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 頌:古巴最魅惑的音樂

「頌」堪稱古巴的「民歌」及「國樂」,不需要貴重樂器的助陣,也不必惺惺作態,只要絃樂的一個音符響起、或鼓聲隆隆作響時,不論白人、抑或黑人,立即展現音樂天賦,隨興譜出扣人心弦的曲調,而其魅力之一在於千變萬化!

陳小雀 

談到加勒比海、或古巴音樂,大家應該會首推「莎爾莎」(salsa)。「莎爾莎」乃醬汁之意,在台灣有人譯為「騷莎」,但其西班牙文發音較接近「莎爾莎」。事實上,提到「莎爾莎」之前,必需先了解「頌」(son)。質言之,古巴音樂的魅力在於頌。頌,千變萬化、承先啟後,提供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不僅是古巴民族音樂之本,也是現代加勒比海流行音樂之源,被公認為最能舞動心靈,最足以代表古巴混血文化的曲種,係古巴的「民歌」及「國樂」。

據信,一個名為蒂歐朵拉.希內斯(Teodora Ginés)的曼陀林琴樂手,於1562年以自己的名字創作出《瑪蒂歐朵拉頌樂》(Son de la Ma’Teodora),流行於古巴東邊城市聖地牙哥(Santiago),從此展開頌的傳奇。《瑪蒂歐朵拉頌樂》以生動活潑的應答方式描寫人物工作情形,因而引起迴響,例如歌詞寫道:

「瑪蒂歐朵拉在何處?在劈材啊!」

雖然學者對這個起源存疑,但一般還是認為這首歌就是頌的濫觴。

另外,亦有研究認為頌起源於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末,流行於聖地牙哥、馬艾斯特拉(Maestra)山區、關塔那摩(Guantánamo)等東部地方。東部地方是西班牙帝國最早征服之處,是古巴最富庶之地,是古巴黑人最多的地方,也是古巴最早發出獨立呼聲的地方;因此,頌成為市井小民追求自由、抒發情緒的心聲。在山區裡,為姆拉多(mulato,註:黑白混血人種)農人所唱的山歌;在城市中,則為貧民窟自娛的曲式。頌的曲調富有西班牙音樂元素與非洲旋律,節奏輕鬆悠揚,並以日常生活隨手可得的器具作為伴奏樂器,爾後被廣泛運用於聯歡節慶裡。

1892年,樂師曼甫加斯(Nené Manfugás)以「特列斯」(el tres,註:古巴特有吉他)伴奏演唱頌,在聖地牙哥的嘉年華會出盡風頭,同時奠定頌的地位。二十世紀初,許多東部樂手加入兵團,同時將頌引入軍中,頌因此隨軍隊駐防而傳播至哈瓦那,進而傳遍全古巴,樂團於是陸續組成,並發展出區域色彩。

頌既是歌曲,亦是舞曲,又是演奏曲。在歌唱部分,歌詞係採西班牙四行詩、或十行詩的韻法,搭配副歌,唱法則以非洲合唱與獨唱的應答方式交替;由於副歌歌詞簡短,容易朗朗上口,聽眾即使對歌詞不熟悉,只要聽過一遍,即可引起共鳴,隨著樂團哼唱,非常適合團體聯歡。換言之,頌能成功席捲各地,關鍵之一在於歌詞,這也是頌迷人之處。歌詞主題包羅萬象,輕鬆戲謔無傷大雅,風花雪月又何妨。用字遣詞無比生動,內容富有想像空間,容易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至於舞蹈,頌為男女對舞,本是貧民窟的自娛舞蹈,卻遐登舞榭歌臺,成為資產階級的寵兒,在節奏迷媚輕柔的氛圍下,舞影婆娑,映出繁華風情。

頌既是歌曲,亦是舞曲,又是演奏曲。頌為男女對舞,本是貧民窟的自娛舞蹈,卻遐登舞榭歌臺,成為資產階級的寵兒,在節奏迷媚輕柔的氛圍下,舞影婆娑,映出繁華風情。(consentido.nl)

初期,「特列斯」為頌的最基本演奏樂器,樂團隨意加入吉他、沙鈴、木梆子、邦哥鼓(bongó)、瑪林布拉琴(marímbula)等樂器,在鄉村地區甚至拍打裝水用的大陶甕,藉之增加低沉音色。的確,不需要貴重樂器的助陣,也不必惺惺作態,只要絃樂的一個音符響起、或鼓聲隆隆作響時,不論白人、抑或黑人,立即展現音樂天賦,隨興譜出扣人心弦的曲調,而這也是頌的魅力之一。隨著時光演進,作曲家亦加入鋼琴、小提琴、低音提琴、長笛、小號、薩克斯風等,刻意經營華麗的音樂饗宴,散發各種風情,有宛若歐洲經典的室內樂、或典型的鄉村四重奏、或哈瓦那風格的六重奏、或充滿民族意識的七重奏。只要吉他的主旋律浮現,小號吹出細膩感情,木梆子散發咚咚的節奏,即可讓人彷彿置身於搖曳椰林中、躺洋於慵懶陽光下、聆聽澎湃的海水。

初期,「特列斯」為頌的最基本演奏樂器,樂團隨意加入吉他、沙鈴、木梆子、邦哥鼓、瑪林布拉琴等樂器,隨著時光演進,作曲家亦加入鋼琴、小提琴、低音提琴、長笛、小號、薩克斯風等,刻意經營華麗的音樂饗宴。(Castlemaine State Festival)

自1920至1935年間,堪稱頌的蓬勃期,在作曲家和流行樂團的努力之下,頌風靡了歐美各地。1933年,由畢聶羅(Ignacio Piñeiro,1888-1969)所領軍的頌樂七重奏在芝加哥世界音樂節中大放異彩,其《香腸上加點醬汁》(Échale salsita)更贏得讚賞。 作曲家不斷為頌譜寫新曲風,然而,即便為頌加入更多的樂器、更豐富的旋律、更複雜的和聲,其影響程度遠不及畢聶羅的《香腸上加點醬汁》七重奏。就因為「醬汁」(alsa)這句歌詞,頌搖身一變,幻化成莎爾莎,重新粉墨登場,再次擄獲歌迷的心。

那麼,下回我們就來談莎爾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音樂 古巴 魔幻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