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薇拉夫人的國際關係料理藝術》美國新中東政策:川普能讓美國在中東「再次偉大」嗎?

美國在中東追求自己的國家利益的同時也在追求如何重整中東秩序,及尋求如何降低中東衝突層級與範圍。中東問題,不僅只是美國與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等盟友關係,還有伊朗、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及其境內的恐怖組織,及區域內外國際間的權力平衡問題。面對中東複雜的局勢,如何讓美國在中東「再次偉大」,最終還是需要清楚的大戰略及深厚的政治基礎。

黃惠華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當選前承諾,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擊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2017年5月川普隨即親訪中東國家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國家,此次訪問主要目的是與舊盟友建立新夥伴關係,成立阿拉伯北約共同打擊恐怖主義,並與沙烏地阿拉伯簽署投資協議等,顯示美國向外界傳達捍衛全球領導地位決心,同時將政見落實中東政策,兌現選舉承諾。

川普在與中東領導人高峰會中表示,「恐怖活動已經蔓延到全世界。但是和平之路就從這裡開始…..美國已經準備好和你們站在一起,追求共同的利益和安全…..中東國家不能等待美國打擊敵人」,並指責伊朗必須對中東局勢不穩定負責,伊朗在中東地區是沙烏地阿拉伯的宿敵。伊朗在四處煽風點火,試圖激化伊斯蘭不同教派之間的衝突和恐怖行動。…….」,由於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長期不合,沙國外長朱拜爾(Adel al-Jubeir)表示:「川普總統希望恢復美國在世界的地位……摧毀恐怖主義……抵擋伊朗,我們也是。」

川普新中東政策就是「一個從過去錯誤學到教訓的新政策。」其新中東政策將是比歐巴馬對IS更強硬,但又比小布希不願意直接介入區域軍事衝突。而川普的中東政策是否比前任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成功,值得關注。

川普新中東政策就是「一個從過去錯誤學到教訓的新政策。」其新中東政策將是比歐巴馬對IS更強硬,但又比小布希不願意直接介入區域軍事衝突。圖為今年年初沙國新任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赴白宮與川普會面。(AP)

歐巴馬政策失靈導致美國勢力衰微

美國認為中東是傳統國家利益,對美國來說,中東具有石油、地緣政治、貿易及打擊恐怖主義等等戰略價值。過去1980至1988年的兩伊戰爭及2001年後的伊拉克及阿富汗的反恐戰爭,都是美國為了維護中東戰略利益的展現,事實上,這些美國採取這些戰爭,違反中立不干預他國內政立場,同樣道理,美國歷任總統也可以為改變政策,創造條件。

歸納過去歐巴馬在中東的作為,不但引發不少爭議,甚至導致美國在中東勢力逐漸衰微:

一、歐巴馬上任後,計畫終止美國在阿富汗伊拉克兩場反恐戰爭,減少與伊朗敵對程度,並與伊朗簽署核子協議,堪稱歐巴馬的外交政績之一,但卻遭到美國共和黨以及伊朗世仇以色列、沙地阿拉伯強烈反對。

二、美國油頁岩革命減少對中東石油的依賴,美國全球利益的重心轉移到亞太地區,使得恐怖組織、伊朗及俄羅斯趁機填補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權力真空,美國勢力隨之衰落。

三、敘利亞問題,2015年俄羅斯出兵空襲敘利亞之後,美國在中東地區在軍事與外相繼失利,伊朗不但恢復區域強權實力,還與沙烏阿拉伯關係惡化,敘利亞內部親美勢力節節敗退,當敘利亞阿塞德政權使用化學武器對付公民,美國並未對此有所做為,此後果反而造成區域平衡危機。

川普批評歐巴馬的中東戰略與政策失敗,同時也給予川普政府重新調整戰略與政策的理由。歐巴馬的中東政策重點在中東推廣民主、人權普世價值,試圖將其價值融入伊斯蘭教文化,成為美國的一部分。而川普在中東演講特別強調,「我們不是來說教的,不是來告訴人們應該怎樣生活、做什麼事、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建立夥伴關係,為我們所有人帶來一個更美好的未來….」。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表示,美國將不再堅持外國接受美國價值觀,例如人權,當作雙邊合作的條件,而是優先尋求美國安全和經濟利益。

敘利亞內部親美勢力節節敗退,當敘利亞阿塞德政權使用化學武器對付公民,美國並未對此有所做為,此後果反而造成區域平衡危機。(AFP)

川普選前曾對中東及敘利亞問題表示:「敘利亞面臨兩場戰爭,一對抗伊斯蘭組織,二是分離主義內戰。俄羅斯在敘利亞打擊伊斯蘭國組織,敘利亞反抗軍敘利亞境內打擊伊斯蘭國恐怖主義組織,美國也在敘利亞對抗伊斯蘭組織。敘利亞政府必須摧毀伊斯蘭國才能解決分離主義內戰問題,敘利亞政府軍無法獨自同時進行兩場戰爭,俄羅斯提供協助,對敘利亞政府軍而言,俄羅斯是盟友。美國扶持反敘利亞政府軍,反而對IS有利,這是兩害取其輕的問題。以1930年代歷史經驗來看,美國不喜歡俄羅斯,但有共同的敵人-納粹,今天美國也不喜歡俄羅斯,但有共同的敵人-IS」。

