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林濁水觀點》葉望輝與台獨戰略(二):從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看台灣

相信懷抱著「只要公投,一切解決」這樣的信念,那些激烈獨派從今年年初就非常羨慕地看著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一連串的發展,大感嘆為什麼加泰隆尼亞可以公投,台灣卻做不到。他們實在該更仔細一點看到,加泰隆尼亞要面對的和台灣的局面其實太不相同了。

林濁水

公投通過並宣布獨立後加泰隆尼亞不但沒有得到國際承認,自治政府反而因此被馬德里接管,這是又一個國際法上的自決原則被主權原則和國際權力政治現實主義徹底扭曲的悲劇。

當前的台灣,有一種獨派對民進黨主流的「台灣已經獨立」説法非常不以為然。他們認為,民主化以後台灣雖然行使了內部自決權,但是因為沒有經過獨立公投,宣布獨立的外部自決程序,所以不是獨立國家,不被國際承認根本沒有話講。他們認為已經有了內部自決的台灣,如果再進行獨立公投並宣布獨立,解決外部獨立的程序就是主權獨立國家,就可以獲得國際承認。他們認為就是這個緣故所以北京千方百計的嚇阻台灣獨立公投和宣布獨立。這一種獨派這兩年來積極推動國會降低公投門檻的修法工作,要把公投門檻由絕對多數,修改為相對多數,並在2019年推動獨立公投,2020總統大選時進行獨立公投,完成獨立大業。

懷抱著這樣的信念,他們從年初就非常振奮地注視著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一連串的發展。看著儘管聯合國秘書長在更早之前就先說「加泰隆尼亞不屬於聯合國非自治領土名單,不能援引自決原則」,且西方國家不支持公投的還遠多於聲援的,西班牙政府努力壓制,但是自治政府仍然勇往直前推動公投,他們又看到聯合國人權理事居然強調「西班牙政府對公投的壓制,已經干涉了人民最基本的政治權利。」;還看到加泰隆尼亞成功修法改變公投通過門檻,他們羨慕不已。要一直到公投通過,不但沒有一個國家因為加泰隆尼亞通過對外自決的手續而承認加泰隆尼亞是主權獨立國家,甚至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反而被馬德里接管,這些獨派心情才急轉而下,既震撼又悲憤。儘管加泰隆尼亞獨派呼籲採取「公民不服從」行動來對抗馬德里的命令,但加泰隆尼亞公家機關單位人員仍然正常工作,街上氣氛寧靜。自治議會還說10月31日的例會將取消,表示議會已接受中央政府的解散命令。

公投通過並宣布獨立後加泰隆尼亞不但沒有得到國際承認,自治政府反而因此被馬德里接管,這是一個國際法上的自決原則被主權原則和國際權力政治現實主義徹底扭曲的悲劇。(AP)

令人振奮的獨立公投竟這樣落幕,獨派人士的哀傷落寞可以想像。

不幸的是,自決原則受到這樣扭曲的悲劇,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既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從列寧和威爾遜先後主張自決原則,並且自決原則在史達林努力之下列入聯合國憲章一直到今天。世界各地許許多多弱小民族已經幸運的透過公投程序而獨立建國;但是幸福並不一定必然落在所有弱小民族的頭上,反而不幸的不斷落到許多像加泰隆尼亞這樣的弱小民族身上。最諷刺的應該是,「蘇聯的憲法依列寧的民族自決理念賦予各加盟共有和國自由退出蘇聯的自由」,但是,不只這些加盟共和國都在蘇聯崩潰才公投獨立建國,甚至蘇聯週邊非加盟共和國的列寧主義國家也在蘇聯瓦解後才掙脫附庸國的命運制憲建國;當然,更曲折的是,如今克里米亞的俄羅斯民族以公投脫離異族烏克蘭統治,但西方民主國家卻基於戰略利益全數反對,是諷刺中的諷刺。

無論如何,從過去的歷史來看,弱小民族能不能獨立更支配性的因素是國際政治條件,而不是有沒有獨立公投。

比加泰隆尼亞更悲劇性或更扭曲的例子所在多有。像是1991年科索沃辦了獨立公投,得票率遠比加泰隆尼亞高,但只有他的穆斯林的弟兄阿爾巴尼亞承認公投效力。而這公投帶來塞爾維亞的種族清洗,情境實在太悽慘,也因此西方國家才介入,由聯合國接管自治,2008年也不再辦公投,科索沃議會便在一個鐘頭不到的時間內通過《獨立宣言》,脫離塞爾維亞而獨立,這時科索沃迅速得到超過一百個國家的承認,但詭異的是,原先接管的聯合國卻關著大門不給他進入,科索沃到底是不是合乎國際法獨立國家,聯合國國際法庭還做了一個沒有人看得懂的判決。

