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誰才是正宗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

儘管由宗教角度來說,的確有一套理論用來評判哪種主張算是基本教義,但若以歷史發展與現實事件來看,沒有任何一種思潮、學派可以反璞歸真、正本清源。許多輿論認為現在的伊斯蘭已經變調,但問題是,又有誰知道什麼是伊斯蘭的基調呢?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多數人討論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Islamic Fundamentalism,也有人稱基本教義),有眾多定義與解釋。然而,就算是具有權威性的論述,也只呈現出某些特定人士的看法,無法代表各階層穆斯林的意見。上至政壇、宗教人士,下至社會的小老百姓,必然都有自己的一套「基本教義」。而且,廣大的西亞地區都是伊斯蘭國家,各個國家也都有不同的標準。這樣看來,到底怎麼樣做、怎樣說才符合基本教義?

10月底,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儲穆罕默德賓薩爾曼(Mohammad bin Salman)宣稱要讓他的國家回歸「溫和的伊斯蘭」,同時批判幾十年來的發展失去了「瓦哈比主義」(Wahhabism)的本意。18世紀起,在阿拉伯半島出現的瓦哈比運動(Wahhabi movement),是由思想家瓦哈卜(Mohammad ibn Abd al-Wahhab)與紹德家族(Al-Saud)聯手推動。瓦哈卜批判當時阿拉伯半島腐敗的社會風氣,主張正本清源、反璞歸真,並找尋機會傳播他的思想;而當時的紹德家族有意擴大勢力,於是藉由推動瓦哈卜的主張讓擴張合理化。瓦哈比運動於焉而生,有些文獻記載寫到,當時的異教徒與違背伊斯蘭者都遭到「清洗」。

然而,瓦哈卜與紹德家族的聯手真的是為了「正本清源、反璞歸真」嗎?瓦哈比運動只是單純的宗教運動嗎?從其他的角度來看,當時的阿拉伯半島仍在鄂圖曼帝國的掌控之中,但鄂圖曼的勢力卻是在16世紀才進入阿拉伯半島,伊斯蘭聖地麥加(Mecca)與麥地那(Medina)成為鄂圖曼的領土。對於阿拉伯人而言,恐怕不會同意被北方突厥人管轄。鄂圖曼君主冠上了哈里發(Caliph,先知穆罕默德的權位繼承人)的稱號,紹德家族則認為鄂圖曼君主是外來異端。因此,瓦哈比運動也許不見得具有宗教意涵,反而帶有批判、抵抗鄂圖曼的政治目的。

對於穆斯林而言,上至政壇、宗教人士,下至社會的小老百姓,都有自己的一套「基本教義」。各個伊斯蘭國家也都有不同的標準。到底怎麼樣做、怎樣說才符合基本教義?(http://www.agenciasinc.es)

如果紹德家族與鄂圖曼君主都是穆斯林,那麼,誰的主張才算是基本教義呢?

紹德家族在1933年建立了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又以所謂嚴峻的伊斯蘭法統治國家,讓這個信仰、這個家族蒙上神秘又恐怖的面紗。也許有人會因此認為瓦哈比運動所呈現的伊斯蘭基本教義相當恐怖,而且若把時間移到21世紀,似乎也很恐怖。

2001年9-11事件的嫌疑犯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是沙烏地阿拉伯人,曾於1980年代協助沙烏地與美國政府在阿富汗對抗蘇聯軍隊,後來成立蓋達組織(Al-Qaeda),並在90年與沙、美政府決裂,奧薩瑪賓拉登也一躍成了美國政府的頭號敵手。9-11事件,看似是瓦哈比運動於21世紀再現。而蓋達組織在伊拉克的分支於2014年崛起,成了現在的伊斯蘭國(ISIS)。瓦哈比運動也因此成為跨世代且跨區塊同時讓人聞之色變的伊斯蘭基本教義運動。

然而,暴力並不是伊斯蘭教的本質,也不會是任何思想、宗教的本質。18世紀的紹德家族,相較於北方突厥人的勢力是居於弱勢,也唯有暴力擴張與抵抗,才有可能找到生存的機會。20世紀以降,西亞地區皆在美蘇冷戰的籠罩之下,採取所謂的激烈手段或許是擺脫外來壓力的方式。訴諸暴力不是伊斯蘭所有思想、運動原本的出發點,客觀環境的使然才是暴力生成的源頭。即便是現今號稱民主自由的國家,在身為勢力尚且弱小之際,對外擴張也同樣採取暴力行動。例如,美國人在西部拓展的時候,不也屠殺無數印第安人,卻沒有人因為這樣的暴力行徑回頭檢討美國的民主制度出了什麼問題?當然也沒有人主張美國的民主是恐怖主義的根源。再放大來看,長久以來美國以軍事、政治、經濟等力量介入各地區,為何沒有任何人檢討這是不是與屠殺印第安人的2.0版?

暴力並不是伊斯蘭教的本質,也不會是任何思想、宗教的本質。(By Ali Mansuri,wikimedia.org/)

從沙烏地王儲的主張看來,可知他仍然以瓦哈比主義為尊,認為需要改革才能走回伊斯蘭正道。但是,11月,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表示:

「伊斯蘭就是伊斯蘭了,沒有什麼溫不溫和的區別,『溫和』是西方人在描述某部分伊斯蘭時的用詞,用了溫和一詞的人不配擁有伊斯蘭。」

儘管艾爾多安沒有指名道姓,但看來是意有所指批判沙烏地王儲。若以艾爾多安濃厚的伊斯蘭背景來看,這樣的聲明顯然是隔空開砲,再加上土耳其承繼了鄂圖曼的政治地位,也有許多人稱艾爾多安為現代的哈里發。艾爾多安對穆罕默德賓薩爾曼的批判,彷彿重現早期鄂圖曼君主與紹德家族對立的歷史情境,而誰的立場才稱得上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一樣沒有答案。

以另外一個伊斯蘭氛圍濃厚的伊朗為例,1979年後成為宗教精神領袖的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在許多研究中也算是一個原教旨主義者。但是,何梅尼治下的伊朗,國名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 of Iran),有總統選舉、有國會選舉,也有政黨政治,看起來這個79年以來的新國家,徹頭徹尾的西化了。因此就有宗教人士批判何梅尼說:

「你有看過以前哪個伊斯蘭國家有總統、有國會?現在這根本就偏離了伊斯蘭。」

而在1979年之前的巴勒維(Pahlavi)政府,國王每次的演說與發言也都不脫「以真主之名」、「至仁至慈的真主」,那人們又何以視他為所謂西化或世俗化的腐敗國王呢?

於是,討論什麼樣的定義才是基本教義,其實不會有結論,畢竟每個穆斯林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儘管由宗教角度來說,的確有一套理論用來評判哪種主張算是基本教義,但若以歷史發展與現實事件來看,沒有任何一種思潮、學派可以反璞歸真、正本清源。許多輿論認為現在的伊斯蘭已經變調,但問題是,又有誰知道什麼是伊斯蘭的基調呢?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