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神楽坂週記》「來自遙遠中東異國的天才程式設計師」納西爾.吉貝利

對於當時的納西爾.吉貝利而言,在Apple II上開發遊戲的經歷,已經被視為知名的程式設計師,而他也不斷做出許多令史克威爾的日本同事,以及玩家們驚訝的「豐功偉業」。高速影像處理及擬似3D畫面技術,正是納西爾.吉貝利的專長。

神楽坂雯麗

某晚我與平常一樣百無聊賴地滑著臉書時,赫然在眾多貼文中看見一則手遊廣告,主打的是「票選穿著遊戲角色制服風格的性感Cosplay裝的正妹,抽獎『原味制服』」。這如果是一般隨處可見的廉價免洗手遊廣告,那原本不會讓我有任何動搖;問題就出在,這款手遊正是打著《Final Fantasy》名號,但骨子裡其實是個「貼牌」(挪用經授權的大作人物角色)產品的手機遊戲。

對於主機遊戲經歷有一定年份的玩家來說,《Final Fantasy》是個難以忽略的名字,不但具有左右業界版圖的實力,也是知名度高到甚至特地介紹都嫌多餘的遊戲大作。雖說產品開發與廣告策略都不是玩家能夠插手的事情,然而,這則廉價的臉書遊戲廣告,卻也讓我意外地想起兩個名字。

在紅白機上的三款《Final Fantasy》系列作品,及台灣華鍵出版社翻印的攻略本。(圖:作者提供)

對於不玩遊戲的大部分人類來說,他們可能是非常陌生的。首先是有「FF系列之父」美譽的坂口博信,以及一位對初期的史克威爾(SQUARE公司相當重要的程式設計師納西爾.吉貝利(Nasir Gebelli)。

有關伊朗裔的納西爾.吉貝利如何離開發生革命的祖國,先是前往美國學習程式設計並於1980年前後創業設計Apple II遊戲,在創業失敗之後又輾轉前往日本工作的過程,在網路上已經有許多討論與資料,此處暫且略過;總之,當他以「浪跡天涯的程式設計師」身分,受到友人推薦,加上坂口博信本身就非常喜愛納西爾.吉貝利的Apple II遊戲作品,從而進入史克威爾工作時,正值史克威爾創業初期經營艱難的時刻,《Final Fantasy》這個「最終幻想」,也是在這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慘烈背景之下出現的作品。
程式設計師納西爾.吉貝利(Nasir Gebelli)。(翻攝自YOUTUBE頻道)

當時的納西爾.吉貝利由於在Apple II上開發遊戲的經歷,已經被視為知名的程式設計師,而他也不斷做出許多令史克威爾的日本同事,以及玩家們驚訝的「豐功偉業」。高速影像處理及擬似3D畫面技術,正是納西爾.吉貝利的專長。在實現《Final Fantasy》的「高速飛空艇」之前,納西爾.吉貝利就已經在史克威爾的前幾部紅白機遊戲作品中展現實力,參加《Final Fantasy》系列開發之後,更被視為同系列到第三代為止的招牌程式人員。

不僅是在遊戲的標題畫面,就連外盒包裝也清楚註明了「Nasir Gebelli」這個名字。(圖:作者提供)

無論是當時的同僚或玩家,都將納西爾.吉貝利視為「天才程式設計師」,這是毫無疑問的。無論是超乎所有人的預期實作出帶有陰影,更以四倍速高速移動的飛空艇畫面,或是將自己撰寫的程式碼完全背誦下來,在因事離開日本時依然能夠透過國際電話口頭指示《Final Fantasy III》該如何一行一字地修正嚴重的Bug以及具有獨特加速感的《聖劍傳說2》環狀指令介面,都成為當時至今玩家們津津樂道的傳奇話題。另一方面,這也是當時的史克威爾刻意地將納西爾.吉貝利的程式能力作為廣告招牌來大肆宣傳的結果。

納西爾.吉貝利埋下的隱藏小遊戲彩蛋,在攻略本當中被以密技的形式介紹。(圖:作者提供)

納西爾.吉貝利除了開發出許多令玩家及同業驚嘆的遊戲功能之外,也將當時日本人較不熟悉的,從Apple II時代以來的開發者文化帶進了任天堂紅白機這一封閉的平台。例如在標題畫面直接掛頭牌,署名「Programmed by Nasir」、或是在遊戲中埋入隱藏訊息等彩蛋。也像許多黎明期的遊戲設計師一樣,他也非常熱衷於「在遊戲中埋藏遊戲」,例如在《Final Fantasy》的標題畫面中,在未知會同僚及上司的情況下埋藏了一個「15數字盤遊戲」;又或者在磁碟系統的《立體大作戰》(とびだせ大作戦)中,自行加上了手工的拷貝保護系統,在磁片遭到非官方複製時會跳出訊息,不但阻止盜版軟體開機,還同時具名向玩家「致以親切問候」。

《立體大作戰》中埋藏的署名拷貝保護訊息。(圖:作者提供)

凡此種種,在如今的遊戲中或許都非常稀鬆平常,但考慮到那是個得對遊戲容量的增減都得斤斤計較的時代,這種玩心的確是難能可貴的。

隨著主機迭代,在超任上的《聖劍傳說2》之後,納西爾.吉貝利便離開了史克威爾與日本,回到美國過著平淡的生活,幾乎不曾再出現在公眾或玩家的視線之中,但也仍然繼續與坂口等昔日的同僚保持友誼及來往。

只是,「FF之父」也好,「來自遙遠中東異國的天才程式設計師」也好,當他們在三十年前焦頭爛額地打造也許是最後一搏的《Final Fantasy》時,大概做夢也想不到這塊品牌(的某個延伸遊戲產品)有一天會以「抽獎爆乳模特兒的『原味』制服」這種惡趣味模樣,呈現在世人眼前吧。

雖說懷舊不要貴古賤今,但事情經過三十年,有時候就是會往很奇怪的方向發展哪。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