和科索沃同是原南斯拉夫聯邦一員的蒙特內哥羅就遠遠幸福多了,2006年舉行公投馬上得到各國承認,同時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更神奇的是,波羅的海三小國。由於美國根本不承認蘇聯的併吞,一直等著要恢復正常關係,三小國公不公投對美國的承認而言都不必要。另外,東帝汶情形是,1975年從葡萄牙統治下獨立,9天之後印尼就入侵佔領,此後東帝汶人不斷流血抗爭,直到1999年8月30日,在聯合國監督下舉行公投同意獨立。但是在一個月中印尼軍方和反獨立的東帝汶民兵展開屠殺,直到1999年9月底國際部隊介入以後,才結束暴力屠殺。

1991年科索沃辦了獨立公投,得票率遠比加泰隆尼亞高,但只有他的穆斯林的弟兄阿爾巴尼亞承認公投效力。而這公投帶來塞爾維亞的種族清洗。(Reuters)

看過這些例子後,我們再回到台灣。

葉望輝,這位最被深綠信賴的美國人,從2016台灣大選以後一再被深綠人士追問美國支持不支持台獨公投。他的回答是:

台灣還沒有準備好,像美國開國元勛,他們宣誓,願意以他們的生命、他們的財產、他們神聖的名譽來保證他們支持美國獨立宣言。假如台灣人願意以生命、財產及神聖的人格來保證全力支持台灣獨立建國,就可得到國際的支持及援助。但是目前台灣還沒有準備好。

前面所舉的包括科索沃、東帝汶、加泰隆尼亞等等例子,每一個都有國際的支持及援助,只是有的支持援助力量實在太微不足道;有的國際支援力量則足以把他們從強權的屠殺中拯救出來,但後者也不是不必付出只要等待救援就好,而是在被救援之前早付出了無數鮮血的代價。

葉望輝雖然沒有回答所謂的「國際的支持及援助」是什麼樣程度的支持和援助,但言下之意卻是台灣如果以攻堅的態度直挑北京,是必須要有面對貨真價實的戰爭的覺悟,台灣人必須「願意以生命、財產及神聖的人格來保證全力支持台灣獨立建國」。講到這些時,葉望輝的措詞雖然一貫如他的傳教士風格,但也正因為是傳教士,不能不老實地說他認為台灣人並沒有這樣的準備。當他這樣質疑時,最令人震驚的是,那些追著葉望輝問的激烈獨派居然沒有一個人向葉望輝拍胸脯保證自己有這樣的準備不用葉望輝擔心!

有太多例子說明,台灣的激烈獨派的確是非常令人震驚的。例如,面對強敵追求獨立的處境,他們之中偏偏多的是強烈的厭兵情結,甚至把一個在任8年中,一心一意以廢除兵制討好厭兵的愚笨民眾為職志,努力頻頻縮短役期逼迫台灣走上募兵制的不歸路而沾沾自喜的總統尊為台獨教父。

葉望輝雖然沒有回答所謂的「國際的支持及援助」是什麼樣程度的支持和援助,但言下之意卻是台灣如果以攻堅的態度直挑北京,是必須要有面對貨真價實的戰爭的覺悟。(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面對強敵,要維護獨立主權,除了外援外,必須內部有極度堅實的獨立共識和決心。什麼是共識和決心?公投的支持度是一個最好的指標。如科索沃,一旦公投,有87.01%選民投票,贊成票多達99.98%,這就是高度共識和決心的表現。共識和決心是那麼重要,因此,歐盟向蒙特內哥羅開出了同意承認獨立的條件是:投票率超過50%,支持獨立55%,結果蒙特內哥羅投票率86.3%,支持獨立者達55.4%,超標完成歐洲聯盟的要求。

比較起來,加泰隆尼亞投票前修法降低通過的得票率門檻,顯示的是,明知強敵在前卻心存僥倖,在這種心態下的獨立,也難怪公投過了、獨立宣布了,但是馬德里一旦接管自治政府,整個加泰隆尼亞居然日子過得一如以往常。葉望輝勸告台灣人公投獨立要有「願意以生命保證」的意志,但是當台灣對加泰隆尼亞人成功地修法降低公投門檻羨慕得不得了時,展現的不是堅決的獨立意志而是連捍衛獨立時連團結都沒有信心。

