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一級嘴砲》今井寬之

正因為農家的生產面積小,更應該使用能夠提升產能的工具。荷蘭正是因為適合耕作的農地面積很少,所以才研發出高科技溫室、先端設備和相關的系統,讓單位面積的產能大幅提升。生產面積已經這麼小,我們該想的是要怎麼提升品質和產量,增進農地利用的效率,如此一來,農家的收入才得以提升。

一級嘴砲技術士

今井寬之,一個日本神奈川縣的農家子弟,今年41歲,他在大學畢業後就飛往荷蘭,在荷蘭的溫室農場有16年的工作經驗。最近,他開始往返日本與荷蘭,把先進的技術和設備帶回日本,以一個農業顧問和系統營運商的身分,為日本導入更新式的農業生產系統。

今井寬之。(圖:作者提供)

2016年的年初,我在日本的媒體上看到今井的報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透過社群網路找到了本人,並以外文向他請教了荷蘭和日本的農業情況。直到2017年10月11日,在日本千葉幕張的「次世代農業EXPO」農業、六次化和IT設備的聯合展覽,今井的「Minori Holland」荷蘭農業顧問公司和匈牙利的「Gremon Systems」園藝設施系統商一起參展,我倆在網路上交談了一年多,終於有了直接面對面的機會。

今井出身於番茄農家,他們家早在30年前就開始測試水耕的技術,從小就在這種先進的農家裡成長,他也比其他人還要更早接觸其他國家的資訊,從小就對荷蘭強大的農業技術非常嚮往。今井原本打算在高中畢業後就前往荷蘭發展,但在長輩的勸說之下,直到把東京農業大學讀完後才出國,1999年先到了加拿大,接著在2000年前往荷蘭的瓦赫寧恩大學(Wageningen UR)進修,並在荷蘭的農場裡工作,一待就是17年。

剛到荷蘭時,最讓今井震撼的是「效率」和「科學」的追求,例如營運成本的計算、人力的配置、器械和電腦系統的運用、植物生理的徹底控管等方面。在荷蘭的溫室農場裡,你不會聽到「我覺得…」、「我認為…」、「我猜…」這一類的話語,你只會聽到「因為有效日照減少OO小時,我們必須補光OO小時」、「二氧化碳施肥的效果不如預期,我們必須檢測廠內氣壓變化檢查溫室是否有漏氣的情況」。

在人力的運用上,荷蘭對勞動者的工時和工安要求非常嚴格,加上溫室群落的面積動輒數十公頃,農場經營者必須在法定的40小時工時內,讓只有數十人的員工以安全又有效率的方式來完成工作,器械的導入就非常的重要,天車、電動車輛、電腦控制系統都是基本配備。今年,荷蘭政府獎勵推動36小時的工時,讓很多農場開始評估,是否投入更大量的自動化設備來提供員工的工作效率。

而上面說的這些,完全不同於日本的農業操作方式。在當時,日本的農業絕大多數都還停留在用看的、用猜的,憑著數十年累積的手工藝去推測,從土法煉鋼裡摸索出農作物的栽培方法,但荷蘭已經是靠著科學和數據,以合理的方式去發現並解決問題。可靠的評估、穩定的產出,荷蘭的農企業就是憑藉這些「可預測」且「合邏輯」的生產資料而向銀行與民間募集資金。

有如異世界般的荷蘭農場。(圖:作者提供)

荷蘭地處低窪,土壤鹽化問題嚴重,天然條件的不佳也讓他們積極對外求發展。再加上,荷蘭早在四百年前就成立了東印度公司,在東亞地區做起香料貿易的生意,做生意的特質可說是刻印在他們的基因裡。不過,荷蘭農企業的強大,其實是從小地方的分工與串連而組合起來,他們知道個體戶的不足,因此也注重彼此之間的共存共榮。今井在荷蘭所學到的,正是這種精算效率與成本、團隊分工和實事求是的企業家精神。

後來,今井把在荷蘭的所見所學帶回了日本的老家,運用科學化管理提升自家農場的品質與產能,自己成立了品牌,跳過農協,直接對零售通路和消費者出貨。今年,他也與匈牙利的廠商合作,將相關的技術和工具帶回日本,以農業顧問和系統商的身分協助其他農場的升級。

我問今井,為什麼你一個荷蘭的農業顧問,帶回日本的設備卻不是荷蘭的,也不是德國或美國,偏偏是匈牙利的園藝系統?

