以奇特前衛的造型,毫不違和的融入在兩國常見的公園綠地、高架鐵路和社區住宅、賣店之間,引起了建築界的話題。兩國是日本的老區,也是北齋九十年的生涯中,主要活動的區域,將北齋的諸多作品收藏於此,相信也會是北齋在日本美術史地位中起落浮沈的最佳詮釋。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政治的日常 葛飾北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