並同時提出以下具體做法:

1. 不再試圖推翻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Hafez al-Assad),因為其政權很難被徹底剷除。

2. 在中東與俄羅斯建立夥伴關係,共同打擊敘利亞境內的IS。

3. 與埃及總統塞西(Abdel-Fattah el-Sissi)建立友善關係,因為他是一個對抗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強人,不該因為獨裁而被歐巴馬政府所孤立

4. 對伊朗採取強硬政策,解除歐巴馬與伊朗的核武協議,但又不推翻伊朗政權作為政策目標。

將「美國優先」落實於中東政策

川普中東之行,除了反恐議題之外,也與沙國簽署投資項目,包括武器、石油及投資等:

一、阿拉伯反恐聯盟

美國與波斯灣、其他穆斯林國家成立反恐怖及反伊朗聯盟。對美國及其盟國來說伊朗是區域不穩定的主要因素,由於伊朗不斷資助伊拉克、巴林、葉門什葉派民兵並提供武器支援,加上伊朗不斷發展導彈及核武能力,成為區域的威脅。川普將拒絕承認2015年歐巴馬與伊朗簽署的核子協議,認為協議不符美國的國家利益。日前川普提出對伊朗更廣泛的新戰略及進一步制裁措施。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則提出警告,若川普試圖摧毀這項具指標性的核協議,美國將在世界失去其信譽,予以反擊。

伊朗總統羅哈尼提出警告,若川普試圖摧毀這項具指標性的核協議,美國將在世界失去其信譽,予以反擊。(REUTERS)

二、石油、投資交易

川普選舉前承諾,擴大基礎設施項目投資,促進美國製造業的復興及創造更多工作機會。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簽署總值超過3800投資協議,未來十年沙國投資美國基礎建設,將為兩國創造不少就業機會。美國黑石集團(Blackstone)表示,沙國主權基金將200億美元用於美國基礎建設的新投資基金上。通用電氣(GE)也宣布與沙國簽署價值150億美元的投資計畫。

三、武器輸出

美國與沙國簽署價值1100億美元的武器銷售協議,未來十年美國對沙國的軍售規模將達到3,500億美元,美國將提供武器裝備,包括坦克、槍支、直升機、軍艦、火箭等。美方用意希望沙國提升防衛力量制衡伊朗軍事威脅,落實美國維持波斯灣地區安全穩定的承諾,如同美國要求北約盟國必須分攤費用戰略構想一樣。川普期許沙烏阿拉伯成為「伊斯蘭世界的心臟世界」。過去伊朗一再威脅要封鎖海峽,採取挑釁行為,沙烏阿拉伯獲得美國先進武器,伊朗可以自行提高防衛力量抵擋來自伊朗的軍事威脅,未來若無美國第5艦隊保護之下,可以自行保護荷姆茲海峽-波斯灣航道安全與穩定。

美國需要一個更清楚的大戰略

從川普出訪,可歸納出美國在中東的三大主軸:強化區域盟友合作夥伴關係,共同打擊恐怖組織、各國必須自行對維護區域安全貢獻。

過去川普不斷批評美國在中東「浪費6兆美元」,川普向來奉行現實主義價值與原則,特別強調「降低成本」,美國必須避免直接投入軍事參與中東的衝突與戰爭。所以美國將部分任務分配給其他中東的盟友,共同承擔維護區域安全的義務與責任。

美國與沙國簽署價值1100億美元的武器銷售協議,將提供武器裝備,包括坦克、槍支、直升機、軍艦、火箭等。美方用意希望沙國提升防衛力量制衡伊朗軍事威脅,落實美國維持波斯灣地區安全穩定的承諾。(REUTERS)

如何在權力平衡之中確保國家利益,所以必須為加強美國在中東地區影響力創造條件,而其傳統盟友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成為美國在中東的代理人。只是,伊朗同樣可以利用優勢提出自己的反美戰略,積極爭取區域內外國家的支持,加強中東影響力,例如,北約成員國之一土耳其。土耳其雖然是美國在中東地區傳統盟友,但土耳其媒體《Yeni Safak》評論指出:「美國在伊拉克、敘利亞政策威脅到土耳其」。意思是,美國不顧土耳其反對,不斷向敘利亞境內庫德武裝提供武器,由於土耳其與伊朗在反對庫德族獨立問題站在同一條陣線上,在敘利亞問題上,俄羅斯、伊朗、土耳其聯盟在敘利亞戰爭已扮演重要角色。如果川普認為,美國可以與俄國在敘利亞密切合作,美國必須與土伊兩國維持關係,川普如何維持與平衡土耳其、伊朗關係,是未來觀察重點。

美國在中東追求自己的國家利益的同時也在追求如何重整中東秩序,及尋求如何降低中東衝突層級與範圍。中東問題,不僅只是美國與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等盟友關係,還有伊朗、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及其境內的恐怖組織,及區域內外國際間的權力平衡問題,這次川普中東行,雖然兌現「美國優先」落實於中東政策的戰略價值,算是對選民有所交代,但面對中東複雜的局勢,如何讓美國在中東「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最終還是需要清楚的大戰略及深厚的政治基礎才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