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一級嘴砲》海嘯後的復興,東北的Migaki-Ichigo

GRA株式會社從海嘯後的廢墟再度站起,短短五年的時間就建立起一個龐大的草莓生產基地,他們到底從哪裡弄到錢?到底如何整合各個不同專業的人才?到底是怎麼樣的發展策略?看看別人的經驗,也來想想我們可以怎麼整合民間資源。

一級嘴砲技術士 

我曾在2015年日本的食品展上看到一顆要價1,000日圓的草莓,沒錯,是「一顆」,這個攤位就是農業生產法人GRA株式會社的「Migaki-Ichigo」。他們只賣鮮果草莓和草莓氣泡酒,不論是去年或今年的展會上,攤位總是聚集著大量的人潮。這個月初,聽聞台灣植物工廠產業發展協會要率團前往參訪,由於機會難得,說什麼我都要走上這一回。

Migaki-Ichigo。 (GRA株式會社提供)

GRA株式會社位於日本宮城縣南部的山元町,這裡是一個離海邊只有五公里的小村落,2011年的3月11日,強震引起的海嘯把這裡夷為平地。隨後,一位當地出身,在東京擔任資訊公司老闆,名為「岩佐大輝」的年輕人,他號召了志工回到山元町協助震災的復建工作。當時的岩佐只是一個帶著電腦到處跑的資訊業者,到處睡人妻的風流性格也頗為人詬病,但他大概也沒預料到自己會打造出一個相當亮眼的草莓品牌。

宮城縣的山元町和鄰近的亘理町是日本最北端的草莓產地,也是東北六縣最大的草莓產地之一,當年居民有15,000人,其中有七成都在種草莓,年產值達到15億日圓。海嘯過後,山元和亘理近乎全毀,更有六百多人因海嘯而失蹤,岩佐帶著朋友回到當地,踩著爛泥幫助老家的人重建。不久之後,日本政府提列了一系列的復興計畫,2011年的7月,岩佐一行人索性成立農業生產法人GRA株式會社(以下簡稱GRA),以自身的資訊專長來協助災區產業的復興。

GRA的荷蘭式環控溫室。(作者提供)

除了日本政府的重建經費之外,岩佐透過資訊界的人脈找到了民間企業的資源,尤其是大企業「日本電氣NEC」的資金和技術支援,加速了當地草莓產業的重建速度。GRA在2011年7月成立,9月便開始鑿井和搭建錏管型溫室,隔年的1月便開始草莓的產出。2012年的6月,荷蘭式的先端溫室落成啟用,12月成立「Migaki-Ichigo」這項草莓的品牌。2013年以草莓氣泡酒在設計展覽中獲獎,自此打開了市場的知名度,當地的草莓產業也被視為災後東北復興的象徵之一。

GRA初期是由一群資訊工程師組成,這群人不懂農業,他們找了農業專長的人負責田間工作,資訊工程師們則是協助各項感測器的運用、資料收集和運用,最重要的是把許多無形的東西「視覺化」。例如在農場人員的頭部裝上攝影機,藉此對比老手和新手的動作,一方面是讓新手以具體的影像來模仿老手的手藝,也讓老手們透過實際的畫面來改善自身的動作。

「我們都是摸了10年才知道怎麼種草莓,你們這些年輕人是能幹什麼?」

剛起步時,GRA經常被老人家揶揄,一年之後,他們的成功也驗證了科學管理的重要性。現代化溫室帶來的穩定產出,各項感測器也協助農場人員更精準的管理,視覺化管理也讓許多沒經驗的新手得以迅速進入狀況。

