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何須對伊斯蘭國的起落大驚小怪

資訊流通發達的現代,當特地立場的輿論成為國際社會主流,人們就會不知不覺陷入特定立場之中。尤其近現代西亞世界給世人的刻板印象總是既衰弱又落伍,一有風吹草動,外界就會把很一般的事特別放大來審視,進而做成結論,但這忽略掉了西亞世界歷來常有外來強權的干涉,當地的發展總受到外界因素的牽制。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伊斯蘭國(ISIS)的勢力似乎就快走到終點,這大概是很多人都很希望看到的結果。但為什麼大家如此期待伊斯蘭國滅亡?有些穆斯林說「伊斯蘭國不代表穆斯林」,看來,一樣是穆斯林弟兄,也不見得認同伊斯蘭國。新聞報導中,伊斯蘭國種種殘暴行徑罪證確鑿,人人得而誅之。不過,若從世界歷史發展的過程來看,伊斯蘭國所作所為其實與歷史上每一股新勢力的興起並無二致。

自2014年年中起,伊斯蘭國的出現占據了國際新聞版面。無論對於伊斯蘭國的崛起是否有所理解,多數人幾乎是一致譴責。有趣的是,不認同伊斯蘭國崛起的理由為何?在不理解的情況下,為何還能夠長篇大論表達憤怒?答案大抵不脫:「只要秉持著追求正義與和平的立場,就有資格譴責伊斯蘭國這類帶有宗教色彩卻暴虐無道的勢力。」賣弄個學術詞彙,這就叫做「去脈絡化」:也就是說,不看西亞地區的歷史問題,也不在乎這樣的現象是否是歷史重演,只看表象就下結論。因為所有以正義為名的譴責批判,在他人聽來總覺得頗有意涵。

伊斯蘭國種種殘暴行徑罪證確鑿,人人得而誅之。不過,若從世界歷史發展的過程來看,伊斯蘭國所作所為其實與歷史上每一股新勢力的興起並無二致。(foreignpolicy)

不過,若是又要將西亞世界的問題,歸咎於7世紀穆罕默德開創伊斯蘭世界的話,那與現在的伊斯蘭國也沒甚麼兩樣。

穆罕默德開始宣揚這所謂的伊斯蘭信仰時,便遭到自身家族的批判,甚至因而離開麥加(Mecca),前往另一個地方麥地那(Medina)。講白話一點,就是與當權者鬥爭失敗之後被驅逐出境,或是「落跑」。穆斯林當然不會同意這樣的說法。許多事實若以宗教來解釋都沒有問題,一旦放在實際的歷史發展過程來看,就會發現很多所謂的先知、英雄,都不是信徒所認知的是正義與和平的使者。當時的穆罕默德引發當權者的不滿,甚至造成衝突與對立,導致他必須離開。之後,穆罕默德從麥地那招兵買馬重回麥加,才算開啟了他所要創造的伊斯蘭時代。為了完成大業,過程中的燒殺擄掠,在當時也是人人喊打。同樣的,穆斯林也不可能接受這樣的說法,但實際歷史發展應該就是如此。甚至往後的巫麥雅王朝(Umayyad)、阿巴斯王朝(Abbas)的建立與拓展,都讓西亞與鄰近地區幹聲連連。

各個區域、甚至世界性質的強權,都是如此。比如更早期西元前4世紀的亞歷山大(Alexander),東進時消滅了阿契美尼德帝國(Achaemenid Empire)統治歐亞非三大區塊,後來許多地方進入了希臘化時代(Hellenistic period),帶動了歐亞文化的交流。但這過程中絕對不乏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的慘烈情況。不管後人如何推崇亞歷山大、或崇尚希臘文化,這種神話還是得破除,回歸歷史現實來看待。

亞歷山大東進時消滅了阿契美尼德帝國統治歐亞非三大區塊,後來許多地方進入了希臘化時代。帶動了歐亞文化的交流。但過程中絕對不乏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的慘烈情況。(By Magrippa,wikimedia.org/)

此外,世人對於西方勢力的擴張,多數都還是抱持比較正面的看法,例如,一樣是世界性質的擴張,蒙古人的西進就較缺少正面的評價。多數人大概只會關注成吉思汗留下的「億人種」-也就是世界上有近2億人遺傳了他的基因。好像成吉思汗並沒有什麼歷史貢獻,只有四處征戰的軍事活動。

而人們對於西方的偏袒與喜好,也表現在對近現代美國歷史的認識中。當這些白人從北美的東岸往西岸拓展勢力時,對於印地安原住民可沒有表現出任何友好的態度,白人究竟屠殺了多少印第安人,看來沒有明確數字。當時美國白人的勢力擴張,對於印第安人與鄰近地區而言,也是極度厭惡的事。只因為這個時代是一個以美國價值觀為標準的時代,美國人漂白了自己的歷史,搖身一變成了世界和平正義的使者,也因此不會有人想要關注到底有多少印第安人遭到屠殺。就算知道當時的白人屠殺印第安人的事實,還是認為美國是個尊重人權與言論自由的極樂世界,而二戰時期戰敗的希特勒,就背負了屠殺六百萬猶太人的罪名。

白人究竟屠殺了多少印第安人,看來沒有明確數字。只因為這個時代是一個以美國價值觀為標準的時代,美國人漂白了自己的歷史,搖身一變成了世界和平正義的使者。(By Marine 69-71wikimedia.org/)

世界歷史的發展就是如此現實,「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贏了就沒事,輸了就是人人喊打的魯蛇,和別人做一樣的事,卻遭世人唾棄。一如杭士基(Noam Chomsky)提過「海盜與皇帝」的故事,海盜對皇帝說,我們一樣都在海上興風作浪,「我只有一艘小船,所以被稱為海盜,你擁有一支海軍,所以被稱為皇帝。」

資訊流通發達的現代,當特定立場的輿論成為國際社會主流,人們就會不知不覺陷入這樣的立場之中。尤其近現代西亞世界給世人的刻板印象總是既衰弱又落伍,一有風吹草動,外界就會把很一般的事放大來審視,進而做成結論,但這忽略掉了西亞世界歷來常有外來強權的干涉,當地的發展總受到外界因素的牽制。歐洲現今經濟情況欠佳,社會也不乏動盪,一如義大利、希臘等地,假設這些地區還有外在勢力的干涉與角力,甚至爆發戰爭,又與西亞世界如今的景況有什麼兩樣?又何德何能受到推崇,值得那麼多觀光客去旅遊?伊斯蘭國的起落,與歷史上各個正在擴張的勢力一樣,都有其受到認同與接受的因素,也有不斷的批判聲浪,從歷史的高度來看,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

回溯歷史會發現許多令人驚訝之處,許多人事物並沒有世人想得那麼「神」,而更多人人喊打的人事物,其實也不是那麼十惡不赦。伊斯蘭國興起背後有其歷史與當代因素,值得下個世代的人用更多的資料與論述好好探究。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