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好油》從亞洲蔬果運銷展看台灣蔬果輸出的窘境(二) 來自熱帶的櫻桃-荔枝

農產品外銷至少要連結起六七個不同領域,沒有一家公司能單獨處理,需要的是整個產業鏈的合作,串聯從生產、運銷、行銷、驗證、法規、政策等單位來協助農產品輸出,對比台灣只有部落沒有部會、只有分工沒有合力、只有口號沒有執行的慘況,一個出口金額才10萬元的香蕉都可以拿來舖天蓋地的宣傳、沾沾自喜,也只能說我們的自我感覺實在太良好。

Lin bay好油

台灣的荔枝外銷過去一直是以美加及東南亞為主,但隨著需求量越來越大,歐洲及中東便成了新興市場。在中東的巴林1公斤的荔枝販售價格達6.5巴林幣(幣值約80,折合台幣為520),筆者協助外銷的荔枝也曾在外國市場以1公斤1000元台幣的價格在超市販售。歐洲市場目前以馬達加斯加、泰國、澳洲等國做為主要供應來源,北美則是由中國和泰國為主。

澳洲產的荔枝。(圖:作者提供)

目前外銷的主流品種之一就是台灣種植量最大的品種「黑葉」,在國外稱為O-Hia,一聽就知道是從台語諧音翻過來的。黑葉是一種豐產且耐運輸的品種,過去黑葉外銷到國外最需克服的難題就是表皮黑化,台灣農政單位透過多年研究終於發明酸處理技術,解決了出口之後表皮黑化的問題,也開始外銷至其他國家的市場,在出口最高峰時期的1991年,荔枝出口量高達1萬2,831公噸。

荔枝外銷的樓起樓塌

但好景不常,某個貿易商看到荔枝外銷的榮景,要求官方釋出酸處理技術,該公司取得技術後,便到海南島從事大面積種植,並以台灣接單,中國出貨的模式經營荔枝出口,在中國荔枝種植低成本且掌握關鍵處理技術的優勢下,台灣荔枝出口每況愈下,到了2016年只剩下184噸,而該貿易商也靠著這個模式的成功,大賺其錢,成為國際等級的鮮果貿易商。

近年來,台灣有一支蠻棒的荔枝品種「玉荷苞」,玉荷苞是非常美味的品種,汁多香氣好種子小,缺點是不耐儲運,不過很可惜的是台灣缺乏品種保護的商業運作,而中國大量種植的「妃子笑」,和玉荷包是相同品種,以品質而言,台灣玉荷苞遠勝中國的妃子笑,但是在價格競爭力跟穩定供應量上卻遠遠不如,加上缺乏品種權的商業保護,無法在需求市場上箝制中國,也使得台灣玉荷苞外銷一直不順利。

荔枝過去是典型的華人水果,過去只有華人圈的消費市場願意購買,但隨著荔枝銷售的擴展,慢慢成為風行水果,歐美甚至以Tropical cherry(熱帶的櫻桃)來形容荔枝,荔枝在海外逐漸興起風潮,可惜的是這個市場我們看得到卻吃不到。

日本のブランド果物-日本的品牌水果

全球化下的物流發達以及貿易自由化,農產品的開放已成為趨勢,日本很清楚自己是個老化的社會,就算不開放自己的市場,國內消費力也會不斷減弱,與其苦撐,不如趁還有能力的時候主動改變,因此他們轉換在農業上的補助方針,高喊攻擊型農業的口號的同時也提出了日本農業FBI戰略。

FBI就是 From Japan、 By Japan、 In Japan:使用來自日本生產的農產品,研發食譜、推廣料理以增加日本農產品的使用,移植整套日本生產技術到外國,移地生產與日本水準相當的農產品。

「攻擊型農業」以沖繩縣的空港生鮮冷鏈物流做為執行軸心,初步目標是瞄準東亞富裕階層所需求的高級超市,提供其他國家無法供應的高品質的果品。

日本「攻擊型農業」以沖繩縣的空港生鮮冷鏈物流做為執行軸心。(圖:作者提供)

而日本的品牌策略是國家品牌的概念,不強調個別品牌而是以Japanese Fruit的概念從事行銷,由日本青果物輸出促進協議會(japan fruit and vegetables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統整其他單位來行銷日本水果,協議會的會員有專責海外的JETRO(日本貿易振興機構)、負責輸出入檢疫的植物防疫所、負責農產運銷的東京青果會社、負責農產品驗證的Global G.A.P協議會、負責外銷的住友株式會社等單位。在這屆亞洲蔬果運銷展會場上有一個推銷日本水果的攤位,無限量供應日本鮮果試吃,包含水蜜桃、葡萄、李子、哈密瓜、地瓜等各式頂級日本水果,來自各國的進出口商可以在攤位上直接品嘗各種優質日本水果,無限量的試吃麝香葡萄這類頂級水果,實在是難得的絕佳體驗。

日本的品牌策略是國家品牌的概念,不強調個別品牌而是以Japanese Fruit的概念從事行銷。(圖:作者提供)

日本麝香葡萄。(圖:作者提供)

日本頂級葡萄。(圖:作者提供)

只有集結才有力量

與台灣不同,日本國內並沒有為了推動農產品外銷成立一家國家級的公司。尺有所長,吋有所短,農產品外銷至少要連結起六七個不同領域,沒有一家公司能單獨處理,需要的是整個產業鏈的合作,串聯從生產、運銷、行銷、驗證、法規、政策等單位來協助農產品輸出,這從在高雄果菜批發市場的行口都看的到日本麝香葡萄販售,就知道日本的攻擊型農業不是喊喊口號而已。對比台灣只有部落沒有部會、只有分工沒有合力、只有口號沒有執行的慘況,一個口號喊出來,有人負責媒體、有人負責拿計畫,然後大家拿納稅人的錢雨露均霑,連一個出口金額才10萬元的香蕉都可以拿來舖天蓋地的宣傳、沾沾自喜,也只能說我們的自我感覺實在太良好。

農產品外銷至少要連結起六七個不同領域,需要整個產業鏈的合作,串聯從生產、運銷、行銷、驗證、法規、政策等單位來協助農產品輸出。(圖:作者提供)

如果沒有其他國家的農業策略做為對照組,或許大家就這樣打哈哈過去了,反正台灣農業技術獨步全球,這句話政府民間喊了幾十年也不心虛,但當周邊的國家都能朝著目標攻城掠地,甚至大喇喇地用著台灣的品種在外國異地種植,然後回過頭來攻下本應屬於台灣的外銷市場時,我們還要繼續這樣自我感覺良好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