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超A評論》將軍的使命:印尼參謀總長的干政疑雲

既然印尼軍人曾在新秩序時期惡名昭彰,為何至今仍有對政治高度興趣的軍人絡繹不絕地投入競選?大家雖然知道軍事威權對民主社會的威脅,可是1998年蘇哈托剛下台之後,印尼的政經、社會也的確混亂動盪了一陣子,一部分人難免會憶苦思甜,不禁緬懷起蘇哈托時代穩定壓倒一切的美好過去,就如台灣對於蔣經國強人統治的矛盾情感,在內心底還是會把軍人當成社會秩序的最終保障者。

邱炫元/政大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軍人節的插曲

每年的十月五日,是印尼國軍(TNI, Tentara Nasional Indonesia) 軍人節,今年是印尼國軍建軍72年的紀念日,總統佐科威在當日也檢閱了部隊軍儀。事實上,印尼國軍自蘇哈托的新秩序結束以後,看似已經成功邁向從軍人參政到軍隊國家化的歷程,而且,在印尼宣示海權的重要政策中,軍隊更是印尼要成就東南亞海權大國的重要基石。但是,今年的建軍紀念日前後,社會上興起一些探討軍人干政的疑慮。印尼既然已經被視為軍隊國家化成功轉型,更被拿來跟像是跟埃及或是緬甸這些糾葛於軍人治國干政的案例做對照,那麼為何最近印尼國軍最近會再度引發軍人干政的討論?

現任的印尼參謀總長嘉多(Gatot Nurmantyo)是在2015年被佐科威打破三軍輪值的慣例而被任命。本來在2004印尼政府通過新的「軍隊法」(Undang-Undang nomor 34 Tahun 2004 tentang TNI),明令軍人退出國會,以及強調軍人回歸軍事專業。軍隊國家化照理說,應當已成為印尼社會民主化的新共識。然而這位參謀總長近來諸多引起風波的言行,已經招致輿論的關注。媒體指出,嘉多近來常利用各種穆斯林聚會場合來表彰其虔誠的穆斯林身分,並運用其職權對印尼的軍政事務發表具有爭議性的言論。

現任的印尼參謀總長嘉多是在2015年被佐科威打破三軍輪值的慣例而被任命。(Alchetron)

媒體細數嘉多的爭議言行,在此臚列其中幾項:

1. 在一個與退休軍事將領的非公開性的會談中,嘉多故作神秘的說,最近在軍事部門之外,有人假借政府名義進口五千多項非法武器,這些武器進入印尼後,可能會對治安與政治造成威脅。嘉多意有所指的其實是在暗指印尼警察總署居心叵測,未知會軍方,便私自進行具有相當數量的武器採購。但事實上,在這之後,警方已經說明武器進口的合法流程。

2. 今年9月,印尼各地在追思930事件(G30S,註1),嘉多要求其隨扈要多與民眾一起觀賞蘇哈托時代拍攝的930事件電影《930叛變》(Pengkhianatan G 30S PKI)。由於該片是蘇哈托政府為了爭顯其成功反制共產黨陰謀發動政變的功績,以及強調在其之後軍事統治的正當性。這部片子早已被各方質疑其歷史公正性,因此論者質疑嘉多的做法有點走回頭路,是想強調軍方的歷史傳承,也可能在為軍人干政復辟抹粉擦脂而蠢蠢欲動。

3. 去年12月2日(Aksi 212),由於雅加達發生穆斯林群眾發動抗議鍾萬學褻瀆宗教的陳抗事件(註2),嘉多偕同印尼政府總統在總統府前舉辦週五伊斯蘭禮拜來跟抗議群眾對話,不知為何嘉多當日身著軍服,但是頭上卻戴著一頂白色的穆斯林小帽?雖然嘉多後來接受媒體訪問,他自辯說這是一種跟穆斯林群眾誠意溝通的象徵,只是為了拉近與他們互動的想法,別無其他心思。但論者卻批評,嘉多忘記自己身為國軍最高將領的身分角色,應當要超越宗教而凸顯軍隊的中立地位。

4. 今年齋戒月嘉多應邀至西爪哇參加開齋禮拜,演講間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但嘉多非但在雨中把演說講完,顯示他跟現場幾千位的教職人員與穆斯林齊心同進退來交心,竟還在現場特地下令跟他同行的士兵要好好伴隨與會的神職人員,與他們同在。

蘇哈托時代拍攝的930事件電影《930叛變》。(圖:推特)

出將入相:印尼軍人從政與干政的傳統

正如典型的南方國家邁向反殖民的建國之路,在印尼武裝抵抗荷蘭與日本邁向獨立的歷史中,民間起義集結的武裝部隊跟他們的領導者之英勇事蹟,就像台灣昔日的黨國教育謳歌黃花崗烈士或是抗日名將一樣,這些將軍的英勇事蹟,不但是印尼國民歷史教育的重要主題,也是許多地方歷史博物館的展示重點。軍人對於形塑印尼國民集體記憶之重要性,除了在國族歷史上的意義之外,更重要的政治因素當然來自新秩序時期,藉由政變而成功掌權印尼32年的蘇哈托,本身就是軍人從政。他在位期間,為了掌控印尼的政局,大量起用軍人進入政府部門工作,建立印尼新秩序時期的軍事威權體制。

