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要五毛給一百:農田水利會的半套改革

水利會因為多年來地方派系的政治牽扯成了龐然怪物,改革勢在必行,農田水利設施如果能更現代化、系統化、資訊化、效率化,對農民而言當然是好事一樁,那麼,既然要改革,要不要也順便改革一下補貼的思維?未來是否能只補貼水利設施的部分,使用者必須付費,就如高速公路,政府花錢蓋,但使用者必須付費,已經補貼五六百億的水利會費,還要繼續補貼下去嗎?

Lin bay 好油

近期上演的水利會大戰,兩方各自由前農委會主委領軍,國民黨陣營由馬政府的陳保基前主委掛帥,民進黨陣營則推出扁政府時代的農委會主委李金龍前主委領銜,雙方隔空交火、你來我往,國民黨立院黨團也召開記者會質疑水利會改官派的政策,更發動群眾抗議。不過,很多人不了解水利會的緣起與功能,尤其對大部分非農業領域的民眾而言,大概連農會和水利會有什麼差別都分不清楚,所以在進入文章重點前,先向讀者簡單介紹俗稱水利會的農田水利會。

農田水利會的歷史。

漢人從明鄭開始移民台灣,族群人數增加後,大量漢人無法只倚靠捕獵,必須從事農耕來解決糧食供應,農耕活動自然先從較不需要水的旱作開始,再慢慢發展成需要灌溉的作物。筆者以前在山上種菜時,才第一次理解到水路的重要性,這和在學校自己拿澆水器種田不一樣,在山區種植蔬果必須從六、七公里以上的水源頭以水管引水到田附近的水塔,再用一條管路將滿的水塔水排到溝裡,但一天能澆的水數量有限,水的補充跟不上澆水消耗的速度,當颱風季節來臨,一旦灌溉缺水就表示水管線出了問題,必須要先找到故障處再進行維修,這是件很痛苦的事,更慘的是,居住地的飲用水也來自同一個水塔,颱風過後打開水龍頭還會出現蝌蚪。

在清代,能維修水路來灌溉的自然是有錢人,大家族才出得起錢找人做水路,因此,在當時能灌溉的水利設施幾乎都是屬於某些大家族。窮人只能齊心合力,大家一起蓋水路輪流使用,水利設施就從這時開始公眾化並快速的發展。

到了日治時期,由於日本需要台灣協助生產糧食,私人或公眾蓋的水利設施規模小,效率也不好,灌溉區域不夠,大規模的水利設施,需要更高端的技術還有資金,也需要統合的管理。因此日本政府先頒布了官設埤圳規則,並開始興建大型水利設施,日本人在1922年公佈「臺灣水利組合令」,將農田水利管理權從私人移轉到官方手中,水利組合就成為管理農田水權的公法人組織,1945年日本戰敗,水利組合轉為農田水利協會。戰後百廢待舉,於是經過兩年多才又把防汛協會併進來,並公布「水利委員會設置辦法」及「水利委員會組織規程」,近代的水利會於焉成形,水利會就成了政府指派或政府核派的人民團體,之後,會長的派任方式修修改改,前後改了五次,而現在的爭議要從民國82年談起。

水路是農業最重要的建設。(農委會資料照)

爭議25年的水利會

民國82年,立法院認為水利會會長及會務委員遴選辦法需要定案,水利會應該改制成公務機關,直接改由官派,因此修了《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39條之1,要求行政院三年內將農田水利會改制成公務機關,主管機關為農委會。但過了兩年多,立法院又覺得如果把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就不尊重歷史法源以及水利會一直以來的自治體制,於是廢止通則39條之一,暫停研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而會長與會務委員就由省政府由縣政府提出的名單中來遴選。沒想到,才過了幾年,民進黨的陳水扁當選總統,省府也已經精省了,這意味著水利會人事權落到扁政府手裡,因此國民黨利用立院黨團多數優勢修改了《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會長及會務委員改為會員直選,民進黨政府失去指派權。政黨輪替後,國民黨取得政權,也沒有修回來的必要,修法進程就此停擺。