今井解釋,匈牙利對台灣來說可能陌生了一點,但他們在軟硬體的技術和品管上,在歐洲可是相當有名。例如捷克、匈牙利、愛沙尼亞等東歐國家的資訊業、電子產業非常的發達,他們原本就是專門從事歐洲大廠的代工和測試,技術實力雄厚也穩定,更重要的是成本和售價也比正統荷蘭貨便宜許多。

大家都知道,荷蘭的生產系統非常昂貴,只要打上荷蘭的名號,價格就只有「貴」、「很貴」、「非常貴」這三種級距,雖然享譽世界,但可不是日本農家用得起的設備,因此今井才與匈牙利、愛沙尼亞的團隊合作,以他自己長年來在農業現場的經驗,搭配系統、資訊、自動控制等各個專才的團隊,開發出適合日本使用,而且價位也是農民負擔得起的農業設備。

今井帶回日本的設備之一。(圖:網路)

我又問今井,日本和台灣一樣,個別農家的溫室都小小的一塊,多半為0.2到0.4公頃之間,和荷蘭動輒10公頃起跳,50甚至是70公頃的超大型溫室群落不同,這類的設備是否能適合東亞地區的小面積農家來使用?

今井思考了一下後說,正因為農家的生產面積小,更應該使用能夠提升產能的工具。荷蘭正是因為適合耕作的農地面積很少,所以才研發出高科技溫室、先端設備和相關的系統,讓單位面積的產能大幅提升。生產面積已經這麼小,我們該想的是要怎麼提升品質和產量,增進農地利用的效率,如此一來,農家的收入才得以提升。

「不一定要用我們家的東西,但懇請考慮一下這類設備可以帶來的效益!」今井非常慎重地說著,我和今井在出展攤位的閒聊期間,陸續有今井的學弟和年輕的農民來拜訪,今井也一再提醒「效率」這兩字的重要性。看著他的身影,聽著人家對於效率和收益的追求,我腦海中又想起台灣在農業政策上老嚷嚷著「誠懇」、「手掌的溫暖」…,既荒謬又可悲的空洞口號。

最後,我問今井,如果當年東京農業大學畢業後,你選擇留在老家神奈川的農場,你想你今天會在哪裡?

這個聽起來有點怪,但我一直想當面聽他怎麼回應。在我的眼裡,今井是一個異類,書才剛讀完就跑去荷蘭,一路還當到荷蘭農場的執行長,先別說這個人的成就,光是大學畢業後就往荷蘭跑的這種勇氣,就算是放眼日本,似乎也找不到第二個,到底是什麼樣的因素而讓他做了這個決策?我心中充滿了無比的好奇。

「其實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去荷蘭!」

今井笑著回答,「我從小就很嚮往荷蘭,覺得他們很厲害,我一定要去看看,原本高中畢業後我就想過去了,只是家裡的人和老師都力勸我把大學讀完再出門,所以我才進入東京農業大學,大學階段也已經在做前往荷蘭的準備了。」

光是大學畢業後就往荷蘭跑的這種勇氣,就算是放眼日本,似乎也找不到第二個。(圖:作者提供)

我一直認為,我們若是要評斷一個人,是要看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而不是他成就了哪些事。如果今井最後沒有去荷蘭,有一天當我路過了神奈川,遇上了一個叫做今井寬之的農民,若是有機會坐下來聊天,我仍然會認為這是一個很厲害的人。或許就是今井的這股氣質,驅使我飛到日本,務必要和本尊見個面的緣故。

今井的答案也讓我開始思考,我們的家庭和學校教育該帶給年輕人什麼樣的東西。這兩年陸續有網友問我,他今年考上了農業相關科系,未來該怎麼準備才好?或是農家出身的小孩子,到底要怎麼做才能避免上一代的老苦窮?雖然說基礎學問和外語能力都很重要,但我認為,如果能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農業有更多的不一樣的選項,剩下來的,也許他們會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吧?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