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北京「川習會」後的美中關係會更加對立嗎?

美國國力的確有所衰微,但在經濟力、國防軍事、高科技以及地理優勢上仍然領先中國。習近平或許想要形塑美中兩強「平起平坐」的國際印象,但川普為了連任以及確保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絕對不會對中國過於軟弱。

托克維爾

美國總統川普自認風光地完成他十二天的亞洲處女秀訪問行程,他特別自豪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產生絕佳的「化學反應」。在習近平刻意對他祭出「升級版國是訪問」的接待禮遇以及承諾超過三千五百億美金的商業採購合同後,川普給予習近平高度的肯定,就連美中關係最大的歧見—貿易問題,川普在公開場合都少出惡言。在北朝鮮議題方面,顯然習近平答應川普將派出特使前往平壤斡旋,此點也讓川普甚感滿意。

猶記四月初在美國佛羅里達的首次「川習會」,兩人禮尚往來、互探虛實。相隔七個月,習近平順利完成十九大的權力鞏固,好整以暇地在北京迎接川普。川普則是受到國內「通俄門」風暴纏身,剛好可以趁出訪亞洲的外交行程來出口轉內銷兼轉移施政不彰的焦點。從川普訪美後迫不及待地向人民報告此行他替美國招來多少投資生意、簽下多少金額的商業契約,不難看出川普此行正是用他最擅長的「交易式外交」,來和亞洲主要國家的領導人互動。

在習近平刻意對他祭出「升級版國是訪問」的接待禮遇以及承諾超過三千五百億美金的商業採購合同後,川普給予習近平高度的肯定,就連美中關係最大的歧見—貿易問題,川普在公開場合都少出惡言。(AFP)

問題是,在北京「川習二會」看似和諧的表向之下,未來美中關係真能化歧見為合作?川普也真能視習近平為推心置腹的夥伴嗎?未來美中關係走向會朝著衝突增加發展嗎?

從目前華府政治外交圈、美國選舉與民意演變,以及川普國安團隊未來的政策走向加以檢視,川普與習近平的蜜月期可能很快即將結束。

首先,川普上任以來頗為人詬病的就是處理亞太事務的高層官員懸缺許久,多由現任文官代理。執政初期白宮內部的外交決策也受到不同派系的角力而出現步調不一致的現象。尤其在對中關係上,一來北京下足檯面下功夫,拉攏川普家人以及白宮內所謂的「高盛集團幫」,二來川普欠缺有決斷力的國安幕僚,造成執政初期在對外政策上的混亂。

但這一切自從具軍人北京的凱利接任白宮幕僚長,並且進行白宮人事更迭後,終於較有紀律,專業幕僚開始發揮政策影響力。更重要的是,川普也漸漸受到約制,在這次亞洲之旅中,難得都按照幕僚設定的劇本演出。日前川普任命前國務院亞太事務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接任國防部新任亞太事務助理部長,目前正待參議院同意。薛瑞福的人事廣獲跨黨派的支持,顯見他以專業受到肯定。而且他熟悉亞太安全情勢與兩岸關係,對於川普在亞洲揭櫫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也瞭若指掌。如果薛瑞福的人事案是一個指標,未來可以預見川普政府中處理亞太事務的政治任命官員將陸續就位,而這些人多視中國為美國未來最大的競爭對手,反應在未來他們對川普的政策建言上,絕不會中國一廂情願。

川普任命前國務院亞太事務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接任國防部新任亞太事務助理部長,目前正待參議院同意。(翻攝自美國參議院官網)

其次是政策。「印度太平洋」戰略是川普此次亞洲行最大賣點之一,而且他在越南「亞太經合會」(APEC)期間,分別與日本首相安倍、澳洲總理騰博爾以及印度總理莫迪會晤。這四個「印太戰略」核心國家的國安幕僚也進行商討,設定未來四國外長與防長定期對話的機制。在此戰略架構下,川普政府在未來幾個月內,將提出更完整的國防與國安戰略計劃。毫無意外的,中國絕對會是美國的假想敵,舉凡東海、南海、台灣甚至朝鮮半島等議題都會深化雙方歧異,更遑論還有貿易爭議。川普此行訪中特別帶了貿易談判代表萊海澤,此君是難纏的貿易談判高手,更是執行川普「追求更公平貿易」的不二人選。華府早已備妥各項貿易制裁方案,就等適當時機向中國進行強硬措施。

復其次是國內政治與選舉。明年的國會期中選舉,在野的民主黨虎視眈眈,川普面對內部重重挑戰,如何有效運用「貿易牌」來替選舉和自己加分,始終才是他思考的重點。這次亞洲之行,川普真正在乎的是向國內死忠支持者交待,他是如何為美國爭取商機和工作機會,這些成果無論會否完全實現,至少他已經將之轉化成具體數字,準備在未來的選戰中作為訴求。

北京對川普略施小惠的採購合同效果撐不了太久,只要明年期中選舉或是2020年連任選舉接近,川普還是可以用美中三千多億的巨額貿易逆差來操作「中國牌」。更何況川普這次在北京對習近平過於和善,民主黨人批評他是「紙老虎」並不為過,就連共和黨自家人都看不過去,醞釀透過法律來懲罰中國對美貿易公現象。

川普在亞太經合會期間,分別與日本首相安倍、澳洲總理騰博爾(右)以及印度總理莫迪會晤。(AP)

最後,川普這次對亞洲各國釋放的訊息依舊讓人不安。

一方面他的確宣示透過「印太戰略」來制衡崛起的中國,這點讓亞洲各國略感寬心。但另一方面,川普早就宣布美國退出「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即使安倍動之以情都無法挽回。迫使安倍只好極力說服TPP原始成員達成共識,用一個更全面性的夥伴協議CPTPP來取代TPP。此一轉變的重要性在於,亞洲多數國家忌憚中國區域霸權,希望美國能夠發揮領導力。但另一方面川普採取將安全與貿易切割的策略,還說要和韓國重啟自由貿易協訂談判,也想和日本協商新的自貿協議。如此作法都讓亞洲區勢仍存在若干不確定性,不得不在美中兩強之間尋求「平衡外交」之道。

總之,美國國力的確有所衰微,但在經濟力、國防軍事、高科技以及地理優勢上仍然領先中國。習近平或許想要形塑美中兩強「平起平坐」的國際印象,但川普為了連任以及確保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絕對不會對中國過於軟弱。

美中的交手,未來還精彩可期。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