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故事》戰火中的日常:臺灣人如何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

其實,戰前跟戰後臺灣人歷史記憶的世代差異,在二戰時的臺灣人之間也同樣存在。根據學者周婉窈引用George Kerr的分析模式,在二戰期間臺灣不同世代可以粗分為老(日治初期為青壯年)、中(1895~1915年左右出生)、青三代。青年世代則是戰爭世代,他們大致是1920年代出生,成長於戰爭時期。這些戰爭世代,受到日本軍國主義影響,因此其認同經驗迥異於其他世代。

◎陳怡宏(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895~1945年間,臺灣是日本的殖民地,因此在二戰(1937~1945)時,臺灣被定義為日本帝國擴張下的一個戰略基地,並被積極動員參與戰爭。

此一基本的事實,在不同世代的臺灣人間有著不同的認知。有一位教授常在大一課程中詢問學生:「二次大戰空襲臺灣的是哪一國?」,約有30%的學生回答是日本。

戰後的歷史教育中,日本一變而為成為「敵國」,連帶使得臺灣曾為日本殖民地,因此遭受盟軍轟炸的歷史記憶,都一併被錯置。

米英擊滅大東亞建設大觀。此圖為日本在發動太平洋戰爭後,為宣傳打敗東南亞的美英軍隊的海報。(原海報尺寸151×110公分,館藏號2004.006.0356)

其實,戰前跟戰後臺灣人歷史記憶的世代差異,在二戰時的臺灣人之間也同樣存在。根據學者周婉窈引用George Kerr的分析模式,在二戰期間臺灣不同世代可以粗分為老(日治初期為青壯年)、中(1895~1915年左右出生)、青三代。

青年世代則是戰爭世代,他們大致是1920年代出生,成長於戰爭時期。這些戰爭世代,受到日本軍國主義影響,因此其認同經驗迥異於其他世代。

不同世代臺灣人的二戰經驗

1942年10月,皇民奉公會機關雜誌《新建設》刊載臺灣總督府保安課長的言論,表明了臺灣中堅階層對於「如何成為日本人」的政策有諸多反彈,如不熱衷推行「國語政策」(即日語政策)。他並舉了一個例子:

最近從某人聽到的事情,在臺北巴士裡,巴士車掌以日語說:『下一站是終點站,請不要忘記東西』。話才說完,搭乘巴士的本島人有識者層,有兩三人以臺灣話說:『你不也是本島人,為什麼不用臺灣話說?』

保安課長認為「國語政策」雖然在過渡時期,或許會帶來臺灣文化停滯,但最終將帶來本島人大眾「幸福的道路」,希望知識份子能夠改變反對的態度。

由這個例子可以窺見直到日治末期,中壯年以上的臺灣人,在思想上仍反抗日本統治;相對地,那時的青年世代,則大量接受了日本的戰爭思想灌輸,與父祖輩產生了不同的認同。

而日本之所以強烈希望動員所有的臺灣人,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是「總體戰」的戰爭形式有關,需要國家強力動員「國民」。在精神、物資跟人力上都支援戰爭。以下將從「總體戰」的立場進行論述,當時臺灣人如何在這場戰爭下生活。

日治時期,大詔奉戴日、陸軍紀念日、海軍紀念日等與戰爭相關的節日裡,街角會看到這種拿著勸募箱,向路人徵求國防獻金(拿來造飛機、軍艦)的人,多由婦女會組成。(出自《南方の據點臺灣寫真報道》,館藏號2001.008.0010)

日本帝國下的臺灣

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本本國開始推行國民精神總動員運動,來形成輿論,使國民支持總體戰。1938年後,又推出日本帝國、東亞及東南亞「共存共榮的新秩序」。

到了1940年,近衛內閣正式提出「大東亞共榮圈」的概念,大東亞共榮圈中,日本本國與滿洲國、汪精衛政權下的中國為經濟共同體,東南亞則為資源供給區,南太平洋為國防圈。

1939年時小林躋造總督接受訪問時,總結其治臺的三原則為「皇民化運動」、「工業化」以及以臺灣作為華南南洋經濟進出的據點,基本上就是隨著日本本國的政策,讓臺灣在二戰時扮演著在大東亞共榮圈中,日本向東南亞擴張的「南進基地」。

