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Lin bay 好油》小豬悲喜曲:看的到吃不到的豬肉市場

全球化的年代,動物或植物的傳染性疫病不斷發生是無法避免的事,單靠施打疫苗與用藥效果是杯水車薪,主管單位與養殖戶該思考的是怎樣的生產環境才能有效隔絕疫病散佈?目前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建立生物安全管理系統,但這不單只是硬體設備上的提升,還包括生產管理觀念的改善。

Lin bay 好油

長期以來,豬肉一直是台灣人偏好食用的肉類,消費量約占台灣肉類的一半左右,由於台灣人的餐桌無豬不歡,因此餐飲業也需要大量的豬肉來做為市場供應,但餐飲業的售價不可能隨著豬肉的價格變動,所以豬肉的購入成本一直是浮動的狀態。

從2008年開始,豬農們就脫離悲慘時期,由於毛豬價格開始上揚,像過去那種一百公斤拍賣價不到5000元的悲慘狀況也少見了,甚至從2014年起,豬價出現每百公斤超過8500元的高峰,以今年的豬價對比去年來看,每公斤都高出了6-10元左右。而毛豬是整隻豬拍賣的型態,屠宰完進行分切後的肉價至少是毛豬拍賣價的2倍以上,換算起來對於餐飲業者而言是兩倍以上的漲幅。

以今年的豬價對比去年來看,每公斤都高出了6-10元左右。(圖:作者提供)

豬價為什麼漲不停?跟風疫情卻跟不上解決疫情的腳步

1996年養豬大國丹麥因為口蹄疫的緣故,台灣順勢取代丹麥成為世界豬肉量出口第一高的國家,當時一年豬肉出口的產值可以為台灣賺進16億美金以上的外匯,只是好日子不到半年,台灣也爆發口蹄疫,因為當時丹麥只花了半年的時間就解決疫情,所以農委會很樂觀的預估,最快2年,慢則4、5年台灣就可以解決口蹄疫的問題,但過了20年,台灣只進步到成為施打疫苗的非疫區,整體防疫系統的改善非常牛步。

1971年,英國首度發生小豬下痢病(Porcine epidemic diarrhea,俗稱PED),隨後疫情蔓延到其他的國家;而2013年美國爆發大規模的小豬下痢病,造成500萬頭仔豬死亡,遠在太平洋另一頭的台灣跟著中鏢。台灣在2014年初的疫情造成仔豬大量死亡。但豬和一般作物不一樣,疫病發生不是砍掉重練,種子撒下去就有了,仔豬大量減少是無法在短期內量產一堆小豬來補充。

豬隻繁育的學問

一般肉豬是三元豬(LWD)這種繁育方式為A×(B×C),A是公豬,B是母系父本,C是母系母本,其中A多為杜洛克(D),B多為藍瑞斯(L),C多為約克夏(W),但B跟C可以互換。

三元豬的繁育方式。圖:《肉の本》本田祥子監修,寶島出版社》

也就是說,至少要有藍瑞斯和約克夏交配後產下帶有LW性狀的母豬,再加上杜洛克的公豬精配種才有辦法生出一般的肉豬,而母豬懷孕要110天左右才能生一胎,一胎約8到12隻,要有多少小豬就先要有多少母豬,小豬不夠了,就必須先增加母豬頭數才有辦法增加小豬的量。

少了小豬就沒有成豬,成豬供應少豬價自然就高,但豬價高也要有豬賣才能賺,這就導致市場上小豬供不應求。量少價揚,漲價是必然結果。

少了小豬就沒有成豬,成豬供應少豬價自然就高。(AFP)

屋漏偏逢連夜雨:無法解決的藍耳病

1987年美國首度發現病豬會出現長期繁殖障礙,新生小豬有嚴重肺炎症狀,1991年國際上提出了「豬繁殖和呼吸障礙綜合症(Porcine Reproductive and Respiratory Syndrome,PRRS)」來統一命名這個疾病,病徵是容易在耳朵出現瘀血的狀況,因此俗稱藍耳病。藍耳病病毒(PRRSV)在2000年以前就已經散佈到亞洲地區,不意外的,台灣也是豬隻藍耳病的疫區。

藍耳病造成母豬繁殖障礙。(圖:嘉義大學獸醫學系張志成教授PPT內容)

但麻煩不只如此,因為藍耳病有三種型態:

1. 急性型:容易造成小豬死亡,母豬流產、死胎等現象,明顯影響小豬供應。

2. 慢性型:這也是目前最主要最麻煩的型態,造成母豬生產量下降,小豬的免疫系統變差,容易得病,不容易養大。

3. 亞臨診型:有些復原的豬隻本身不發病但成為帶原豬來感染其他豬,造成豬可能在A豬場都沒狀況,移動到B豬場之後其他豬感染藍耳病。

在小豬下痢病跟藍耳病的影響下,豬農育成率下降,對防疫系統差的養豬戶影響更大,就算市場有好價錢,但豬養不起來,也只能退場,今年上半年減少的養豬戶場數,比過去一年還多。

當用藥與疫苗不再是萬靈丹

全球化的年代,動物或植物的傳染性疫病不斷發生是無法避免的事,單靠施打疫苗與用藥效果是杯水車薪,主管單位與養殖戶該思考的是怎樣的生產環境才能有效隔絕疫病散佈?目前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建立生物安全管理系統,但這不單只是硬體設備上的提升,還包括生產管理觀念的改善,例如禽流感的問題,在台灣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每年周而復始不斷爆發疫情,若無法建立像樣的生物安全系統來輔導產業,也只能在每年疫情發生時不斷撲殺。

豬的問題也相同,藍耳病是病毒所引起,使用抗生素毫無幫助,再加上病毒類型又是RNA病毒,容易變異,病毒類型多、差異大,使用疫苗效果也不好,想靠用藥對解決疫情是於事無補,唯有協助豬農使用高生物安全的生產方式,才有助於產業的升級與發展。

只是台灣現在連盤蛋政策這種提高生物安全的生產方式都做不到,所謂的一次性包材到了只成了鋪個瓦楞紙了事的笑話,一個防疫最基本的入門最後成了四不像,無能的主管機關會有改善落後生產方式的決心?

我想是天方夜譚。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