在這種權力格局中,新秩序時期的歷史教育自然而然會去強調以軍領政的重要性。在新秩序時期,軍人透過情治系統掌控社會,在1960年代執行反共清鄉的白色恐怖,反華以及對民主異議人士進行監控、威脅、逮捕、監禁與秘密屠殺,軍人在印尼民主法制史上,可謂血跡斑斑,足為世人之殷鑑。

嘉多雖然在屢次爭議性的言行發生後,都會巧妙運用媒體否認,淡化外面對他動機的揣測,但這些高調的一舉一動,無疑的,佐科威總統都看在眼裡,也對他申令,軍人應該超越個人宗教與政治立場,回歸其軍事國防專業並對國家效忠。在社會對他的諸多質疑之中,民間設立的人權倡導機構SETARA執行長Hendardi所發出的公開聲明,無疑對嘉多提出了振聾發聵的批判之聲。

Hendardi指出,嘉多有關政府其他部門購買武器的談話,都違背印尼在2004年頒布的「軍隊法」對於軍隊要求不得擅自發布與濫用國家情資的規範。另外,嘉多數次發表有關國內敵人,或是大張旗鼓提醒印尼民眾過去受共產黨迫害的歷史,只是讓維護國防安全的印尼國軍陷入跟社會各界為敵的麻煩。檯面上看似要提振印尼社會對於國軍重要性的認可,但說到來只是在操作累積個人政治利益的短線。像是鼓勵所屬人員去觀賞蘇哈托時代拍的930歷史事件電影,完全沒有顧慮到這部電影在當時是為蘇哈托的軍事威權統治的正當性宣傳、在為威權作嫁,以及在當時的大歷史中受到屠殺與迫害的當事者及其後代的感受。最後Hendardi呼籲佐科威總統對於嘉多不合法律與時宜的言行,必須不假辭色、毫不猶豫地給予制止。

藉由政變而成功掌權印尼32年的蘇哈托,本身就是軍人從政。他在位期間,為了掌控印尼的政局,大量起用軍人進入政府部門工作,建立印尼新秩序時期的軍事威權體制。(Republika)

民主轉型之後:多元主義的宣揚者?還是競選總統的備位儲君?

嘉多有意無意的,一方面企圖拉近自己與穆斯林群眾的距離,二方面則想要強調軍方的重要,這些都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是否跟他明年屆退之後,接下來即將到來的2019年總統大選有關?印尼軍方的確在蘇哈托下台之後退出國會,但軍人從政的傳統及其給這些高階軍事將領培養出來的政治敏銳嗅覺,並不會因為蘇哈托下台就一切被嘎然中斷。印尼上一任總統尤多約諾本身即是將領退役出身,而且在出馬競選總統之前,都曾經在中央政府擔任重要職務。以及,在幾次總統大選,總是有相關的退伍將領試圖出來搏取政治影響力,希望可以成為榮登總統寶座的政治黑馬。

既然印尼軍人曾在新秩序時期惡名昭彰,為何至今仍有對政治高度興趣的軍人絡繹不絕地投入競選?其中一部份的原因說起來是矛盾的,大家雖然知道軍事威權對民主社會的威脅,可是1998年蘇哈托剛下台之後,印尼的政經、社會也的確混亂動盪了一陣子,一部分人難免會憶苦思甜,不禁緬懷起蘇哈托時代穩定壓倒一切的美好過去,就如台灣對於蔣經國強人統治的矛盾情感,在內心底還是會把軍人當成社會秩序的最終保障者。

印尼軍方的確在蘇哈托下台之後退出國會,但軍人從政的傳統及其給這些高階軍事將領培養出來的政治敏銳嗅覺,並不會因為蘇哈托下台就一切被嘎然中斷。(baggonkz - DeviantArt)

在此筆者不妨舉華人對軍人的兩個例子,來說明軍人對印尼民間社會的重要性。

1998年排華風暴席捲的時候,我認識的泗水華商,便透過管道請軍人朋友安排士兵輪班24小時到自家門口站崗當私人保全。華人尋常的廟會活動,也喜歡邀請軍隊參與。筆者在中爪哇的田野調查中,看到地方廟宇的繞境活動,安排軍方的舞龍隊加入遶境行列,一方面補強華人社區缺乏的陣頭聲勢,二方面當然是把軍人擺在最前列,有炯戒四方的意味,希望那些想要破壞廟會的排華份子最好把罩子放亮一點。此外,印尼國軍自身也很趕得上時代,筆者曾經請教帶領舞龍隊的中級軍官,為何他的弟兄當中大多是穆斯林,但卻可以這般毫無宗教忌諱地全力支持華人廟會活動?該位軍官告訴筆者,他們秉承政府推動多元文化主義的政策理念,因此參加廟會活動就是支持華人發展他們的族裔文化,與個人宗教信仰無關,跟我們過去對軍方曾經扮演反華火車頭的認知大相逕庭。

大家不覺得印尼國軍除了少數高階將領身上還帶著前期學長們的政治嗅覺之外,其他的中階軍官也還蠻有軍民一家親的社會和諧理念嗎?

註:

1. 有關印尼930事件,請參考維基百科

2. 請參考 邱炫元,〈雅加達的反宗教褻瀆與民主寬容的挑戰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