臺灣地位在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更形重要,臺北帝大及臺灣總督府進行大量的東南亞調查,這些都是為了確立日本在進軍東南亞,能夠開發該地大量的天然資源,擴張日本人的生存圈。

梧棲街檜木漆器日本神龕。在皇民化時期,也鼓勵將祖先牌位換成日本式。(館藏號2004.007.0470)

成為日本人:皇民化運動下的臺灣人

日本時代有很長的時期,總督府政策在於獲取臺灣資源,教育目的只有普及日語。雖然就學率逐年提高,但有很多的成年男女仍然不會日語。在戰爭時期,為了戰爭目的,以及塑造效忠日本的「國民」,致力於在精神上動員臺灣人,使其成為「皇民」,皇民化成為重要的目標。如何在社會各階層普及日語,也就成為首要課題。

所謂的「皇民化」運動,要求除了普及日語,廣設國語講習所外,在文化(取消報紙漢文欄等)、宗教(神道教信仰及寺廟整理運動)、改日式姓名(採許可制,因此直到1943年底只有2%的臺灣人改姓名,後期則大幅放寬規定)等各層面也被鼓勵日本化。

臺灣總督府透過各種團體組織來推動,先是透過社會教化團體,在1941年後,則成立「皇民奉公會」推動相關事務,試圖激起臺灣人成為日本人的熱情。

但是從許多戰後臺灣人的回憶中,很多人對於「皇民化」措施,只是消極應對。例如也有人表示如「改姓名」的原因,是預期對於子女就學,以及配給有較多優惠才改的,未必跟親日有甚麼關連。換言之,官方的所想跟臺灣人所接受跟所想的之間可能有所落差。

對於官方的應對,於不同的世代與階層,可能就有不同的想法,青年世代可能在學校受到更多皇民化思想而傾向支持戰爭,中老年世代可能就未必如此。那麼,戰爭發生的當下,臺灣人的日常生活究竟有什麼變化呢?

戰爭末期,臺北、臺南、高雄等大都市都成為除了軍事設施或工廠外的空襲目標,街上商店的玻璃帷幕都貼上縱橫交錯的膠帶,儘可能阻止空襲時的爆風將玻璃震碎。(出自《南方の據點臺灣寫真報道》,館藏號2001.008.0010)

一切為戰爭:物資動員與臺灣人生活

除了精神動員之外,臺灣總督府也積極動員臺灣的物資與金錢,透過各種組織進行獎勵與宣傳,相關的物資動員主要有糧食增產、金屬回收、獎勵國民儲蓄及購買債券等方式。臺灣人在這樣的情形下,被迫/被鼓勵將生產所餘及身邊所有之物資供出以支援戰爭,這樣的行為得到官方公開儀式的讚許。

大東亞戰爭割引國庫債券(貳拾圓)。這是太平洋戰爭後,日本政府發行的公債,購買時依照面額上打折後售出,此處面額20圓,販賣價格為14圓。(館藏號2004.028.3843)

隨著戰爭的發展,許多物資也受到管制,食物也開始採行配給制度,日人開始鼓勵「生活經濟學」,比方說如何吃才又營養又節省主食,或由總督以身作則,在住家附近種菜,以增加生產。臺灣人為了求生,則開始發展黑市,透過在農村的人脈,臺灣人多少能夠取得生活物資。如前所述,也有許多人為了取得較好的配給及待遇,而改姓名。在戰爭動員體制下,臺灣人也發展出一套在戰時求生的技能。

本書為朝日新聞社編輯出版之《大東亞戰爭及臺灣青年寫真報導》,是一本圖文並茂的新聞攝影報導書,利用大量的黑白照片,報導大東亞戰爭(太平洋戰爭)期間,臺灣總督府動員臺灣青年支援戰爭的種種情形,包括實施徵兵制、成立皇民奉公會、青少年團、設立官立青年訓練所、農民訓練所、國民道場……等。(館藏號2001.008.0020)

如櫻花般墜落?人力動員與海外參戰經驗

中日戰爭爆發後,殖民者開始徵調臺灣人擔任軍夫、軍屬,到了1942年後開始推行志願兵制度,利用大幅報導「血書志願」,塑造臺灣年輕人志願從軍的熱潮。

雖然有屬於被動員及被迫的人,但戰爭世代的臺灣年輕人,受到青年團等組織鼓吹,以及軍國主義的宣傳影響下,當時的戰爭被美化成一種戰爭美學,戰死則被宣傳如櫻花般墜落等浪漫化想像,感動許多年輕人。

