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神楽坂週記》史上最莫名其妙的遊戲盒繪設計與「班究琴大叔」之謎

為何一款以宇宙為背景的科幻射擊遊戲,會用一個悠閒彈著班究琴的大叔當封面主視覺元素呢?

神楽坂雯麗

提到「射擊遊戲的包裝封面插畫」,你的腦中會首先浮起什麼樣的畫面呢?是帥氣的宇宙戰鬥機?靈活的小蜜蜂?還是《星戰火狐》的帥氣狐狸隊長?

1991年,一款移植自X68000(SHARP在1987-1993年間於日本推出的個人電腦平台系列),由KEMCO在超任上發售的橫捲軸射擊遊戲《超鬥戰機》(Phalanx)上市了。這款並未有大型電玩原作的射擊遊戲,雖然製作頗為用心,但相較於當時其他大作遊戲,並不是特別起眼的作品。 

儘管如此,在當時已經是電視遊樂器重要市場的美國,《超鬥戰機》也按照慣例於一年後的1992年推出了SNES(美規超任)版本。儘管《超鬥戰機》算得上是一部用心製作的遊戲,但在美國,它卻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在這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時間內一直為玩家所議論著。

《超鬥戰機》日本版封面,台灣玩家較熟悉的也應該會是這款設計。(圖:https://goo.gl/phkgzj)

日版的《超鬥戰機》遊戲封面,是精心繪製的主角戰機圖像,雖然精緻,但與前後出現過的數百款射擊遊戲相較之下,也並不能說有太多特出之處;然而,SNES版《超鬥戰機》的包裝盒繪,卻出現了一位蓄著大鬍子、穿著吊帶褲,手持一把班究琴坐在木椅上的老人。

考慮到這是一款以宇宙為背景的射擊遊戲,這實在是太莫名其妙了:

《超鬥戰機》美國版封面。(圖:https://goo.gl/KvYdhJ)

由於這位彈琴老人與遊戲內容實在是毫無關聯,《超鬥戰機》美國版的包裝盒繪,也就成了玩家與遊戲評論者們多年來訕笑的對象,甚至還被視為爛遊戲包裝設計的代表之作,結果遊戲本身好不好玩,反而少有人去注意。至於為何《超鬥戰機》美國版的包裝會如此設計、理由為何,長久以來也被當成一個遊戲史上的不解之謎。

直到最近,國外遊戲評論網站「Destructoid.com」的作者Kevin Mersereau才發現了某些蛛絲馬跡,解開了這個「史上最糟的遊戲包裝設計」之謎,並將求證的過程寫成〈Discovering the mystery behind the Phalanx cover art〉一文。

Kevin Mersereau在一本舊遊戲雜誌中,發現當年專訪《超鬥戰機》美國代理商負責人Matt Guss的內容,而這篇專訪中便提及了這位班究琴大叔;但Kevin Mersereau不僅止以翻閱舊資料而滿足,他設法找到了當年接受專訪的Matt Guss本人,直接向他求證有關這款遊戲包裝設計的真相。

那麼,為何一款以宇宙為背景的科幻射擊遊戲,會用一個悠閒彈著班究琴的大叔當封面主視覺元素呢?

Matt Guss所說的理由,其實非常平淡且直接:

我們的工作包括為四十款以上的KEMCO作品設計包裝及行銷。老實說,KEMCO的作品雖有傑作,但也有不那麼好賣的作品,因此若想把這些遊戲好好賣出去的話,必須讓它們在電玩零售店內顯得搶眼。

另外,當時的遊戲無論是類型或畫面表現,大多都非常相似。因此我們想讓遊戲包裝盡可能地更讓人印象深刻。讓潛在的顧客覺得「這是三小東西?」,刺激他們想確認真正內容的欲求,來引導他們購買這款遊戲。

由於實在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結果二十多年來,(美國)玩家們還真的忘不了這款遊戲。 那麼,這位神秘的鬍子大叔究竟是何方神聖呢?Kevin Mersereau意外輕易地就查出了這個歐美懷舊遊戲圈多年來毫無頭緒的神秘人物的真面目。這位「班究琴大叔」名為Bertil Valley,不但義務扮演聖誕老人資歷長達25年以上,更是一家建設公司的老闆,完全是一位正經社會人。可惜的是,這位25年來令玩家們印象深刻、議論紛紛的不知名「班究琴大叔」,也已經在2004年成了故人。

《超鬥戰機》美國版的遊戲封面,經常被提出作為「史上最糟的遊戲包裝設計」的案例。不過,在事隔四分之一世紀之後,這款遊戲依然能被人記得,或許也說明了Matt Guss當年採取的另類行銷策略,某種意義上算是大獲成功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