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Outside》神秘動物學,也可以保育動物

神秘動物學有它的一套方法學,著眼地方傳說、歷史文獻和化石紀錄,但就顯然與主流生物學格格不入,加上神秘主義的色彩很重,故此被視為偽科學 ( Pseudoscience ),一般科學家都不願意和神秘動物學扯上關係。可是,兩位來自劍橋大學的學者,卻於澳洲學術網站The Conversation 撰文,論證神秘動物學對動物保育工作的貢獻。

BILLY TONG

多年來,人們對神秘生物的熱忱不減,他們的努力、探險精神,慢慢系統化,變成所謂的神秘動物學 ( Cryptozoology )。

不少人,都曾經對神秘生物、傳說動物,抱有不少想像。傳說動物,出現在古人撰寫的神話故事當中,如中國的鳳凰、麒麟,西方的飛龍、雙頭鷹;到近代,神秘生物繼續活躍於我們的大眾文化當中,比如蘇格蘭的尼斯湖水怪、美國的大腳八。

神秘動物學有它的一套方法學,著眼地方傳說、歷史文獻和化石紀錄,但就顯然與主流生物學格格不入,加上神秘主義的色彩很重,故此被視為偽科學 ( Pseudoscience ),一般科學家都不願意和神秘動物學扯上關係。

可是,兩位來自劍橋大學的學者阿當斯( Bill Adams )和麥克里斯廷( Shane McCorristine ),卻於澳洲學術網站The Conversation 撰文,論證神秘動物學對動物保育工作的貢獻。

他們認為,大家可以訴諸科學理據,質疑尼斯湖水怪和大腳八的存在,但就不應該一下子否定,人們對尋找未知生物的熱誠。

他們最主要的論點是,人類尚未知曉的生物其實非常多。

自1993年起,單計哺乳動物,人類已確認了400多種新品種,牠們大多面對棲息地被急速破壞的問題。隨著DNA技術的進步,生物學進入新紀元,科學家能很有效地識別新品種。我們發現新物種的增幅度,可媲美18、19世紀,殖民主義黃金時期,當時西方的探險家,走遍世界各地,尋找新事物。

有科學家以數學模型推敲,全球還有至少160種陸上哺乳類動物,和3050種兩棲動物,尚待人類發掘。

然而,科學家也預計,很一部分的生物,在被人類發現前,便已經絕種,科學家稱呼這種情況為「秘密絕種」 ( Crypto-extinction )。秘密絕種,會減低全球生物多樣性,繼而打亂生態平衡,而且這種是科學家難以掌握的。

從維持生態平衡的角度看,神秘動物學和動物保育,不單並無衝突,而且在一些根本理念上,有不少重疊的地方。兩套知識體系,都是要找尋、認識和保護更多未知生物,保持世界生物多樣性。

回顧歷史,有很多動物學家、保育家,都有神秘動物學的背景。

霍伊維曼( Bernard Heuvelmans )

神秘動物學之父,霍伊維曼( Bernard Heuvelmans )是法國知名的動物學家,1955年出版了《尋找未知動物》(On the Track of Unknown Animals),開創了神秘動物學的領域。

尼斯湖水怪觀察局

另一個例子是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創辦人史葛( Peter Scott ),他一直致力尋找未知生物,更加是尼斯湖水怪的狂熱支持者。他在1962年,成立了尼斯湖水怪觀察局 ( Loch Ness Phenomena Investigation Bureau ),並致力爭取把尼斯湖水怪列為瀕危動物。

2011年,肯恩大學的施高博士( Brian Segal )出版了《尋找大腳八》( Searching for Sasquatch ),講述一些主流保育家,如何受神秘動物學啟發,繼而展開他們的保育工作。

阿當斯和麥克里斯廷在文中最後強調,神秘動物學能帶給很多人一種奇妙感( Sense of Wonder ),引發人們對生物的興趣,為動物保育工作注入活力。

他們提出了奇妙動物學 ( Wonder Zoology )的概念,很多保育團體,會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些奇怪、奇特的瀕危物種,他們列舉的例子有EDGE of Existence,以及荷蘭動物學家羅斯瑪倫(Marc van Roosmalen )的靈長目動物命名工作。

英國也有一個名為醜陋動物保護學會( Ugly Animal Preservation Society )的組織,定期舉辦最醜動物選舉,呼籲大眾保護其貌不揚的瀕臨絕種動物。

來源:Conversation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Outside:神秘動物學,也可以保育動物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