此外,也有人為了與日人平起平坐,有些則是愛國心的驅使下而志願從軍。出征前,都會與家人共同合照作為紀念,有可能是生平最後一張合照,這樣的照片幾乎是當時出征家庭的共同儀式。到了1945年正式在臺灣施行歷史上的首次徵兵。臺灣人前往戰場的人多達20餘萬人,死亡者約有3萬多人。

東勢子弟入伍合照。這是臺灣人從軍前很多都會拍一張全家福紀念照,這可能是從軍者的最後一張照片,他們思念家人時也從照片可以得到慰藉。(館藏號2004.007.0128)

隨著殖民者的擴張腳步,臺灣人或被動員,或為了更好的生活條件,首次大規模前往臺灣島外,這是另類的日本帝國下臺灣人群大規模移動,這樣移動的經驗,或許形塑了一部分臺灣人的世界觀產生。

除了在海外的參戰者外,島內也有許多人被動員修建機場或其他軍事設施等勞動服務,臺灣人稱為「做公工」。由於勞動力短缺,到後來官方甚至鼓勵女性參與農事及其他原先由男性擔任的工作,女性的地位由於戰爭而有所轉變。

另外,有臺灣人為了追求新天地,來到滿州,從事各種工作,甚至有人擔任滿州國高級官員。在臺灣,臺灣人地位較日本人低,到了滿州,相較於當地人,有著「日本人」的身份,因此得以有較大的「發展可能」。

女性從事勞動的封面。官方雜誌《寫真報到》中,有許多女性勞動的照片,顯示當時臺灣島內女性替補出外從軍或擔任軍伕的男性勞動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品。

戰爭末期,臺灣於1943年後,特別是1944年後開始密集受到盟軍的空襲,一開始是以軍事設施為主,但到後來則連一般住宅也一併成為空襲的對象。從1944年8月31日到1945年8月戰爭結束為止,美國軍機為主的空襲有73起,合計約百日以上,當時的臺灣人稱其為「空襲便」。

當時經歷過空襲的臺灣人,不管是小朋友或成年人,都對空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許多人的親人或住家也都在戰火中傷亡或消失,根據總督府統計,在空襲中死亡者有6千多人,9千多人受傷(當時臺灣人口約6百萬),房屋損壞約5萬棟。

走空襲與疏開:臺灣本島的戰爭體驗

二戰時期臺灣人為防範空襲掉落物,及預防空襲造成耳鳴,而使用的防空頭巾,日本本國也使用相同的東西,成為當時臺灣人的共通經驗。(館藏號2006.007.0136)

為了防空,當時進行燈火管制,須遮蔽燈火,使用防空燈泡。總督府出版防空讀本,還有組織警防團,並要求臺灣人挖掘防空壕。臺灣人也會戴著「防空頭巾」,要求臺灣人隨身攜帶小木牌,其上有識別身份的資訊,有些甚至有血型。另外,為了使得居住都市的人員不因空襲受災,開始進行向鄉村疏散。

黑漆漆的燈罩,在平日無燈火管制時,可讓燈泡出來見人,空襲來時再將燈罩放下即可。另有將燈泡周圍塗黑,僅留頂端可透光的防空燈泡,館藏號2005.010.0367.0001

戰爭結束之後

二次大戰以日本無條件投降告終,那時的臺灣人除了在島內之外,也有人在滿州國、中國、東南亞、日本,還有人被美軍俘虜,在各地迎接戰爭結束。從一些資料來看,一些青年世代與日本人同悲,但更多人則是高興戰爭結束,因為不用再被動員了。

戰後的臺灣由中華民國接收,臺灣人面臨著戰後的重建及復員等種種問題。不久後因國共內戰失利,中華民國政府撤退來臺,世界上又形成民主與共產兩大陣營的冷戰體系,臺灣人又加入了另一場新型態的戰爭。

※本文原載於《WatchTaiwan觀‧臺灣》第26期,頁14-22。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故事:戰火中的日常:臺灣人如何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上) 戰火中的日常:臺灣人如何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下)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