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恐懼鳥》三個來自墨西哥電台的恐怖故事

「長毛手」是墨西哥的金牌鬼故電台節目,其名字取至墨西哥一個本土傳說。一對長滿毛髮的雙手懸浮半空,趁半夜父母熟睡時,穿過窗戶或牆上的洞抓走床上的小孩,又或搶掉駕駛中司機的方向盤,讓他們死於意外。後來又發展成不幸厄運的象徵。正如恐怖熱線,長毛手深受墨西哥的司機和夜班工人的歡迎,節目一播就播了22年。但就在這個月初,其主持人忽然宣佈不再做下去。有粉絲傳言他和上一任突然猝死的主持同樣受到怨靈纏繞。但無論如何,讓不少人開始回顧這節目多年來的精選鬼故事,而今天也揀選了三個和大家分享。

恐懼鳥

我很喜歡鬼故事。

猶記得中學時代,最喜歡半夜和朋友帶住啤酒溜到海邊,邊玩撲克牌邊開著收音機聽《恐怖熱線》,然後大伙兒嬉笑怒罵,那是我青春最美好的時光。學校閱讀課時也很常看鬼故書,香港的固然有親切感,但日本怪談那種明快而陰沈的節奏也是極品來。

即使長大後,現在每認識一個新朋友,都忍不住劈頭就問他有什麼怪異經歷,就像《聊齋志異》的著者蒲松齡般(但可惜我不會請你飲茶lol)。

所以我真的很喜歡鬼故事,無論世界各地那一處的我也喜歡,但既然我今日出文,帶來的當然不會尋常的鬼故事,有無興趣聽一下墨西哥的鬼故事?

「La Mano Peluda(The Hairy Hand,長毛手)」是墨西哥的金牌鬼故電台節目,其名字取至墨西哥一個本土傳說。一對長滿毛髮的雙手懸浮半空,趁半夜父母熟睡時,穿過窗戶或牆上的洞抓走床上的小孩,又或搶掉駕駛中司機的方向盤,讓他們死於意外。後來又發展成不幸厄運的象徵。

正如恐怖熱線,長毛手深受墨西哥的司機和夜班工人的歡迎,節目一播就播了22年。但就在今個月頭,其主持人Ruben Garcia Castillo忽然宣佈不再做下去,原因不明。有粉絲傳言他和上一任突然猝死的主持同樣受到怨靈纏繞。但無論如何,事件讓不少人開始回顧節目多年來的精選鬼故事,而我也揀選了三個和大家分享︰

鏡中的雙胞胎

由於工作關係,我搬到一棟殘舊的公寓大樓居住。公寓住客幾乎清一色獨居老人,在那裡等待住死神招手,陰沈的氣息籠罩住整棟公寓。

在那裡我結識到一名叫胡安的老人。胡安年約七十歲,但長年酗酒和濫藥留下的痕跡,讓他看起來像具埋葬過百年的骷髏骨頭。即使在那夥傻懵的老人眼中,胡安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常常對住空氣說話,走動起來也像極個精神病人。

有一天,胡安突然和我談起他年輕時一段恐怖經歷。故事的主人翁叫蘇薩諾,是胡安年輕時的同房。兩人結識後不久,胡安便知道蘇薩諾曾經有個雙胞胎哥哥,但兩人自小不和,時常大打出手。在一次打鬥裡,蘇薩諾錯手把哥哥打死了。但當警察到場時,他們發現哥哥原來暗地裡是個撒旦教徒,時常參與邪教儀式,於是案件便不了了之結束。

胡安起初聽到不以為然,猜想是否蘇薩諾幻想出來。因為蘇薩諾經常對著牆壁自言自語,偶爾還會激動得崩塌大哭出來。當胡安問他和誰爭吵時,蘇薩諾說是哥哥的怨魂纏繞住他。胡安暗想蘇薩諾可能因為殺死哥哥的心理創傷,逼出精神疾病來。

直到有一天,胡安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

那天,蘇薩諾的睡房突然傳出悽厲的慘叫聲。胡安聽到慘叫聲便立即衝入房間。一入房間便看到蘇薩諾臉容扭曲,躺在床上上下掙扎,抽搐似的扭動著軀體。皮包骨的小腿滿佈一道一道幼長的爪痕,鮮血沿爪痕滾滾流下。
胡安的腦袋被眼前的情境嚇得空白一片,不知所指地站在門邊。正當以為事情不可以更糟時,他瞥見床頭鏡中有另一幅更恐怖的景象。

一名男子把蘇薩諾按在床上,雙手捏住他的喉嚨。

而那名男子長得和蘇薩諾一模一樣。

清醒過來的胡安馬上上前解救蘇薩諾,把他從那看不到的男子救出來。當胡安把蘇薩諾從床上拉下來時,他看到鏡中的男子也如煙霧般消失。

兩人冷靜過後,胡安問蘇薩諾究竟發生什麼事。蘇薩諾絕望地答︰「我哥哥想我自殺,但我拒絕了,所以他很憤怒。」

第二天早上,胡安便搬離了公寓,之後再也沒有見過蘇薩諾。但他說每次經過那棟公寓時,都感覺到有人在後面跟蹤自己,直到現在仍然如此。

豬精

我的舅父Carlos是個魁梧的農夫, 6尺高242磅重,會徒手從仙人掌上摘下梨果,像極奇幻小說裡的深山巨人般。縱使如此,他是個好舅父,小時候每年暑假父母也送我到那裡暫住,而我的恐怖故事亦在這所農場裡發生。

