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博硯「說」法》政二代不是原罪,但實力才能說明一切

政二代的排除條款,雖令部分人反彈,但是不可否認,世襲政治本來就不應該被讚揚,每一個參選者都應該靠著自身的條件與努力來換取選民的支持,即便是政二代,也不是當選的保證。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隨著2018年的逼近,計畫參選的候選人逐一浮出檯面,甚至為了服膺公平的原則,民進黨內的黨工助理等也有一番更動。這是因為民進黨的公職提名辦法規定「中央黨部黨工擬參加公職選舉者,應於該項公職就職日一年前辭職,否則不得申請登記為該項公職人員提名初選之候選人,主辦黨部亦不得受理其申請。」

這樣的作法,保持黨部一定的中立性,不失為正確的規範。不過,在民調的要求下,每年為了因應民調,以及如何計分都會產生不少的爭議。民進黨相對於老對手中國國民黨而言,一直保持年輕有活力的態勢,而國民黨員為了能被提名必須要觀望層峰的關愛眼神,這大概也是造成國民黨目前普遍缺乏人才的主因。

但隨著民進黨的執政,黨員與支持者變多,選區提名就變得更為複雜。此次的直轄市或縣市議員提名作業中,有一部分是原來直轄市議員或縣市議員(例如,彰化縣的洪宗熠與桃園市的陳賴素美),這些議員因轉換跑道當選立委所遺留下來的懸缺,由於相較於其他選區,這些懸缺的選區狀況較為穩定,因此該選區有意參選者莫不極力爭取。

民進黨為了培養年輕人,原本提出一個「35歲以下條款」,但歲數明定後卻反而引發爭議,為某些人量身訂做的說法也甚囂塵上。事實上,要為特定人選量身訂作規矩不是沒有可能,只是這種情況大概只發生在總統這個層級的選舉,例如,當初馬英九得以順利被國民黨提名,就是量身訂做了一個「排黑條款」。明定歲數後,難免產生遺珠,也因此最後民進黨通過了青年初選的加權條款,來解決此問題。同時也通過了所謂的「政二代條款」,排除了這些所謂的政二代在提名上加權的可能。

民進黨為了培養年輕人,原本提出一個「35歲以下條款」,但歲數明定後卻反而引發爭議,為某些人量身訂做的說法也甚囂塵上。(資料照,記者陳志曲攝)

當然,此舉也引起某些政二代的反彈。由於上次大選的勝利,這次的議員之戰,民進黨內可說是精銳盡出,參選爆炸。對於原本已在位的公職人員,最有利的方式就是維持原提名人數,如此一來,挑戰連任者會比初次參選者來得更輕鬆應戰。這種對於新人的排擠不是新聞,也無須期待有多少公職人員會願意面對同黨競爭的挑戰。但這樣的排擠,若被當成民進黨不在乎年輕世代,顯然有失公允。至少民進黨黨中央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否則不會有青年加權條款的出現。最近因為民進黨籍的台南市議員林宜瑾的助理轉換跑道到時代力量參選引起軒然大波,平心而論,時代力量沒有地方公職人員,所以提名政策相對簡單,顧慮自然不同於民進黨。

政二代的排除條款,雖令部分人反彈,但是不可否認,世襲政治本來就不應該被讚揚,每一個參選者都應該靠著自身的條件與努力來換取選民的支持,即便是政二代,也不是當選的保證,由父執輩所經營出的組織系統,更需要勤勞的走動,否則反而容易變成被奚落的焦點。但即便勤勞經營,在現今選舉中,傳統組織系統能夠帶來多少選票,也已經是越來越難回答的問題,但若只是因為政二代的標籤而被排除在加權機制中,說起來也不盡公平。不過,制度本來很難盡善盡美,不管是老將還是初次參選,最重要的還是如何說服選民:我有當議員的資格。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選舉 博硯說法 政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