不過,水利會卻在104年3月26日的水利會聯合會第5屆3次會員大會提案,要求修法改為由政府辦理遴選會長及會務委員,但馬政府並無回應,這事就這樣耽擱了兩年多,如今,蔡政府打算將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耶?人家只是要求由政府遴選,你卻要改成公務機關,這種要五毛給一百塊的事,聽起來就跟某些事有點像。

連說帖都亂七八糟,誰相信政府有改革的決心

筆者認同水利會應該改革,水利會近四次的選舉投票率分別只有27%、24%、34%、22%,在這麼低的投票率下,地方勢力當然容易介入操控,選來選去都是那幾個人,也因此水利變成「世襲制」,爸爸當完會務委員交棒給兒子或親戚,在地方早習以為常,這的確不是好事。

水利會近四次的選舉投票率分別只有27%、24%、34%、22%,在這麼低的投票率下,地方勢力當然容易介入操控。(資料照,記者黃旭磊攝)

水利會需要改革,但蔡政府好歹也該認真向社會大眾說明為什麼要改革,改革的方向是甚麼?不要丟一堆奇怪的東西當做說帖,這樣只會讓人覺得很敷衍。

例如,農委會說,全國農戶中兼業農民高達85%以上,另代耕業及小地主大佃農等制度盛行致,致會員參與農田水利會之會務之比率近20年來業已逐漸滑落。也就是說,農委會認為因為兼業農太多,才導致投票率過低。

什麼叫兼業農民?先讓我們來看看農委會的定義:

專業農家:指戶內15歲以上人口中,只專門從事自家農牧業(含農牧業生產、加工及休閒)之工作;或雖有人從事自家農牧業以外工作,但其全年從事該等工作,日數未超過30日,或收入未超出2萬元之家庭。 兼業農家:指戶內15歲以上人口中,有人從事自家農牧業(含農牧業生產、加工及休閒)以外工作,其全年從事該等工作日數超過30日,或收入超出2萬元之家庭。

也就是說,如果你從事農業,換工超過30天、換工收入或其他收入超過2萬元,你就是兼業農。

照這種落後的定義,我以前當農民的時候也是兼業農,兼業農數量會少才怪,就算水利會會員成了兼業農,他還是一樣能投票,用兼業農數量來做為投票率過低的理由,不是很奇怪嗎?

再來,如果水利會改制後灌溉區域可以增加,那農委會就認真去規劃,但弄出一張連奇萊山都可以灌溉的怪圖,請問這是要幫誰灌溉?

奇萊山都可以灌溉的水利會。

還有,農委會說,水利會因為執行業務缺乏公權力所以要改制,這個講法真的很荒謬,如果是水質出現異常當然是轉到環保單位處理,水利會本來就不具有調查權,難道改制成政府機關就平白無故有了調查權?地方政府的衛生局也是公務機關,查緝地下食品工廠時,若廠家死不開門,也只能請警察來處理,這是正常程序,獨厚農委會下轄機關有這種調查權及開罰的權力,不是很奇怪嗎?

看來,國民黨讓二流事務官搞掉政權,但民進黨卻找了一堆看不懂這些二流事務官在搞甚麼的三流政務官,也沒有比較高明。

半套改革不叫改革

水利會的確因為多年來地方派系的政治牽扯成了龐然怪物,改革勢在必行,農田水利設施如果能更現代化、系統化、資訊化、效率化,對農民而言當然是好事一樁,那麼,既然要改革,要不要也順便改革一下補貼的思維?未來是否能只補貼水利設施的部分,使用者必須付費,就如高速公路,政府花錢蓋,但使用者必須付費,已經補貼五六百億的水利會費,還要繼續補貼下去嗎?

當年水利會要從公法人改制成公務機關,立法院也給了行政院三年的緩衝,而現在的水利會比起當年情況只是更複雜,要改革就應該認真改,事前要做詳細且通盤的規劃,不然改了之後,發現窒礙難行還要再改回去,就和勞基法修法一樣,這不是浪費大家的資源和時間嗎?

話說,我看到農委會農村及農田水利署的規劃裡面,就連農村再生都有,真是令人毛骨悚然,難道以後連大排也要彩繪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