由於農場始終位置偏遠,電力供應困難,居住環境真的不太好。每逢入夜,我房間只靠著床邊聖母壇上的蠟燭照明。

就在發生怪事的晚上,我從熟睡中被一陣噪音弄醒。當我惺忪張開眼時,直覺已經對我說房間有陌生人,沉重的腳步聲一步一步逼近聖母壇,亦即是我床邊。

奇怪的是,那些腳步聲完全不像人類走動的聲音,反倒像家畜的腳蹄聲,咔喀咔喀。隨著神秘黑影愈迫愈近,我亦鼓起勇氣,掀起床單一小角往外瞧。

一頭家豬。

一頭兩腳直立的家豬。

一頭兩腳直立在走路的家豬。

微弱的蠟燭照出那頭人形豬污穢的豬皮、傲慢的豬眼、臃腫的身軀.....全身上下沒一寸不讓人覺得嘔心至極。

那一刻,我驚恐得要繃緊全身大小肌肉才不至於叫喊出來。幸運的是那頭人形豬好像察覺不到我,逕自走向床邊的聖母壇。

當走到聖壇旁邊的蠟燭時,它停下來,然後我看到它從鼻腔吐出一股臭氣。

突然聖母壇發出一道閃光,下一秒那隻豬精便化成一團火球。

熊熊烈火包裹住豬精上下全身,它發出殺豬般悽厲慘叫。我亦終於忍不住跳下床,喊盡肺部所有空氣向舅父求救。

舅父馬上破門而入,手持屠夫刀。他望一望我,再望向瑟縮在角落的豬精,豬精也回望他,污穢的豬眼被恐懼填滿。此時它身上的火焰已經熄滅,燒過的地方長滿大大小小的含膿水泡,身上的橫肉因恐慌而劇烈顫抖。

接著舅父向豬精咆哮︰「你敢傷害我、我外甥、任何一個住在這裡的人,我一定會殺死你。」

知道大禍臨頭的豬精馬上逃離房間,我和舅父也追上去。我們追了一段路,跑到屋外的山林,豬精便突然消失在空氣中。

縱使豬精不見了,舅父仍然氣定神閒走到豬精最後的位置。他從地上抓起一隻蠍子,拿到我面前說︰「看到嗎?這就是嚇倒你的怪物的真身。」

然後手起刀落,把蠍子斬成兩件。

第二天早上,舅父說那頭怪物是Nahuatl(變形怪,類似我提過的皮行者),其實不難殺掉,並吩咐我和舅母不要對父母說怪物的事。

時間飛逝,我舅父在數年前死掉,享年65歲。

在葬禮上,舅母對我說當年舅父要隱瞞怪物的事,是擔心父母不再讓我見他們,這是舅父最不願意見到。而其實我早已因為太害怕,把記憶壓抑過去。但無論如何,我都要多謝舅父你,希望你早安息,願上帝祝福你。

和惡魔立契約的科學家

正如大多數靈異節目,長毛手除了主持外,還有驅魔神父駐場,為聽眾除魔解困(當然是否受羅馬天主教認可則不作評論)。橫觀長毛手22年,打電話上去說受魔鬼困擾的人多不勝數,但當中最讓人留下深刻印象(或者最讓人心寒)的莫過於以下"和惡魔立契的科學家"個案︰

那名男子自稱是一名病理學科學家,很多年前便由墨西哥移民到洛杉磯。他說自己出身於一個困村莊,自小志願便成為一名科學家,研究疾病疫苗。但長大後發現,以他的家境,根本沒可能成現到自己的夢想。所以他心懷不滿,每天向上天祈求有大筆金錢降下,讓他到美國進修。

結果上帝沒有聽到他的禱告,但魔鬼聽到。

某天晚上,魔鬼以豬人的形象降臨到他的夢境,狡猾地說可以幫他實現願望,條件是要他在母親和祖母犧牲一個。面對金錢的引誘,那名男子選擇犧牲了年邁的祖母。第二天早上,男子發現祖母真的半夜猝死了,亦都自那天起,源源不絕的資金從不同途徑湧來。

但當然,魔鬼的契約絕不會那麼簡單。

從那天開始,一隻只有男子看到的懸空魔鬼,便無事無刻纏繞著他,監視住他有無遵守合約的"細節條款",例如不能舉起或翻閱聖經;每天都要把錢花光;絕不能幫助別人,做每樣事情都一定要"自私自利",傷害別人就更好。男子一違反規定,身後那隻魔鬼便會折磨他。

縱使現在身家顯赫,男子每天過得很痛苦,於是他打電話向節目的神父求助,但幾名神父都表示無能為力。據說,那名男子最後成為一名有撒旦教徒,甚至開了自己的靈異節目。

其實一個電台節目22年,混水摸魚之輩一定有,有時候單憑電話都難以判斷,但我為何說這名魔鬼科學家會讓墨西哥人留下陰影?

因為那一集節目後,那幾名神父不約而同死於某種"神秘疾病"。

究竟是巧合,還是魔鬼作崇?真的信不信由你啦。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恐懼鳥 輕鬆星期六晚系列—三個來自墨西哥電台的恐怖故事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