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胡,怎麼說》不當習近平的跟屁蟲!

胡文輝

高中國文課文言、白話比例之爭,戰火烈烈延燒,反對調降文言文比例的一方,指控調降是政治介入、意識形態掛帥,還說調降文言比例,就會斷了傳統文化的根云云。這種指控本身就是政治、就是意識形態掛帥的產物。

說白了,專制統治中國的中共政權,為加強思想文化控制、裝飾統治正當性,近年大增文言教材份量,為專制政權塗上一層中華傳統文化脂粉。

習近平開口閉口「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又是古人曰及詩詞,把中華文化及歷史當做專制政權的政治工具。那些文言派,有意或無意間,充當習近平的跟屁蟲,充當習高唱「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專政調的吹鼓手。

習近平開口閉口「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又是古人曰及詩詞,把中華文化及歷史當做專制政權的政治工具。(美聯社)

文言文當然不能廢,但非要霸佔高比例不可,則令人不可思議。文言、白話如何定義、分割?如何強定佔比?

以下就舉幾首古人作品:

李白就不舉床前明月光了,另首〈淥水曲〉「淥水明秋月,南湖采白蘋,荷花嬌欲語,愁殺盪舟人。」、張志和的「青箬笠,綠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如何界定以上作品是文言、白話?

現在看也許有點文、當年一定很白。

柳永的「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當時他的詞紅遍民間,號稱有井水處皆歌柳詞,俗民皆能歌,當然很白。蒙古族統治中國元代作家元好問以詩論詩,「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論陶淵明詩)、「慷慨歌謠絕不傳,穹廬一曲本天然」(論敕勒歌),天然是最高境界,天生自然,貼近當時口語。

語文教育本質是表達、溝通、美學,強迫高中生讀大量文言文(死背),教學大都食古不化,根本背離語文教育,當然應該解放。

台灣的語文教育,當然以台灣為主體,不要當習近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跟屁蟲!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