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紐約地途》紐約非典型馬經

聖誕節期間紐約可以做什麼活動?看聖誕樹,逛假日市集和溜冰外,除了聖誕節和新年當天,Aqueduct Racetrack每個星期都會有兩三天的賽事,風雪無阻。只要一趟地鐵車票的錢就有機會在紐約市裡看到賽馬活動。自認手氣不錯的朋友,下個注,也許還會有一筆意外之財呢!

NYDECO

小時候對賽馬的印象是從香港電影裡許多小老百姓時常鑽研所謂的馬經,下注後看著電視的賽馬轉播期待圈選的馬匹能為自己賺筆小財。但通常事與願違,槓龜之後氣得將馬經撕爛的畫面。所以基本上,賽馬就是「賭馬」,也就是一種賭博,是件壞事。來美國之後每年五六月期間都會從電視上知道美國賽馬界三大盛事Kentucky Derby,Preakness Stakes和Belmont Stakes的舉行,轉播媒體會詳盡的介紹參賽馬匹,騎師和主人。而在現場觀看的民眾都做仕紳名媛打扮,完全是社會裡高階層族群的活動。這時候才明白賽馬和賭馬是一體兩面,即使不再認為賭馬是件很不好的事,但賽馬還是離自己很遙遠。

小時候在台灣對賽馬的印象就是一種賭博,不是一個很「正派」的活動。(圖:作者提供)

90年代的紐約市區裡還有多個Off Track Betting(OTB)賭馬下注所,其中一個是在曼哈頓中國城最熱鬧的街道「且林士果街」上,每逢有賽馬的日子OTB內外都擠滿要下注的華裔移民,因為可以從電視上看到不同跑馬場的賽事,每個比賽結果出來後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歡呼和咒罵聲四起,又像極了在電視上看到香港賭馬的情況。

跑馬場裡的民眾和賭場一樣,可以看到賭客幾家歡樂幾家愁的人生百態。(圖:作者提供)

事實上紐約和賽馬算是非常有淵源,主要三個賽馬場,一個是在上州Saratoga Springs的Saratoga Race Course,一個在長島的Belmont Park,最後一個則是在紐約市皇后區的Aqueduct Racetrack都各自有其風光的歷史。Saratoga Race Course是美國歷史上最早開始的跑馬場之一,一直是紐約客離開城市度假的知名聖地。Belmont Park因為是「三冠王」賽事的最後一站,因此在賽馬界格外重要,許多贏得前兩站的駿馬都在此鍛羽而歸無法進入那「三冠王」榮耀的殿堂。而且因為地點在有錢人居住的長島,來Belmont Park看重要賽事也是一種身份地位的象徵。唯一在紐約市裡的Aqueduct Racetrack則是三個馬場中最特別,也最容易造訪親臨現場感受這些平日被主人養尊處優的馬,比賽時全力衝刺的刺激氣氛。

Aqueduct Racetrack 1894年就已經成立,是唯一紐約市裡的賽馬場。(圖:作者提供)

直到最近,筆者看到一張賽馬在雪中奔馳的照片才知道原來賽馬不是只有在春夏天舉行。Aqueduct Racetrack就有別於Saratoga Springs和Belmont Park,是在每年十一月到隔年四月期間舉辦例行賽事。一般紐約客想來看賽馬只要搭A線地鐵在皇后去甘迺迪機場的前一站下車就可以到達。上週末剛好是紐約今冬初雪,因為被那雪中賽馬的照片燒到便決定來Aqueduct Racetrack看看下雪中跑馬是什麼光景。

與大部分跑馬場的賽馬季在春夏天不同的是,Aqueduct Racetrack比賽期間是從十一月到隔年四月。紐約客只要搭地鐵就可以到達。(圖:作者提供)

Aqueduct Racetrack除非是特別賽事,平常比賽是免費入場的。純粹就是希望來者能夠花錢下注。那天一來到跑馬場其實就可以理解為什麼美國賽馬主要賽事都在氣候宜人的春末夏初時舉行,畢竟跑馬場本身就是一塊非常空曠的場地,冬天的寒風沒有阻礙的情況下吹得連微笑時的嘴角上揚都覺得緊繃。當天在Aqueduct共有九場跑馬賽事,平均約四十分鐘跑一場。因為下雪,絕大部分的人都留在室內,除了關注現場的比賽外,室內的電視牆會播放當天在其他跑馬場的比賽實況(simulcasting),因此賭客也可以透過電腦針對其他地方的比賽下注。

