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馬來西亞Upin & Ipin卡通中的族群共和大同世界與印尼的觀賞之道

卡通既能傳達一種進步理念,但可能也同時勉強地在支撐一種烏托邦的訴求。不過,馬來西亞政局中不時出現敵視華人與挑撥族群關係的言論,益發凸顯出Upin & Ipin中的村民與天真的孩子們,自如的示範出調和馬來、伊斯蘭文化及其他亞洲族裔在馬來世界該如何彼此包容共處,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

邱炫元/政大社會系助理教授

一樣移民兩樣情

台灣這兩年如火如荼地要把自己煉成一副開心接納東南亞移民與移工的文化多元善意社會,不妨來參考一下馬來世界如何用兒童卡通來處理多元文化的議題,或許可以得到一些有趣的觀照。

試想你是清朝福建地方的漢人,因為家鄉地瘠民貧而決定到海外討生活,於是你和鄰居各自選擇不同的出海目的地。你選擇了台灣,那地方在清代的時候,漢人移民日漸增多,本屬台灣的原住民民族,因為漢人拓墾入侵的緣故,慢慢從他們的祖先原本世居的海濱與河流平原地帶,向丘陵撤退,最終被逼迫到高山地帶,更進一步因為政經與文化資源的流失,也慢慢面臨被漢化的命運。而你那選擇了航向馬來世界的鄰居,成了當地所謂的華人,即使因為貿易與殖民的因素,雖不致於完全在殖民社會中屈居劣勢,但當地的原住民(爪哇、馬來人等)卻始終在人口數量上比華人多,自大陸移居馬來西亞,跟選擇移民到台灣之漢人後裔,各自面臨了今日不同訴諸多元文化的需求。

在馬來世界,是華人要小心謹慎處理與非華人多數族群的關係,而在台灣,雖然成為華人多數的移民社會,但卻弔詭的在二十一世紀,反客為主地要迎接東南亞移民(工)少數族群的到來,重新打造台灣為一個多元文化善意的社會。

馬來西亞因為馬來人、華人與南亞移民的組成,自豪地在旅遊廣告宣示馬來西亞是「正港的亞洲」(Truly Asia)。雖然馬來西亞的族群關係沒有像印尼在新秩序時期那般長期嚴峻,但這一路走來並非是風平浪靜的,時至今日,當執政黨面臨執政困局或是選戰膠著的時候,華人的族群議題還是容易被政客拿出來躥促煽動一番。在這樣的處境中,來看看馬來西亞怎麼在日常大眾文化中來維繫族裔關係的和諧,可以說是相當重要的。

Upin & Ipin之誕生

2007年馬來西亞動畫公司推出一個新的兒童卡通Upin & Ipin,這個兒童卡通一開始推出是為了齋戒月製作的幾集兒童特別節目,因為廣受歡迎,而一路發行自今。不但成為東南亞國家老少愛看的節目,甚至還行銷到世界多國,包括東亞地區的韓國與香港。這部卡通以一個馬來鄉村為背景,主角是叫做Upin跟Ipin的兩位孿生、調皮又活潑的五歲小兄弟(節目一開始的設定),他們自幼失怙,跟他們的姊姊和阿嬤住在一起。這部卡通的故事設定便是以這對馬來小兄弟在鄉間與學校生活中跟其他不同族群的小朋友,以及社區長輩互動的許多趣味、驚奇跟探索歷險的故事。

Upin & Ipin 卡通受到歡迎的緣故,在於製作單位讓這對小兄弟有好幾位玩伴與同學有華人、印度與印尼族裔背景,因此卡通的故事編劇,巧妙地在馬來的鄉村文化背景中,同時貫注了一種多元族群與文化包容的特質。

伊斯蘭動畫與本土/俗民的世界主義

當然,Upin & Ipin一開始既然是作為伊斯蘭齋戒月特別兒童節目來推出的,自不可免的有好幾集都將伊斯蘭教育的主題,用一種生動活潑的方式帶進來。但是這部卡通除了怯免於道德說教的做作習氣之外,還透過小朋友跨族裔互動的情境,特地呈現一群鄉村馬來小孩,經由同學好友之多元文化家庭背景的緣故,自如自在地參與了華人春節與印度人的節慶文化。

Upin & Ipin 以一個馬來鄉村為背景,主角是叫做Upin跟Ipin的兩位孿生、調皮又活潑的五歲小兄弟,他們自幼失怙,跟他們的姊姊和阿嬤住在一起。(thestar.com.my)

近幾年來,馬來世界的伊斯蘭影視節目非常流行,但要真的說起來,我覺得Upin & Ipin卡通更懂得如何運用馬來與伊斯蘭主流文化為背景,來維繫當地族群文化多元的要素,也由於這樣的開放性,讓Upin & Ipin的海外版權不是只有賣到同為穆斯林社會的印尼、汶萊與土耳其,還有其他非穆斯林國家。