「我們無法花費10年培訓1個100%,但我們可以在10週內培養10個70%」

海外部的負責人這樣說著。

GRA的荷蘭式溫室內共有四種不同的環境控制系統。因為全套的荷蘭裝備太貴,GRA憑藉著工程師班底和NEC在系統上的支援,將各項設備整合,建立了一套符合成本的的環控模組。還有,草莓溫室的周邊鋪滿了碎石,部分是砂石的級配,部分是「爐渣」。GRA選用了檢驗合格,沒有二次汙染疑慮的爐渣碎石,經過輾壓後平鋪在溫室外牆四周的地面,除了資源回收再利用之外,爐渣也有抑制雜草孳生,避免病蟲害傳入溫室的功用。

有趣的是,場內還有一套台灣工業技術院的A字形栽培架,但因為使用上有很多問題,GRA的工作人員正在拆除並移出場外,由於這一次的參訪團當中有多位院方的人員,雖然隸屬不同單位,但也希望他們將意見帶回,當作未來改善的建議。

被退貨的台製栽培架。(作者提供)

GRA在山元町共有4.3公頃的草莓和1.7公頃的番茄溫室,今年下半年開始,1.7公頃的番茄溫室也會全改為草莓溫室。溫室內部有育苗、夜冷和消毒設施,使用綜合式病蟲害管理(IPM),2016年也開始導入植物燈具和地面的光線反射膜運用,溫室的群落也以山元町的據點為中心逐步向外擴建,增加草莓的產量,藉以滿足通路端不斷追貨的需求。

在草莓的生產上,大小、色澤符合規定才能貼上「Migaki-Ichigo」標籤對外販售,能夠達標的鮮果草莓約佔七成,其餘的則做為一般通路和加工品之用。由於產季只有每年的1到6月,GRA也特別注重加工品的開發,以便延長品牌的曝光。草莓類的加工品多半是果醬和冰淇淋,但這都是大型食品廠的強項,以GRA現有的規模和產能還是無法與大廠競爭,因此GRA和酒廠合作,推出了100%草莓釀造的氣泡酒,今年也與九州的知名品牌一同開發草莓醋飲品。

憑藉著先端設備和設施,GRA草莓的單位面積產能為日本全國平均值的1.5倍,客單價為平均值的2倍,從2015年開始,有兩成的「Migaki-Ichigo」以空運的方式外銷到香港,2016年也在台灣的微風百貨裡上架。除了生產,GRA在山元町的農場也是觀光的熱點,今天的山元町人口只有10,000,但每年草莓季節能夠為這個曾被海嘯掃平、又位在遙遠偏鄉的小村落帶來25,000人次的觀光人潮,創造龐大的觀光效益。

草莓祭的人潮。(GRA株式會社提供)

現階段的GRA主要業務有三:第一是草莓,第二是當成NEC的病蟲害影像識別、農業智慧系統開發的實驗場域,第三是新農的育成基地。

隨著規模的擴增,人力的數量和素質都要有相對的提升,GRA山元町農場就是草莓生產訓練的實習基地,提供一整年從基礎的植物生理、設備操作到經營實務共83項的訓練課程,目前的學費要價200萬日圓。 由於311的復興計畫提供了學員一年250萬日圓的支援費用,對於日本籍的新進農人來說,在外打個零工就能夠支撐他在宮城縣山元町一整年的生活和訓練費用。2015和2016兩個年度一共結訓15人,當中有人已經在附近興建溫室,GRA則以顧問的角色,提供他們租地、政府補助、設施設備、資材和栽培技術等相關支援,也歡迎他們與GRA結盟,一同使用「Migaki-Ichigo」這一塊品牌。

文末,當我看到GRA株式會社從海嘯後的廢墟再度站起,短短五年的時間就建立起一個龐大的草莓生產基地,我不禁開始思考,他們到底從哪裡弄到錢?到底如何整合各個不同專業的人才?到底是怎麼樣的發展策略?台灣的農業一直都處於鬼打牆的狀態,看看別人的經驗,也來想想我們可以怎麼整合民間資源。至於「政府」什麼的,有些活在天上,有些只是在選舉等位子,不如就算了吧。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