賭馬的民眾除了可以下注在Aqueduct Racetrack這裡的賽事外,也可以透過大螢幕同步轉播其他場地的賽馬進行下注。(圖:作者提供)

雖然外頭冷冽,但就是要在這樣的天候狀況觀賞賽馬,所以就走到外面的觀眾席,每回比賽之前每匹馬都有專門的訓練師幫馬兒做點熱身準備。大雪紛飛的跑馬場看這些「身形姣好」的駿馬在跑道上來回走動,有一點不真實的美感。比賽即將開始之前騎師們將馬騎到起跑點之後,原本在室內的賭客這時候不管外面的風雪就都會出來觀賞比賽。這才會真正感受到電視上看賽馬轉播時那種熱鬧氣氛。尤其柵欄一放,播報員說出“and they are off”,眾馬衝出之後,觀眾們便開始鼓譟,一直為自己下注的馬兒加油,越到終點,越是激昂。一分多鐘的比賽在馬兒通過終點時觀眾席只剩沒壓中的人零碎的咒罵聲,大夥兒又回到室內取暖關注其他場地賽事,也等待下輪比賽開始時,再來外頭觀看。對我來說,則是捕捉馬群在接近終點線前,半站立的騎師揮著馬鞭抽打,馬蹄翻起的泥土與天上飄下的白雪這樣的畫面才是來看賽馬的目的。

下雪天看賽馬別有風情,是筆者之前很難想像的畫面。(圖:作者提供)

來看賽馬有兩件事一定要特別注意,一個就是賽馬播報員(race caller)的話術,另一個就是每匹馬的名字。賽馬的命名規定相當繁瑣,每匹馬都必須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名字不得與以前的馬同名,所以有些馬主人便會為馬取一個很特別好笑又好記的名字,除了增添趣味外,其實也會吸引賭馬的人提高下注在他們身上的機會。這時候播報員的播報技術和臨場反應就非常重要。一場不到兩分鐘的比賽,往往因為播報員妙趣橫生的用詞與語調讓整個應該是緊張刺激的過程變得生動有趣。

筆者這次去看賽馬時其中一輪比賽有一隻馬的名字為Chilly Bon Bon,另一隻馬叫做Two Down One to Go,還有一隻是J.S. Bach,比賽到最後四分一時就剩下Chilly Bon Bon和Two Down One To Go互有領先邁向終點,只聽到播報員用高八度的聲音一直唸著Chilly Bon Bon ahead of Two Down One To Go, Two Down One to Go, here comes Chilly Bon Bon非常逗趣。

賽馬界最爆笑的一次轉播是2010年在Monmouth Park的一次比賽中末尾是由名為My Wife Knows Everything和My Wife Doesn’t Know兩匹馬對決,最後由My Wife Knows Everything勝出,那段播報也成為賽馬界的經典。

有一些賽馬的名字故意取的獨特有趣,目的是吸引更多賭馬客在比賽中下注壓他們的馬。播報員的話術和機智反應也是來看賽馬時可以注意的事情。(圖:作者提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Aqueduct Racetrack的賽馬多屬於較不重要的比賽,或是有點像大聯盟職棒的冬季聯盟是一個為大比賽做調整訓練的賽事。即使是週末,來現場看跑馬的民眾不算多,然後都是以藍領勞工階級的民眾為主。來這裡一個缺點是抽菸的人相當多,所以即使在室內也會因為門的開開關關,被從外面飄進來的煙味熏得不太舒服。也因為都是辛苦工作的勞動階級,可以觀察到這些賭馬的民眾那種一券在手,希望無窮的期待和失落。同時會看到像是在一般賭場內有些失業或是因為沈迷賭博而流落街頭的人徘徊,在馬兒激烈競爭賽跑喧鬧聲下,隱約可以感受到一點淒涼落寞。

冬天來Aqueduct Racetrack看賽馬的民眾不多,多半為藍領階級的勞工,期待能有好手氣透過賭馬發財。(圖:作者提供)

很多人會問聖誕節期間紐約可以做什麼活動?看聖誕樹,逛假日市集和溜冰外,除了聖誕節和新年當天,Aqueduct Racetrack每個星期都會有兩三天的賽事,風雪無阻。只要一趟地鐵車票的錢就有機會在紐約市裡看到賽馬活動。自認手氣不錯的朋友,下個注,也許還會有一筆意外之財呢!

套句紐約樂透公司的標語:

Hey, you never know!

Aqueduct Racetrack賽事日期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