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神楽坂週記》史上最不幸的超任卡匣《奇哥足球》如何揹上色情遊戲的黑鍋?

一款遊戲的悲劇:先是被玩家唾棄,又被店家所放棄,最後被製作地下軟體的廠商看中,成了小製作地下色情遊戲寄生用以借殼上市的宿主。影響所及,曾經有日本中古電玩店的店員賣出不知轉了幾手的《奇哥足球》卡匣之後,卻接到小學生家長打來的電話痛罵「你們賣什麼鬼東西給我家孩子!?」

神楽坂雯麗

1994年3月4日,美商藝電(Electronic Arts)與日本Victor合資成立的子公司EA Victor,趁著隨日本職業足球J聯盟成立所帶來的熱潮,在超級任天堂上推出了一款《奇哥足球》(ZICO Soccor)。這款以曾擔任日本足球國家隊教練,同時職掌J聯盟鹿島鹿角隊(鹿島アントラーズ)顧問的著名巴西前國腳奇哥(Zico,原名阿圖爾.安圖內斯.科因布拉)所掛名的足球遊戲,和當時大多數的超任遊戲相同,以日幣9800圓的官方訂價推出市面。

奇哥在正值蓬勃發展的90年代日本職業足壇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不僅是由於其身為足球選手本身的運動表現,他更具有指揮、調度球隊的優異才能,在幾年內,將原本只是個弱小球隊的鹿島鹿角隊鍛鍊成足以代表日本職業足壇的強大隊伍。

雖然這款《奇哥足球》掛上了他的大名,號稱由奇哥監製,但他本人究竟與遊戲有多少關聯則難以得知;身為世界級球員,又身兼國家代表隊及知名職業球隊的教練及顧問,必定非常忙碌的奇哥,很可能只是出借了自己這塊金字招牌,供遊戲掛名促銷之用。

而《奇哥足球》的遊戲內容,基本上也只能用一句「糟糕透頂」來形容。雖然打著足球遊戲的名號上市,玩家卻無法直接操縱選手比賽,必須像現在玩線上遊戲一樣,以滑鼠在畫面上不斷點擊,以下指令的方式來盤球、過人乃至於射門。加上其他種種令玩家足以在30分鐘之內把卡匣扔到一旁的缺點,這款遊戲很快就被玩家們給放棄了。 雖然當時網路還不發達,但玩家之間口耳相傳的惡評,已經在遊戲發售後的幾天內,就讓全日本的各大電玩專賣店塞滿了被拋售跟滯銷的《奇哥足球》卡匣。很多無法負荷的店家很快掛出「謝絕收購《奇哥足球》」的公告,而還願意收購這款遊戲的店家,甚至出現了以10~100元日幣的破盤價買賣全新《奇哥足球》的奇景。

近年行情略有回升,但依然是破盤低價的《奇哥足球》中古卡匣。(圖:https://goo.gl/57xQLh)

造成這種狀況的理由之一,除了遊戲本身製作拙劣之外,主要是由於過度樂觀地誤判足球熱潮下的市場需求,EA Victor向任天堂下了數量過大的卡匣製作訂單。

想推出超任遊戲,就必須取得任天堂授權。(圖:作者提供)

任何廠商只要想在超任主機上推出遊戲軟體,就必須取得任天堂的授權。當時任天堂的理由是,假如未經審核的低品質遊戲氾濫市場,對照1980年代初期美國Atari遊戲市場崩潰的前例,電玩產業會有再度發生大崩盤的危險。 所以,在這個授權體系之下,只有任天堂能製造超任卡匣。所有有意在超任上推出遊戲的廠商,都必須委託任天堂,並通過任天堂對遊戲內容及品質的基本審核。任天堂製造完成後,這些卡匣便以賣斷的形式交給委託廠商;也因此,不管遊戲推出後在市場上銷路是好是壞,都不會傷害到任天堂的利益。

但是,《奇哥足球》的悲劇如果到此為止,那麼它也必定像千百款爛遊戲一樣,早就被世人所遺忘;偏偏,它的坎坷路程還遠遠沒有走到盡頭。

大約在《奇哥足球》發售並瞬間崩盤的同時期,一家名為「西武企畫」的小公司,試圖在超任上推出自家設計的成人色情遊戲《SM調教師 瞳》系列作。雖然這在當時屬於遊走法律灰色地帶的行為,但也並沒有真正明顯的觸法,西武企畫甚至還在編輯路線較為激進的部分遊戲雜誌上,公然刊登廣告,透過郵購跟少數通路販售自家產品。

然而,當時以保守、審查嚴苛著稱的任天堂,怎麼可能會讓人在自家的主機上推出色情遊戲呢?與紅白機的時代不同,任天堂在超任的軟硬體上都設下了保護機制,而且透過專利保護,試圖破解者(在日本)將會直接面臨法律責任。當然,未經任天堂的許可製作超任卡匣,也是侵犯專利的違法行為。

然而,這樣看似嚴密的保護還是有著漏洞:如果將市場上已存在的正規超任卡匣加以變造,再度以中古卡匣的形式流通,並不能算是違法。但是,市面上的超任卡匣,隨便一款每塊要價都在一萬日圓上下,要用這種方式改造卡匣來營利,幾乎是難以想像的。

但是,如果有辦法找到一塊10元的原廠超任卡匣呢?

