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無以酩狀》Spitfire:《敦克爾克大行動》他們說:回來就好

沒有誰生來就能憑著運氣成就,這是調酒師的反覆努力執著,做一次不能成功就嘗試第二次、第三次。像敦克爾克努力逃生的軍人,即使不知道希望究竟在何處還是一而再地逃,因為絕望才是人生真正的盡頭。

縮梭

乍看起來像是部轟轟烈烈的戰爭史詩,《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實則是關於1940年5 月,二戰時英法盟軍們自比利時北部敦克爾克灘頭撤退30餘萬兵力的敍事。雖然絕大多數主角是虛構,但是那些漂流海上或癱坐岸邊等著返家的軍人們是真的,被徵召或志願駕船提供協助的民用船隻是真的,在槍林彈雨與砲火不絕中的呼嚎恐懼是真的,生死交關裡的人性考驗是真的。

《敦克爾克大行動》描述二戰時英法盟軍們自敦克爾克灘頭撒退30餘萬士兵。(圖:Warner Bros.)

導演諾蘭以陸海空三段不同時序的不同視角去描述一場行動,不去頌揚偉大而琢磨於小人物的心境。只想拼命存活下去的年輕英軍,執行任務的噴火戰鬥機駕駛,主動出船援助撒退的一老兩小;不為揚名立萬,僅是為了心底一個簡單的信念-安全返家、保護同袍、拯救生命。

諾蘭為了講求真實效果而商借三架噴火戰鬥機(Spitfire)出現在電影中。噴火戰鬥機是英國 在二戰中最具代表性的戰鬥機,也是最主要的空戰火力;諾蘭認為「每個小孩應該都曾經嚮往過駕駛噴火戰鬥機」。

二戰時,英國空軍主力-噴火戰鬥機(Spitfire)。(圖:warbirdsnews.com)

這樣的小孩有些成為調酒師,既然當不成噴火戰鬥機的英勇駕駛,就用調酒來呈現小時候的夢想;因此出現不少以噴火戰鬥機為名的調酒。

出生於蘇格蘭,到紐約工作不久後因為禁酒令輾轉到了巴黎,在二戰中又從巴黎迫遷到倫敦,與兒子安德魯(Andrew)一起經營「Cafe de Paris」酒吧的知名調酒師哈利.麥克艾爾馮( Harry MacElhone),於噴火戰鬥機原型機出現的五年後-1941年,以等份量的雪莉酒、蘇格 蘭威士忌、萊姆汁甜酒(Lime Juice Cordial),冰鎮搖製出他心目中的「噴火戰鬥機( Spitfire Cocktail)」。這款哈利版噴火戰鬥機,酸甜易飲的口感裡仍舊有著勁道,柑橘香氣與麥芽間雜著些葡萄果乾、堅果、辛香料韻致;簡單而經典。

「Cafe de Paris」後來被德軍轟炸損毀,哈利便被引薦到倫敦麗茲酒店(Ritz Hotel)酒吧;他的兒子與孫子都跟隨著哈利的腳步在調酒界裡奮鬥。

使用Bruichladdich Whisky調製Harry MacElhone酒譜的 Spitfire Cocktail。(圖:Exlibris 藏書票)

還沒正式成為倫敦分子調酒先驅前,從義大利遠至英國工作學習的湯尼.康尼格裡亞羅( Tony Conigliaro),2007年在倫敦「Shochu Lounge」任職時,以60毫升干邑白蘭地( Cognac)、各15毫升白蘇維翁葡萄酒(Sauvignon Blanc Wine)和自製糖水、30毫升檸檬汁、一顆蛋白,搖盪濾冰後倒入雞尾酒杯中再拿檸檬皮為飾;並將這款調酒取名為「噴火戰鬥機」。

梨子、蘋果、橙皮等多樣層次的果香在綿密柔順口感層遞,一縷輕煙味倏忽劃過喉頭, 製造出令人驚喜的餘韻。

湯尼後來在倫敦設立的酒吧「69 Colebrooke Row」連獲多次世界最佳酒吧前五十名殊榮,另一間在蘇活區的「Bar Termini」也總是座無虛席。1999年剛踏入調酒圈沒多久,於倫敦騎士橋一間餐廳工作的湯尼打算找供應商提供西洋梨果泥用以調酒,在主廚提點他何不親自做出果泥來,便開始投入調酒素材科學實驗,一路克服挫敗終於得到如今成就。

使用Remy Martin Cognac調製Tony Conigliaro酒譜的 Spitfire。(圖:Exlibris 藏書票)

擔任過英國馬汀米勒琴酒(Martin Miller Gin)品牌大使的調酒師山姆.克蕭(Sam Kershaw )一樣也曾以「噴火戰鬥機」為名,替自家琴酒發想出專屬特調。以50毫升馬汀米勒琴酒為基底,加入25毫升檸檬汁、15毫升自製薰衣草糖漿、10毫升黑櫻桃蒸餾酒(Maraschino)、少量自製薰衣草雪寶糖漿( Lavebder Sherbet),再將上述材料搖盪冰鎮。取馬汀米勒琴酒特有清爽口感,搭配薰衣草芬芳,黑櫻桃蒸餾酒的甜味與檸檬汁的酸度,柔美帶著舒緩心緒的韻味。2004年才剛入行的山姆是在愛丁堡一間大型夜店提供迅速完成的飲品,對於調酒品質 與所學有限的情況下,他決定轉往另一間「Bar Tonic」學習。

使用充滿柑橘調性的Le Tribute Gin調製Sam Kershaw酒譜的Spitfire。(圖:Exlibris 藏書票)

沒有誰生來就能憑著運氣成就,這是調酒師的反覆努力執著,做一次不能成功就嘗試第二次、第三次。像敦克爾克努力逃生的軍人,即使不知道希望究竟在何處還是一而再地逃,因為絕望才是人生真正的盡頭。

敦克爾克的撤退行動,成為四年後反攻的立基。逃回家園的士兵們覺得慚愧無顏,等著他們歸來的民眾們認為活著回來就是勝利;在逆境中團結一致的難能可貴,也許正是敦克爾克如此深植人心的道理。

僅以不同的三款「噴火戰鬥機」向戰時那些平凡而偉大的人們致意。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