剛一開始看這部卡通的時候,覺得這部卡通的畫風與主題帶著一種濃厚的鄉土氣味,而且在若干劇情中,還會不時融入馬來鄉村的靈異民俗跟常民的文化與自然在地知識,讓我納悶它是否只依靠一種對鄉村生活的懷舊元素來引人入勝?但沒多久我發現這部馬來卡通也跟日本哆啦A夢一樣,會安排Upin & Ipin跟他們的小朋友們一起出航神奇大歷險,甚至跟鹹蛋超人一起入鏡打怪,維護世界和平正義。於是乎我看其中好像在醞釀一種馬來西亞版的本土性世界主義(vernacular cosmopolitanism)。不過跟哆啦A夢有兩個很大的不同,日本是個以單一民族為多數的世俗化國家,而馬來西亞則是個多族裔的穆斯林社會,因此野比大雄跟他的玩伴們彼此的差異是階級,而Upin & Ipin跟小朋友們的差別則在凸顯族群差異。哆啦A夢裡面鮮少提到宗教,但Upin & Ipin則不避諱呈現伊斯蘭文化要素。

Upin & Ipin不避諱呈現伊斯蘭文化要素。(截自youtube)

印尼大眾怎麼觀看Upin & Ipin?

印尼雖然在歷史與文化上與馬來西亞系出同源,但在現代史上,這兩國之間,因為政治、文化遺產與領土邊境爭議的問題,兩國間一直有一種參雜著微妙的競合與愛恨關係。印尼跟馬來西亞同步播映這部卡通,時至今日,Upin & Ipin在印尼已經成為老少咸宜的節目,並且許多觀眾享受著其中的多元文化、伊斯蘭與族群包容的訊息。

不過,印尼地大物博,對這個熱門節目也出現一些反對的觀點。2010年因為兩國關係緊張,一些政治人物還嗆聲說要終止Upin & Ipin在印尼國內播放,一副捍衛文化國族主義的模樣。幸好這些都只是一時的意氣用事,沒真的讓它發生。

其他批評都是主要來自宗教圈,針對Upin & Ipin參與華人春節慶祝活動,反對者認為春節是印尼孔教的宗教節日(註一),根本不該鼓勵穆斯林兒童參與。更有甚者,覺得這卡通表面上看似在鼓吹多元主義,卻讓這卡通裡面的小孩盡在玩一些非關伊斯蘭的童玩與遊戲,因而質疑製作單位背後可能有猶太人的資金,具有誤導兒童的意圖。儘管如此,這些批評跟質疑並非主流意見。事實上,Upin & Ipin裡面有關伊斯蘭教育的元素,已經被運用到專供兒童伊斯蘭宗教教育的多媒體製作,即顯示出Upin & Ipin開創出的,用動畫對兒童來進行伊斯蘭教育的巨大潛能。

針對Upin & Ipin參與華人春節慶祝活動,宗教圈的反對者認為春節是印尼孔教的宗教節日,根本不該鼓勵穆斯林兒童參與。(截自youtube)

現實中的族群政治挑戰

Upin & Ipin已經創造出一個馬來西亞動畫製作與行銷全球化的驚艷個案,甚至有相關報導說中國大陸有意要興建一個Upin & Ipin遊樂園。我們應該可以從Upin & Ipin的全球與在地化,來萃取台灣影視產品進軍東南亞的經驗,看看這塊他山之石,如何運用馬來西亞村莊的背景跟一群跨族裔的小孩們,說出一個既具有馬來與伊斯蘭色彩,又能兼具其他多元族裔的特質,甚至吸引多個國家的小孩一同觀賞?然而,印尼若干穆斯林的保守質疑,也顯示出,同在馬來世界的印尼與馬來西亞,即便兩國的文化與社會背景已經如此接近,並不表示這部動畫在同一文化區域裡面跨域的影視消費便能完全被鄰國接受。

當然,卡通既能傳達一種進步理念,但可能也同時勉強地在支撐一種烏托邦的訴求。不過,馬來西亞政局中不時出現敵視華人與挑撥族群關係的言論,益發凸顯出Upin & Ipin中的村民與天真的孩子們,自如的示範出調和馬來、伊斯蘭文化及其他亞洲族裔在馬來世界該如何彼此包容共處,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

讀文至此,大家一起來觀賞Upin & Ipin吧。

註:

註一:為何華人春節會被一些印尼人認為是孔教的宗教節日?請參考拙著:〈印尼伊斯蘭與孔教的代理衝突:印尼華裔穆斯林春節禮拜的爭議〉,收錄於蕭新煌、邱炫元編,頁345-398。《印尼的政治、宗教與藝術》。台北: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