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想贏,靠做夢是沒用的!

未來台灣如想大量外銷農產品,前端的生產穩定後,就是良好的包裝場與分級制度的建立,做好分級才不會有A級貨賣B級價錢的損失,不要再想靠著以前那一套面對現在的全球化市場了。

Lin bay 好油

香蕉並不是種植難度很高的園藝作物,全球種植面積非常廣泛,過去台灣因為掌握到香蕉的先機,地緣的關係讓台灣香蕉得以供給日本這個需求市場,但是好賺自然引起其他競爭對手的關注,當其他國家大舉進攻你的市場時,不肯改變跟面對,就很危險了。也因此,後來台灣在剝蕉案、黃葉病、儲運技術差等多重因素影響下,逐漸失去日本市場,菲律賓蕉在日本的市場這幾年也被厄瓜多蕉攻下了20%的市佔,強者敗,更強者勝,這就是日本的香蕉市場的現況。

這種王國變亡國的例子,在台灣許多的農產業都可以看到:蔗糖、蘆筍、鳳梨、洋菇、草蝦、養豬、鰻魚甚至是節節敗退的蝴蝶蘭等,為什麼我們會輸?為什麼我們沒辦法贏?

王國變亡國的例子,在台灣許多的農產業都可以看到。(圖:作者提供)

失去外銷優勢的香蕉

現在亞洲如越南、緬甸、泰國、印尼也都種香蕉,但它們的輸出市場在中國,中國已成為亞洲對香蕉需求量最大的國家,10年前中國香蕉的進口量只有33萬噸,2016年增加到90萬噸,而台灣輸出到中國卻連100噸都不到,為什麼我們打不進這個新興的市場? 台灣的香蕉外銷優勢又在哪?如果找不到優勢,只緬懷以前的香蕉王國,當然只有每況愈下,再加上台灣對於香蕉的品規要求還很低,市場上販售的香蕉許多都大小不一、擦傷多、黑斑點多,在水果攤上琳瑯滿目的品項中,很難成為首選。

台灣對於香蕉的品規要求還很低,市場上販售的香蕉許多都大小不一、擦傷多、黑斑點多,在水果攤上琳琅滿目的品項中,很難成為首選。(資料照,記者林彥彤攝)

台灣蕉的劣勢

某位從事日本線貿易的前輩跟我說,日本通路不喜歡賣台灣香蕉,因為台灣香蕉進到店家,擦傷痕多外表不好看,上架一至兩天,表皮就開始冒出黑斑點,消費者不買單,所以報廢量很高,而菲律賓香蕉就算放在架上7天也不容易出現黑斑點,報廢量低,通路當然喜歡賣菲律賓蕉。

漂亮又便宜的菲律賓蕉。(圖:作者提供)

前陣子拜訪目前國內前三大的香蕉出口商,他告訴我,儘管台灣的香蕉容易冒黑斑點又貴的問題無法克服,但在風味上和菲律賓蕉、中美洲蕉還是不同,台灣蕉要恢復以前那種榮景是不可能的,但我們現在可以守住喜歡台灣蕉風味而不在意皮上有黑斑跟擦傷的消費者,就算比一般香蕉貴上兩倍價錢,但還是能找到市場。我看過他的以阿里山為品牌的香蕉,販售點都在二級城市的超市上,至於一級戰區例如,東京跟大阪的超市,則從來沒有看到過。

阿里山牌台灣香蕉,其他香蕉的2-3倍價。(圖:作者提供)

台灣要重啟香蕉大量輸日以搶回失去的市場,就要知道客群在哪裡?種植該如何改善?集貨場如何提升?外銷到日本之後行銷策略為何?和菲律賓蕉、厄瓜多蕉又該如何競爭?台灣蕉的優勢在哪裡?如果只是送香蕉給對方,在回國大張旗鼓,這就和靠關係的外銷單一樣,記者會開完很開心,然後就沒了。

園藝農藝化(園藝規模化: Horti-scalism)

農業生產可以簡單區分為土地利用型跟設施利用型。土地利用型在台灣除了已經有一定規模的毛豆產業外,再發展出其他土地利用型的農產業有其難度,而設施利用型的作物目前的產量還是以本土需求為主,數量難以供應外銷。

設施作物-溫室吊西瓜。(圖:作者提供)

但這些講法都是過去的分類,台灣如果要在國際上競爭,需要的叫做園藝農藝化(或是園藝規模化: Horti-scalism),意思就是生產的精細要向園藝作物看齊,但生產的管理規模則要像農藝作物般數量化、科技化及簡單化,生產的精細與規模都要依照目標市場來進行調整,如同韓國的彩色甜椒以日本市場為目標的針對性外銷,前端生產就是園藝農藝化(園藝規模化)的例子,導入荷蘭的溫室技術後,再配合由一家公司組合農民進行減藥的生產技術,病蟲害則靠溫室環控跟非農藥防治來控制,成立地區型的外銷用集貨場進行分級,周年供應品質良好且不用藥的彩椒,改善了內需與外銷,對內提供消費者安全的產品,對外吃下了日本彩椒七成的市場,遠遠超越競爭對手。

日本近年彩椒進口變化圖。(圖:作者提供)

不管是鳳梨、鳳梨釋迦、美生菜、芭樂等作物,這些本來就已經是台灣出口的強項,除了美生菜近年產量過高以外,其他都是求過於供,根本沒有行銷的問題。而我們的問題是生產不出被需求的農產品,要發展外銷產業,當然要發展有潛力的產業,連我們中美洲的友邦都知道要求我們協助支援種植目前國際最流行的品種酪梨,這種亞熱帶水果竟然連紐西蘭都在種,那台灣呢?

酪梨的國際生產消費擴增與佈局靠的是什麼?

一顆Hass酪梨在超市可以賣到89塊的價錢,除了鮮食銷售之外,採收後到包裝場進行的分級區分了產品的用途,小顆的酪梨可以拿來給鮮飲店使用,大顆的酪梨則是到加工廠做酪梨醬與酪梨油,中型的酪梨則販售到超市,再配合多國家生產維持全年供應。

一顆Hass酪梨在超市可以賣到89塊的價錢。(圖:作者提供)

因此,未來台灣如想大量外銷,前端的生產穩定後,就是良好的包裝場與分級制度的建立,做好分級才不會有A級貨賣B級價錢的損失。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隨著變化而改變,才是常態,不要再想靠著以前那一套面對現在的全球化市場了。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