西武企畫就這樣注意到了《奇哥足球》這座玩家、店家都避之唯恐不及的金礦。而對於正為如何處理堆積如山,一片幾十塊日幣,甚至免費贈送都沒有人想要的《奇哥足球》存貨所惱的店家來說,這家突然出現,願意買下全店爛遊戲存貨的的奇怪公司,無疑有如從天而降的救世主。在任天堂與EA Victor意想不到之處,一筆筆生意就這樣做成了。

崩盤之後慘遭色情遊戲借殼上市的《奇哥足球》。(圖:http://www.garitto.com/product/22439167)

西武企畫的業務員們四處奔走,以超低價買下了數千款有如產業廢棄物般滯銷的全新與中古《奇哥足球》卡匣,再設法將其中儲存遊戲程式資料的晶片改寫,而留下原廠作為開機保護的專利部分不去更動。改寫完成後,再把以印表機印製的粗糙《SM調教師 瞳》標籤,貼在原有的《奇哥足球》上。這標籤粗糙到什麼地步呢?因為紙質太單薄,在不太精緻的美少女圖像背後,還能明顯看見《奇哥足球》的遊戲標籤及奇哥先生的肖像。

即使撇開情色的成分不談,《SM調教師 瞳》本身也不能算是一款好玩的遊戲,以今日的標準來說,更是遠在水準之下;但在90年代中期,購買整套的個人電腦來玩遊戲,依然是所費不貲的奢侈行為,能夠以低成本「在電視遊樂器上玩到成人遊戲」也就成了它的賣點,而且由於出貨量及流通管道必然稀少,時至今日,這些「地下遊戲」也成了一部分收藏家熱衷於追逐的「珍品」。

紅白機時代的地下色情遊戲《超級馬魯歐》卡匣,曾在日本網拍一度創下以接近日幣50萬元的天價結標的紀錄。 (圖:https://blogs.yahoo.co.jp/yahuoku_san/9771586.html)

不幸的《奇哥足球》就這樣,先是被玩家唾棄,又被店家所放棄,最後被製作地下軟體的廠商看中,成了小製作地下色情遊戲寄生用以借殼上市的宿主。影響所及,曾經有日本中古電玩店的店員賣出不知轉了幾手的《奇哥足球》卡匣之後,卻接到小學生家長打來的電話痛罵「你們賣什麼鬼東西給我家孩子!?」—因為加工的標籤被前物主撕除,而遊戲內容當然是被改寫過的《SM調教師 瞳》,導致日後店員們碰到這塊芭樂卡匣,都要特地開機嚴加慎重檢查,以免再遭客訴。

由於這些原因,一定年齡以上而且對當時的電玩環境有印象的日本玩家,逐漸直接把《奇哥足球》甚至其他足球用語,等同於《SM調教師 瞳》或同人色情遊戲的代名詞,更以網路俚語的形式流傳多年至今。例如有人會在網路討論區問「最近有什麼推薦的(那種)遊戲嗎?」,眾人就會異口同聲地回覆「奇哥足球!」假如電玩卡匣也有幸與不幸之分的話,《奇哥足球》大概是史上最不幸的超任卡匣了。

在超任時代結束之後,像是《SM調教師 瞳》這種非官方情色遊戲,在新世代的家用電玩主機上就徹底絕跡了。由於遊戲的玩家不再只限於兒童,許多以大人遊玩為前提而開發的遊戲,透過嚴格的分級制度推出市面,而多半兼有影音功能的新世代主機,完全可以播放所有遊戲硬體廠商本不可能允許出現在遊戲中的成人內容。在這種情況下,冒著挨告的風險去製作功能和市場都嚴重受限的非官方色情遊戲,也就完全失去了必要性。

在當時的台灣,這些絕對會是禁忌的《SM調教師 瞳》,也透過不知名的管道小量流入市面,很快就像當年錄影帶出租店後面小房間裡的A片般被四處拷貝、偷偷地流傳著。但由於大部分玩家都用超任磁碟機與3.5磁片玩得很愉快,在摸不到實體卡匣的情況下,大多沒有理由知道這款有點奇怪的獵奇色情遊戲,背後竟有如此曲折坎坷的來歷。

這裡有必要再交代一下《奇哥足球》的近況。

由於當年一塊10元日幣的破盤拋售價實在是低到創紀錄,成了這款遊戲除了與情色遊戲牽扯不清的過往之外最為人所知的故事,近年甚至出現了自稱「奇哥神社」的神秘組織,透過推特及各種管道收集《奇哥足球》,目標是蒐集到415塊《奇哥足球》卡匣—415與日文奇哥(ジーコ)諧音。

近年日本網路上出現專門收集《奇哥足球》遊戲的神秘集團「奇哥神社」,目標是收集415款相同的卡匣。(圖: https://twitter.com/max_2608/status/892150845864726528 )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