台灣人真的都心存僥倖,存心在厭兵,信心缺乏的盤算下追求台獨嗎?其實並不是。

首先,那些在戒嚴時代因為追求獨立而被殺被關的,一點也不心存僥倖;那些因為北京射飛彈就從外國放棄綠卡回來當兵的人也一點不心存僥倖;最後,根據中央研究院「中國效應小組」做的民調,是否贊成「保留義務役的徵兵制度」,在2015年的支持率60.2%,2016年更驟升到83.4%。更可見不心存僥倖的台灣人並不是很少。於是台灣竟然出現了「多數同意徵兵制的一般民眾和力推募兵的激烈老獨派並存」的怪現象。難怪葉望輝憂心忡忡。

毫無理由認為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將從此一蹶不振

畢竟從1714年被西班牙入侵以來的300年間,他們從沒忘了他們獨立的歷史使命,因此紀念「淪陷日」的遊行動軏百萬人上街;甚至今天被馬德里接管,「接管日」說不定又要因為充滿傷痛而成為他們另一個獨立的動力。但是,無論如何,馬德里接管經過公投的自治政府,說明的是一個冷酷的國際法和國際政治角力的現實—人民自決既然是國際法的一項原則,公投是自決原則的實踐程序,因此,自決公投必定是強化獨立的國際法條件,但是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公投在強化加泰隆尼亞獨立的國際法條件的同時,也弱化了國際對加泰隆尼亞的支持。公投前,國際社會的客氣說法是:公投是西班牙的內政問題他們不干涉;現在馬德里接管加泰隆尼亞,他們的態度也將同樣說那是西班牙的內政問題他們不干涉—只要在人權上馬德里所為過得去的話。

馬德里接管經過公投的自治政府,說明的是一個冷酷的國際法和國際政治角力的現實—人民自決既然是國際法的一項原則,公投是自決原則的實踐程序。(EPA-EFE)

事實是,台灣如果舉辦公投,至少就葉望輝的角度來看,應該和加泰隆尼亞一様,在強化了台灣獨立的國際法條件的同時也弱化了國際對台灣的支持。

由於相信懷抱著只要公投,一切解決這樣這樣的信念,那些激烈獨派理當從今年年初就非常羨慕地看著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一連串的發展,大感嘆為什麼加泰隆尼亞可以公投,台灣卻做不到。他們實在該更仔細一點看到,加泰隆尼亞要面對的和台灣的局面其實太不相同了。

在對內方面,台灣至少在民主化後很快地就已經完成了內部的自決,自己有自已組織成的中央政府;但是加泰隆尼亞卻頂多只是擁有自治的地位,自治政府只是馬德里的地方政府而己;在對外關係上,台灣也有對外交往的自主權,一直被當做一個事實的國家,只是沒有正式的外交承認而已。

缺少了國際普遍的外交承認的確對台灣非常不公平,非常委屈,使台灣受到很大的傷害,只是,對外交往的能力縱使受到很大的阻撓,但是包括向其他國家購買武器等的國家權力仍然具備,排除或管制包括來自北京等外力入侵國境的主權仍然未受到損害,這一切都完全不是「可以」辦公投的加泰隆尼亞能夠比擬的。至於令人遺憾的國際正式外交承認方面,則並不是一旦台灣行使了獨立公投,國際社會便都有必須承認的義務,這困境不只不會因此解除,和外國關係也看不到改善的空間,如依過去和美國交往的例子,是「台獨總統」愈力推台獨,台灣的獨立性愈被美國政府打壓

或者說,加泰隆尼亞要透過公投創設本來不存在的,包括對內最高對外獨立的主權,而台灣這樣的主權卻已經存在不須透過公投創設;至於未受國際承認的問題,在現在的國際政治格局之下,並不是公投可以解決的。

那麼中國為什麼要反對台灣公投?關鍵在於公投等於將北京的軍,逼北京攤牌,中國非翻臉不可。

從兩岸長遠健康關係建立的需求上,北京終於面對台灣獨立的事實是必須的;但是在「北京的一念之間」還沒有轉過來和雙方大小懸殊以及當前國際政治格局對兩岸行動産生的限制作用,尤其是,台灣還沒有完成葉望輝提到的「凖備好了」的4個條件的制約下的當前,台灣並不需要以公投的方式向北京攤牌。

無論如何,面對險惡局勢,穩健致遠需要的才是真正強大的意志力;相對的,急急切切,認為可以用低門檻的公投輕鬆過關,這樣的策略,內蘊的與其說是意志不如說是信心的缺乏。武俠小說中一招定天下的情節,的確是不斷成為市井小民解脫鬱悶的良藥,卻不可能成為治國方略。

註:

1.留待下篇交代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